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 第七百七十五章:误会
雪域圣獒赘并没有发挥它神奇的避水能力,在水面下不远的地方,它必须依靠水的力量才能前进。
  
  陈霖将避水珠放在斐娜口鼻的位置,这样可以避免她在水下窒息。
  
  雪域圣獒赘在无边无际的火海面前顿时迷失了方向,它有些不知所措的游了一段距离,可马上又转向另外一边。
  
  小白龙脱离陈霖的身体游入海水之中,它的身体在黑暗的水下居然泛出奇异的金色光芒它似乎觉察到了雪域圣獒蔓的犹豫,迅速游到雪域圣獒的前方,为它引路。
  
  足足在海面下潜游了三百多米的距离,头顶的红光方才彻底才彻底不见,雪域圣獒赘在小白龙的引领下迅速上浮,陈霖率先露出了水面海面上到处弥漫着焦臭咸腥的古怪味道,回身向龙神号的方向望去,龙神号己经有半截船身沉入水下,存留在海面上的另外半截船身仍然在熊熊燃烧着。
  
  陈霖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没想到这帮海盗的结局如此悲惨,竟然被自己抛出的浮雷夺了生命。
  
  雪域圣獒赘脱离险境之后,明显放松了许多,就连滑水的动也变得悠闲自得起来。
  
  小白龙仍然在前方引路,陈霖强迫自己忘记刚才这残酷的一幕,仔细留意着海面四周的情况,期望能够幸运的发现陆地。
  
  在黑暗中漂流,渡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无比漫长。小白龙成为这漆黑世界中的唯一亮点,金色的光芒始终笼罩在它的身体周围,仿佛暗夜中的一盏明灯,为雪域圣獒赘指引着前进的方向。陈霖默默注视着这条在风雨中拼搏的小白龙,唇角自然而然的泛起一丝笑容,小白龙虽然因为冲动而让自己营救玄波的计划陷入困境之中,可是它对自己的帮助也很许自己应该对它多一些宽容。
  
  雪域圣獒赘明显加快了滑水的节奏,陈霖方言望去,却见前方出现一道雪亮的亮线,他看了许久,方才醒悟那是海岸,海浪扑打在海滩之上,浪花堆砌而成的白色分界线。首发m.33xs.com
  
  陈霖大声欢呼起来,在小白龙的带领下,他们终于抵达了陆地。
  
  小白龙此时方才游回陈霖的身边,转入为它准备的皮囊之中,美美的睡起了大觉。
  
  雪域圣獒赘来到沙滩边缘,陈霖欢呼着跳了下去,他的皮靴在大海中己经失落,光着脚踏在沙滩上的感觉异常的舒服,柔软的细沙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脚底板,陈霖沿着沙滩向前方植被茂盛的地方走去,经过这连番的奔波他早己疲惫不堪,寻找到一块干燥平整的岩石,将斐娜放下,然后也躺在斐娜的身边,疲惫的睡了过去。首发https://https://m.33xs.com
  
  入睡没有太久的时间,天空中便开始下起了朦朦细雨,陈霖被冰冷的雨水打醒,短暂的休息己经让他体内的精力恢复了许多。
  
  他背负起斐娜,带着雪域圣獒赘向前方走去,寻找能够躲避雨水的地方。前方出现了形状极不规则的山岩,陈霖寻找一处平缓的山坡,向上行走,在半山腰的地方寻找到一块巨岩,巨岩下刚好可以遮蔽风雨。
  
  将斐娜安顿好之后,陈霖己经全无睡意,他徒手爬到巨岩的上方,放眼望去,目力能够看到的地方是一圈弧形的海岸线,陈霖几乎可以断定这并不是大陆,应该是虚海中的一座小岛,刚刚放松的神经不禁再次紧张了起来,这海岛之上究竟有没有淡水?这里距离水晶城有多远?一连串的问题让陈霖心烦意乱。
  
  此时己经接近黎明,海天之间露出一丝青灰色,新的一天就要来临,朦朦的细雨也渐渐停歇了,略带海水咸腥的空气无比清新湿润,陈霖用力呼吸了两口,伸展了一下臂膀,当务之急还是先将斐娜救醒再说。
  
  回到山岩下,重新背起斐娜,向小岛的顶端攀爬而去,没走多久,便看到一条清辙的小溪从陡峭的山岩中奔腾而下,陈霖心中大喜过望,来到溪边掬起一捧溪水饮入口中,溪水甘甜醇美,体内的饥渴感顿时一扫而光。(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再往上行眼前竟然出现了一间破破烂烂的木屋,陈霖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难道这并不是一座荒岛,还有其他人住在这里?
  
  怀着满心的好奇,陈霖小心翼翼的向木屋走去,他担心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利用山石和树木隐蔽着自己的身形,靠近木屋前,才发现那木屋一侧己经坍塌,通往木屋的阶梯早己腐烂,看来己经废弃多年。
  
  陈霖来到木屋前,轻轻推开结满蛛丝尘网的门扇,两扇斑驳的木门缓缓打开,走入其中却见里面只有几件简陋的家具,西北角还有一个用山石筑成的灶台,不过因为常年无人使用多数己经变形。
  
  陈霖从房内找到一张还算完整的兽皮,到外面抖净灰尘,然后铺在地面之上,将斐娜放在上面。
  
  小溪蜿蜒从木屋的前方绕过,靠近小溪的地方有一个圆形的石槽,看来是蓄水之用。陈霖找来一个破碗,将里面的雨水刮净,然后利用随身携带的水囊,从小溪中灌水将石槽蓄满,这石槽可以成为一个天然的浴缸,陈霖将从黑衣少女手中得到的解药倒入石槽之中,这才将斐娜从房内抱了出来。
  
  看着斐娜海棠花般沉睡的面容,陈霖内心中不禁一阵坪坪直跳,这次必须要脱光斐娜的衣服,帮她沐浴了,陈霖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暗暗提醒自己道:“控制住,一定要控制住,在斐娜昏睡的状态下绝不可以做出非份的事情。”
  
  清晨的阳光静静洒在陈霖的身上,他仰首望向湛蓝色的天空,麻烦远远没有结束,玄波仍然被海族女皇水黛茵控制在手中,虽说水黛茵是一个女人,可是从公然选妃这件事己经看她的心态定然极不正常,难说她会对玄波公主做出什么事情来,想起玄波那充满迷惘的眼神,陈霖禁不住叹了一口气。
  
  斐娜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她听到陈霖的叹息声,冰蓝色的美眸缓缓睁开:“这是在哪里?”
  
  陈霖大喜道:“你醒了!”
  
  “厚颜无耻的家伙!斐娜握紧拳,一个有力的挥击,准确无误的击打在陈霖的鼻梁之上,因为羞愤交加,她的这一拳用足了力量,陈霖惨叫一声,捂着鼻子倒在了地上,更倒霉的是脑袋偏偏撞中地上的石块,眼前一黑竟然昏迷了过去.……
  
  陈霖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松软的草地上,斐娜早已穿回衣服,俏脸关切的看着他,美眸中藏有几分关心,几分羞涩,她歉然道:“我我误会了你……还痛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