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大少闯都市 > 第二百八十章意想不到的自首

  花狐貂此时一身冷汗,他没有想到王遗风如此心狠手辣,丝毫不顾及自己为他拼死拼活,暗中清除敌人的情分,转眼之间,就将自己出卖给警局,这摆明要让他置于万劫不复之地,永不能翻身。
  既然他不仁,休怪他不义,花狐貂孤身一人,无亲无故,举目无亲,不过他向来是快意恩仇,视生死犹如草芥,所以他不准备四处窜逃,隐姓埋名,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发布通缉令、悬赏令全力搜查花狐貂,务必逮捕归案。”
  金恩严厉的下达命令,不抓住花狐貂誓不罢休。这件事的原委他已经书记详细汇报,书记震怒,当即下达死命令,五日之内抓捕花狐貂归案,否则,就让他代替花狐貂进监狱养老,此话不可谓不重,不过意料之中。
  “是。”
  警局骨干立刻忙碌起来,现在如果他们还敢偷懒耍滑,只怕没有好果子吃,难道没有见到局长怒火中烧,无处发泄,难不成自己送上门去,顶雷,找死。
  临市,全面戒严,各个进出口严密把守,搜查,不能放过蛛丝马迹,势必保证花狐貂插翅难飞,成为瓮中之鳖,无处可逃。
  自从陈天他们从游乐园归来,吴霏死缠烂打,非要他教她在游乐园躲避别人的本事,各种奇法怪招纷纷使出。
  陈天也想教吴霏一招半式,用来防身,可是他的动作完全出自身体本能,脑海之中毫无印象,让他如何教导小霏,无处下手,无招可教,他实话实说告诉小霏,却被她认为自己小气,藏私。
  这位小祖宗把陈天搞得焦头烂额,头疼不已,无计可施。他费尽唇舌终于才把小祖宗安抚好。
  “吴能,多谢你再一次救了小霏。”
  远在千里之外的吴宇辉接到心腹的汇报,立即表达感激。他之所以让心腹随时汇报吴能和女儿的一举一动,实在是宝贝女儿的性命安危重于泰山,容不得他马虎半分。至于游乐园游玩一事,也经过他的暗许,否则,他们如何能够出的别墅大门,不过花狐貂的胆大妄为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恐怕根本没有人会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
  “小事一件,不值一提。”
  陈天淡淡回应,他和吴宇辉之间没有深厚的交情,处于救命和被救的关系,不远不近,二人唯一的中心钮扣就是吴霏,至于吴宇辉的心腹监视他们的风吹草动,早在陈天的意料之内。
  “项目已经谈成,我明天就准备回去了,到时候,必定定当重谢。”
  吴宇辉话语之中告诉吴能,危险已经解除,项目谈成,接下来就是他对王遗风在商业上面展开凌厉的报复打击,让他倾家荡产,一无所有,彻底扫除后顾之忧。
  “小霏嚷嚷着要见你,很是想念你。”
  陈天呵呵一笑道,除了吴霏,陈天不知道他和吴宇辉还有什么交流的话题。
  “我也是很想念小霏,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年。”
  吴宇辉说起女儿,语气之中道不尽的温柔。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又聊了几句,就挂断电话。
  “小姐,要不要教训一下这个王遗风。”
  德叔双眼乍现寒光,他没有想到王遗风这个王八蛋,人到中年,还如此没脸没皮,用自认为浪漫的桥段在大庭广众之下追求小姐,引得众人议论纷纷,要不是顾忌腾龙集团的形象,他早就捏死这只令人厌烦无比的苍蝇。
  “算了,德叔。”
  林雪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面无表情说道,没有必要为了王遗风这种人,,脏了自己的手脚,不值得。
  “小姐。”
  德叔张口欲言,又生生咽回,他只是一个司机兼任保镖,负责林雪的安全而已,并不是林雪的长辈,无权插手林雪的事情。
  “好了,德叔,我有分寸。”
  林雪知道德叔的想法,只是这一条路是她自己选择,无论有多少荆棘和艰辛,她都要坚持下去,如果一个王遗风就让自己方寸大乱,证明她失败的很彻底。
  王遗风心满意足的回到酒店房间之中,这一段时间,他准备精心布局,彻底俘获林雪的芳心,只要拿下林雪,一切万事大吉,再无任何忧虑,再说他这是正常追求,任何人都挑不出刺来。其实这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也不想一样自己在临市依仗财势糟蹋多少人,事后威胁她们,敢怒不敢言。
  漆黑的房间,让王遗风浑身一激灵,随后释然,这会有什么事情。他打开房间的开关,房间大亮,猛然吓了一跳,花狐貂悄无声息潜进房间之中,静静坐在沙发上面,一声不吭。
  “花狐貂,你终于逃出来了,这下我就放心了,你是不知道,这几天提心吊胆,茶饭不想的担忧你的安全。”
  王遗风回过神来,脸上充斥担忧之色,语气真诚至极,内心则是暗骂金恩无能,废物,他提供的消息如此详细,这样的都能让花狐貂逃掉。
  “王总,我为你卖命多久了?”
