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大少闯都市 > 第三百零八章神灵丹

  杨国中不再坚持,尊重胡莹莹的意愿,他可不会知道胡莹莹所想,他们可是生死兄弟,如何会在这一点小事情。
  兄弟相聚,唯有烈酒可以表达,于是他们敞开胸怀,畅快淋漓的酒杯交错,不醉誓不罢休,不过高慧敏身为女儿之身,自然而然不可能和一帮臭男人拼酒,所以没有多长时间就离场。
  第二天,初升的霞光照射到小院之中,几个男人横七竖八的躺在院子之中,满身酒气,呼呼大睡,地为床,天为被。
  高慧敏眉头一皱,这一群人真是不像话,现在老大昏迷不醒,即使没有大碍,但是也不能如此,这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而且耽误她前去看老大的时间。
  一大盆凉水毫不客气将众人浇醒。
  “干什么?”
  “找死。”
  “哪一个王八羔子。”
  ….
  凉水将他们的醉意全部浇灭,纷纷勃然大怒,他们何时被人如此待遇,自然而然,不可能遏制住他们心头的万丈怒火。
  “是我,你们想怎么样?是不是想要杀死我?”
  高慧敏魔女的本性暴露出来,不客气的大喝道。
  几位天不怕地不怕,令人闻风丧胆的主,一瞬间,所有的愤怒化为乌有,谁让这人是死神兵团之中众人的克星,完全没有了脾气。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
  他们回屋简单整理一下衣服,走出来询问道。
  “没什么,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们还不出发去见老大。”
  此话一出,他们更没有脾气,更没话说了。
  杨国中立即拨通李红的电话,陈家大院,戒备严密,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堂而皇之的登门拜访,当他们不是所谓的阿猫阿狗,可是若没有李红的引领,他们想要进入陈家大院,肯定要大费周折,即使他们是老大的生死兄弟,可是无人证明,所以需要李红,李家的身份。
  李老爷子肯定知道此事,沉默就代表同意,他之所以没有邀请他们见面,就是顾虑到他们的身份的敏感。
  李家的大少爷亲自为他们开车,自然是一路畅通无阻。
  “龙叔,我和一些朋友过来看望陈天,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李红一下车见到陈龙,立刻神色恭敬。京都之中,年轻一代,谁人敢在陈龙的面前放肆,必须发自内心的尊重,他可是年轻一代万人敬仰的存在,关于他的事迹,流传不止。
  “原来是李家的小伙子。这几位是?”
  陈龙即使知道他们的身份,可是也没有上前贸然相认,显得过于唐突。
  “龙叔,您好,我们是陈天的兄弟,听说他现在昏迷不醒,所以特意前来看望。”
  郭飞鱼作为死神兵团的智囊存在,这种事情自然需要他。刘辉等人手中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本来他们不知乎这些虚礼,可是现在他们登门拜访老大刚刚相认的亲生父母,自然不能失礼。
  “快快请进。”
  陈龙,他可不敢心存怠慢他们之心,这都是天儿的生死兄弟,他们的兄弟之情在天儿心中的地位无可替代。
  “于阿姨。”
  几人进入房间之中,李红见到脸上挂着浓浓的担忧的于凤兰,上前招呼道。
  “李红,你来了。这几位是?”
