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大少闯都市 > 第二百八十一章花狐貂的后招

  金恩率领手下火速来到警局大门,只见花狐貂一人站在大门口,周围是里三层外三层的警察持枪瞄准他,只要稍有异动,立马扣动扳机,击毙枪下。
  “局长,不要靠近,花狐貂歹毒狠辣,说不定有什么阴谋诡计,小心为上。”
  金恩的秘书上前劝阻道。他身为秘书自然要考虑到金恩的人身安全,否则,一旦金恩出现意外,他难辞其咎。
  “放心,花狐貂既然自首,就不会玩什么花招。”
  金恩自信满满道,不顾阻拦,踏进包围圈。
  “金局长,真是好胆量,难道不怕我杀死你吗?”
  花狐貂泰然自若的处于黑洞洞的枪口之下,见到金恩只身一人,走了进来,不由内心佩服,语气杀气腾腾。
  “你会吗?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在成功逃离以后,又回来自投罗网,据我所知,你在临市举目无亲,毫无牵挂。”
  金恩毫不畏惧,花狐貂的装腔作势吓不了他。
  “哈哈,这里面有你想要的答案。”
  花狐貂扔给金恩一个U盘,淡然一笑,随后,饮弹自杀,让人猝不及防。
  金恩更是摸不懂花狐貂的自杀招式,既然自首,想必已经有了悔悟之心,可是为什么想不开,自尽了。不过他还嘱咐手下为花狐貂收尸,至于案件自然到此为止,他紧紧握了一下手中的U盘,这其中应该有他想要的证据,花狐貂不会在临死之际戏耍他,不会低趣到如此地步。
  金恩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插上U盘,快速浏览其中的内容,一笔一笔的资金的来源,还有他以往犯下的案件,数不胜数,罪不容诛。他立即向书记汇报此事。
  游乐园枪击时间很快落下帷幕,渐渐平息下来。
  临市,一家贫苦农家之中,臭气熏天的猪圈之中躺着一个双目无神,邋遢至极之人,根本辨不清原貌。
  “真是老天开眼,王遗风,你没有想到自己的会有这一天吧,风水轮流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一位面青憨厚,皮肤黝黑,朴素的农民汉子,此时双眼露出不符合身份的刻骨仇恨之火,足以焚烧世间一切,脸色狰狞恐怖,声音寒冷刺骨,犹如地狱归来一般。
  本来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子虽然艰苦朴素,可是安安稳稳,平安无事。不过女娃争气,终于脱掉农民的帽子,考上大学,品学兼优,眼瞅着好日子就要来临了。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天降横祸,女儿长得水灵清纯,被王遗风无意之间看上,不择手段,毁掉清白,女儿受不了风言风语,一气之下,上吊自杀。
  一家三口,如今遭逢如此大变,自然不可能听之任之,就此了结,他一怒之下将王遗风告上法庭,可是没有一定点真凭实据,根本定不了他的罪,当庭无罪释放。
  王遗风事后,没有打击报复,反而月月送礼,登门拜访,不断骚扰,还命令手下四处撒播消息,说他女儿,人尽可夫,在上学之际,靠做男盗女娼之事,挣外快,勾引他不成,又心生一计,诬陷,要挟皆不成,想要寻死逼迫他,谁知弄假成真。
  俗话说三人成虎,不明白事情原委之人,自然相信,日积月累,对他们指指点点,害的他们夫妻无颜出门,郁郁寡欢。
  谁知道昨天晚上,一阵敲门声响起,王遗风舌头被割,四肢被人敲碎,半死不活的躺在大门口,一动不动,宛如死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既然法律无法给他们一个清白,仇人送上门来,自然不会就此放弃,他将王遗风放在猪圈之中饲养,让他受尽屈辱,一泄心头之恨。
  王遗风莫名其妙出现在这家人门前,自然是花狐貂的杰作,他为王遗风当牛做马,拼死拼好卖命,可是转眼之间却被他无情出卖,没有丝毫的犹豫,犹如多余的垃圾一般碍眼挡道。
