笔趣阁 > 王的女人谁敢动 > 第1348章 得凤女者得天下
你的人确定收回黑峡谷的人,是凤九儿?夜罗刹沉声问道。
  除了她,没人有这个能力。帝冀浅叹了一口气,当年传说的宝藏,居然在黑峡谷。
  有了宝藏,还将赵家寨,甚至整个黑峡谷占为己有,这丫头现在,不简单啊!
  她居然一开始就敢用真正的名讳做事,她果真一点都不将咱们放在眼底?夜罗刹冷冷一哼。
  当时无涯不也是以真实姓名再现江湖?这丫头与无涯的性格相仿,一样的倔啊!帝冀再次摇头。
  她明知道我们的计划,没心思留下来,所以才会肆无忌惮。
  结果是,她真的找到了宝藏,甚至在短短的时间内,收复了整个黑峡谷。
  这丫头,绝对是一狠人,我才刚打探到她的消息,那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不简单啊!
  夜罗刹白了帝冀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浅浅呼出。
  净知道灭自己志气,长别人威风,咱们有无涯和牧儿在,还会担心一个小丫头不成?
  无涯看似冷淡,却是一个很重感情的孩子,他不会对咱们下手,肯定不会。
  帝冀抿了抿唇,又拿起杯子,轻品了一口茶。
  我担心的,并非这点,无涯是我带大,我还能不清楚他的脾性?
  现在的关键是,若是凤九儿再次出现,无涯和牧儿又将如何?
  为什么这个贱人,总是死不去?坐在帝冀一旁的冷月忍了很久,最终还是忍不住。
  要是让她有机会出现,我们又将不得安宁。
  她侧头看着帝冀,轻皱了皱眉:太子殿下和二皇子,好不容易兄弟同心,一致对外。
  要是凤九儿这个时候出现,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皇后娘娘,义父,二皇子好不容易死里逃生,我们必须要阻止这件事情再次发生。
  冷月要的就是凤九儿死,听说凤九儿还没死,她比死还难受。
  这段时间,凤九儿的事情,战璃月确实没有太多的心思去理会,不过,她也不怀疑帝冀的话。
  战璃月敛了敛神,拿起面前的茶杯:该来的,总是会来。
  得凤女者得天下,难道说,这个预言,真有其事?
  皇后娘娘,你不是一向都不相信这种预言?战璃月的话,让冷月的脸色更加苍白。
  暗杀凤九儿这么大的事情,帝冀都未曾在冷月面前提前,要不是听了帝无忧的话,她到现在还不知道。
  现在还听见战璃月说这种话,冷月怎会不惧?
  为何没有?夜罗刹轻挑了挑眉,凤九儿多次不死,命硬得很。
  在如此绝境,她还能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战,这丫头,绝对是一个厉害的角色。
  若她能为无涯所用,无涯必能天下无敌,当时对她下手,不也是迫不得已?
  可,夜前辈,不仅是太子殿下喜欢凤九儿,二皇子也喜欢,咱们怎能再让凤九儿出现?冷月紧皱着眉心。
  夜罗刹扫了冷月一眼,淡淡说道:冷月,我知道你对无涯有意。
  但,无涯的皇后不可能是你,你别在肖想了!
  以后,我们说话之时,你最好安安静静守着就好,这儿,不是你能插话的地方。
  冷月看着夜罗刹瞪大了双眸,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最后,她的目光落到帝冀身上。
  帝冀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夜前辈的话,你谨记便好,若你觉得委屈,以后大可不必再留在我身边。
  义父,不要!冷月吓得立即跪了下来,义父,不要赶我走。
  我什么都不肖想了,只希望能留在义父身旁。
  念在你这些年的付出,等复国之后,我会给你找一户好人家。战璃月淡淡说道。
  冷月跪着回头看了战璃月一眼,想点头,却也做不到。
  还不赶紧谢过皇后娘娘?帝冀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谢皇后娘娘!冷月转身,向战璃月磕了磕头。
  起来吧。战璃月摆了摆手。
  谢皇后娘娘!冷月一脸不甘,现在也只能站起,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落。
  她怎么都没想到凤九儿真的没死,更没想到,现在自己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了。
  冷月不能怒,更不能言,只能将所有的话咽回去,乖乖守在一旁。
  战璃月拿着茶杯,浅叹了一口气:只要能恢复帝氏皇朝,凤九儿的事情,我们不能再插手。
  要是她过来寻仇,我们当如何?夜罗刹皱了皱眉。
  夜罗刹始终相信,帝无忧的事情,没这么简单。
  但,战璃月如此确信,她也无可奈何。
  那就看她的本事了。战璃月挑了挑眉,轻品了一口茶。
  夜罗刹手捏茶杯,不再说话。
  ……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只要战璃月得空,她便将帝无忧带在身旁。
  战璃月还让人收罗了几本兵书,给帝无忧消遣。
  很多时候,只要她在,她身旁都会多了一抹身影。
  帝无涯和帝非慕从那天之后,就没有回来过,有了帝无忧陪同,战璃月的心情似乎比以前还要好。
  她处理事务,用膳,甚至是议事,都不介意有帝无忧在。
  帝无忧极少说话,战璃月让他过去,他也不拒绝。
  很多时候,他就拿着一本书籍坐在一旁,要不是他长得过于出众,恐怕会被人忽视。
  离攻城的日子越来越近,军队上下,都忙得不可开交。
  唯独战璃月,几乎没有离开过军营。
  这一天,晚膳的时候,帝无忧再次被请过去,与战璃月一起用膳。
  帝冀这几天都不在,夜罗刹一大早出去,还没回营。
  帝无忧被兄弟带进帐篷的时候,只有战璃月一个人在。
  无忧,你来了,坐!战璃月看着帝无忧,合上了手中的书册。
  她抬眸看了进来的兄弟一眼,摆了摆手:将膳食呈上,本宫要与三皇子一同用膳。
  是。兄弟颔首,转身离开。
  大家对突然出现的三皇子很好奇,可皇后娘娘没解释,谁也不敢多问。
  皇后想要收一个义子,确实也没有要解释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