  花狐貂笑容满面,丝毫没有秋后算账,报复之意。
  “花狐貂,你难道是责怪我没有厚待你吗?我自问没有亏待过你。”
  王遗风脸色一板,语气骤然一冷。
  “王总,你的大恩大德,我终身难忘,这不千里迢迢赶过来,特意报答。”
  花狐貂眼神冰冷,语言之中杀气腾腾,他实在佩服王遗风的脸皮和气度,真是睁眼说瞎话功夫实在令人大开眼界。
  “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千万不要受到小人挑拨,你既然跑到我这里,我必定保护你无忧。”
  王遗风装出一副以命相护的样子,好像出卖花狐貂的不是他,而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王总,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否则…”
  花狐貂动作行云流水一般掏出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王遗风的脑袋。
  “花狐貂,你这是何意?前往不要忘记是谁在你走投无路之际,将你收留门下,好吃好喝款待。”
  王遗风打起感情牌,想要说动花狐貂,暂时稳住他,然后自然把他绳之以法,送进监狱,斩断后顾之忧。
  “王遗风,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如果你敢报警,我势必要你小命。”
  花狐貂冷冷提醒道,这一次他就是让王遗风生不如死,后悔出卖自己。至于王遗风的小动作如何逃脱过花狐貂这种老手的火眼金睛。
  “花狐貂,你到底要干什么?要知道没有我的帮助,你很难逃出去。”
  王遗风不再虚与委蛇,撕破脸皮,互相对峙,他相信花狐貂不敢枪杀自己,没有自己的帮助,他如何逃跑掉。
  花狐貂用子弹回应王遗风的威胁。一朵血花盛开在大腿根上。
  “啊。”
  王遗风瘫坐在地上,捂住右腿根痛苦的在地上来回打滚,惨叫不断,鲜血直流。他实在没有想到花狐貂真的敢开枪,出乎意料。
  “王总,还是老老实实的听话,否则,我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花狐貂冷眼一搭,淡淡的威胁道。
  “你到底要干什么?”
  王遗风强忍痛苦,咬牙切齿道。
  “自然是要钱了。”
  花狐貂一副贪婪无比的嘴脸,他要给王遗风最为惨痛的报复,自食其果,自作自受。
  “我都给你。”
  王遗风不是什么强硬之人,在生死面前,一股脑的全部交代了。
  花狐貂手握银行卡,用枪托狠狠砸了王遗风的脑袋,神不知鬼不觉将他偷偷运出去,没有惊动任何人,慢慢施展他早就制定好的计划,让王遗风尝一尝出卖自己的下场。
  一天以后。
  “局长,花狐貂出现在警察局大门前。”
  “什么,真的吗?”
  金恩差一点惊掉自己的下巴,腾的一声,坐起来,脸上满是不可置信,明明已经逃窜的花狐貂为什么自投罗网,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