  他出手狠辣,活生生的拔掉王遗风的舌头,又用大锤狠狠敲碎王遗风的四肢,连夜偷偷赶回,送到此处,对于他们之间的恩怨,花狐貂十分清楚,杀人,这个农民汉子不敢做,只会饲养王遗风,让他不死不活,受尽屈辱。
  事情果然如他所料一般,并没有出处。
  至于饮弹自杀,这是他的决定,他不想像老鼠一般,躲躲藏藏,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人生对于他毫无眷恋,像他这样罪大恶极之人,这样的结局也许是最好。
  要说心底有没有遗憾和渴望,自然有,人非圣贤,孰能无悔,他希望自己来生能够拥有亲情,爱情,平平淡淡的走完自己的一生,再也不要过上这种刀尖上跳舞的日子。
  “吴能,我敬你一杯。”
  在庆祝宴上,吴宇辉端起酒杯向陈天致谢道。
  “吴先生,你是在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
  陈天不会居功自傲,再说保护吴霏,他心甘情愿。
  “爹爹,你都不知道吴能哥哥有多厉害,可是他一点也不喜欢小霏,让他教教我,他都不肯。”
  吴霏当着陈天的面,告他的黑状,想要让爹爹训斥他两句,然后在敦促吴能哥哥教自己一招半式。
  “是吗?你吴能哥哥有那么厉害吗?你是不是欺骗爹爹啊?”
  吴宇辉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好像女儿欺骗他一般。
  “真的,我没有骗你。”
  吴霏据理相争,等着大眼睛,气鼓鼓的说道,爹爹不相信她话,是一件多么罪大恶极之事。
  “哈哈,好,爹爹让你吴能哥哥教你一两招。”
  吴宇辉开怀大笑,没事逗弄女儿,是他最大的乐趣。
  “吧唧”一声。
  吴霏赏给爹爹一个香吻,作为报答。她古灵精怪,人小鬼大,不会厚此薄彼,冷落她的吴能哥哥。
  一场家庭宴会,其乐融融,乐不思蜀。
  第二天,吴宇辉刚刚准备对王遗风的公司展开凌厉无比的报复,就接到手下汇报,王遗风的公司申请破产,只剩下一个空壳子而已,至于王遗风已经逃之夭夭,没有一点踪影。
  这让吴宇辉瞠目结舌,措手不及,不过让他听之任之,不管不顾,做不到。
  王遗风此人阴狠狡诈,眦睚必报,不会放过得罪过他的人,眼下消失不见,让他犹如鱼骨在喉,异常难受,必须全力追查王遗风的下落。
  “董事长,楼下有你的快递。”
  吴宇辉的秘书走进办公室,轻声汇报。
  “有我的包裹?”
  吴宇辉好奇的询问道,根据他的了解,并没有给自己寄过包裹。
  “是的。”
  秘书很肯定的回答。
  “拿上来吧。”
  吴宇辉要看一看到底是谁在搞什么鬼?
  秘书转身下楼,去取快递包裹。
  吴宇辉拿到快递之时,瞳孔一缩,快递的邮件人居然是王遗风,这让百思不得其解,王遗风干嘛给自己邮寄快递,难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不过他不担心其中装有炸弹一类的危险物品。他拆开快递以后,里面只有一张白纸上面,记载一个地址。
  吴宇辉不知道王遗风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万一有什么危险怎么办,就暗中派遣心腹,先去暗中打探,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埋伏。
  八个小时以后。
  吴宇辉接到手下汇报,没有什么异常,不过他们按照地址追查,是一家农村之家,经过他们的明察暗访终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在这里找到王遗风的下落,只能用一个字形容,就是惨。
  吴宇辉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他不管这个寄邮件是什么人,但是总算解决他心头挂念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