  于凤兰勉强露出微笑招呼道,可是见到几位生面孔,不仅好奇的询问道。
  “于阿姨,我们是陈天的好朋友,特意过来看望他。”
  高慧敏漂亮的脸蛋之上满是笑容,女人之间,更能博取好感。
  事实如此,于凤兰见到高慧敏双眼之中放出绿光,这个女孩子肯定是儿子的红颜知己,她绝对不会看错,她相信自己这双眼睛,二人交流以后,于凤兰得知他们和陈天朝夕相处长达几年之久,于是开始打探陈天这几年的生活习惯等等。
  高慧敏可不敢将陈天组建死神兵团的事情和盘托出,只怕一不小心将于凤兰吓昏过去,单单只是聊起陈天的琐碎,只要涉及生死决斗的都一一避开。
  郭飞鱼等人自然而然和陈龙交谈起来,由于于凤兰不在场,所以没有丝毫忌讳,直接将死神兵团的事情一一道来,这主要是郭飞鱼的主意,他从陈龙的身上感觉到恐怖实力,四个字“深不可测”。
  所以死神兵团的事情不必隐瞒,而且还可以让陈龙指点一二,让他们的实力突飞猛进,这可是老大的亲生父亲,也相当于他们半个父亲,他可不相信陈龙会因为他们的身份歧视他们,这是不可能。
  陈龙一脸的平静,当初动用一切关系查询陈天的踪迹,就知道他组建死神兵团一事,不愧是他的儿子,现在儿子身处漩涡之中,他自然希望能有人从旁协助他。
  天下的父母有哪一个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平平安安、无病无灾的幸福的过完一生,可是人在世上,身不由己,陈天作为他的儿子,肯定少不了被人惦记,暗杀。
  “你们暂时住在京都之中,没有人能够打扰你们,关于天儿的事情就不要告诉他母亲了。”
  有了陈龙的这句话,相信他们在京都之中无人敢去招惹,相当于护身符。
  “多谢龙叔。”
  他们对陈龙的好意自然不会拒绝,没什么好客气。
  “你们没事的时候,可以经常过来,我在武学上面有点造诣,可以指点你们一二。”
  陈龙实在太客气了,他随手指点刘辉一二,绰绰有余。
  “我们少不了叨扰龙叔了。”
  他们欣喜如狂的点头。
  夜幕降临,他们也只能提出告辞,不过高慧敏被于凤兰留在陈家大院之中,非要拉住她秉烛夜谈,这个时候,于凤兰除了担忧处在昏迷不醒状态的儿子,另外最感兴趣的就是儿子以前的往事,当初她没有参与到往事之中,她还能从别人的嘴中获得,一次次的回忆,减轻自己的愧疚之情。
  陈天的房间之中,蓦然之间,出现一道身影,正是外出寻药归来的林老,掏出一个青花小瓷瓶,倒出一粒在夜幕之中闪闪发光的红色丹药,放入陈天的嘴中,轻轻一弹,丹药的药力被林老的真气消融于陈天大的身体各处。
  昏迷之中的陈天,隐隐约约之间,有一股冰凉的气息不断地流遍全身,意识慢慢的汇聚到一起,睁开他的双眼。
  “老头子?”
  陈天的疑惑地叫了一声,他依稀记得他为了唤醒母亲,拼尽全身的力气,只是不知道最终的结果。
  “臭小子,你醒过来了。”
  林老呵呵一笑,陈天能够醒过来,也不枉费他一番功夫,这神灵丹可是失传已久的丹药,为了炼制它,他可是跑遍大江南北,满世界,这才集齐药材,尤其其中一味寒冰莲,这种药材在极北寒冷之地,才能生长,而且生长的过程不能浇水,否则,立刻枯萎,极其苛刻。
  “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当初为了救你母亲,过度消耗心神,陷入昏迷之中。”
  林老为陈天解惑,至于为救治他奔波劳顿的事情,就不必说出来,没有这个必要,他不是外人,而是他的徒弟。
  “多谢了,老头子。”
  陈天从床上跳下来,活动浑身的筋骨,骨头咔咔作响,他昏迷的这几天,浑身都生锈了。
  林老见到事情圆满结束,他微微一笑,身影消散,真是神鬼莫测,来去无声,戒备严密的陈家大院宛如虚设一般,任他来去。
  陈天不以为怪,他可是知道老头子的秉性,所以没有必要强留他,而且他也没有这个本事。
  他本来想要将苏醒的事情告知母亲,可是这一刻,他胆怯了,即使他能为素未蒙面的亲生母亲付出生命,可是相认之际,心如狡兔,惴惴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