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大少闯都市 > 第三百零九章一家三口大团圆

  第二天,于凤兰照常前去陈天的房间,为儿子洗漱,她可不愿自己英俊潇洒的儿子变得浑身邋遢、臭气熏天。
  “啊”
  一声尖叫,划破清晨。
  陈龙闻声大惊失色,妻子的尖叫声之中,饱含惊恐和伤心欲绝之意,仿若挖心之痛,到底出什么事情了?这里可是陈家大院,当即顾不得多做思虑,真气运转到极致,一眨眼之间,蓦然来到陈天的房间之中。
  他伸手将身子摇摇欲坠、脸色煞白无血色的妻子,揽在怀中,关心的询问道。
  “出什么事情了?”
  于凤兰手指颤抖的指向床,嘴唇抖动,泣不成声道。
  “天儿,他不见了。”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儿子会在陈家大院之中生生消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来人肯定心怀不轨,儿子被他掳走,凶多吉小,儿子不顾性命拼死救她,如今她还没有补偿儿子失踪多年的之苦,想到此处自责不已,甚至想要一头撞死。
  “放心,儿子一定没事,我一定会将他找寻归来。”
  陈龙连连保证,安慰妻子道。实则他的内心已经有了猜测,肯定是赢家之人丧心病狂,出手将儿子暗中掳走,一般的小贼根本没有本领和胆量敢在陈家大院胡作非为,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将人掳走,足以见到此人的实力远在他之上,深不可测。
  如果儿子有半点闪失,他与赢家不死不休,当初他们派人截杀他们害得骨肉分离多少年,妻子疾病缠身,相隔多年,儿子终于被人抚养长大,练就一身本领,成为人中之龙,本该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可是谁知道赢家依然不依不饶。
  本来儿子认祖归宗,是一件与天同庆的大喜事情,他不愿意为报复赢家当年迫害之仇,将妻儿卷入是是非非,恩怨之中。谁知道,树欲止,而风不静,既然如此,他势必要搬倒赢家。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联系陈天的师傅出手,上门逼迫赢家放人,不然凭借他个人的力量,无异于以卵击石,到时候,把自己搭进去,只怕赢家再无后顾之忧,他们父子二人必定一起共赴黄泉。
  “出什么事情了?”
  陈天神色焦虑的闯了进来。他苏醒之后,实在难眠,就起身在陈家大院之中四处溜达,之所以,第一时间不前去报喜,而是他不知如何面对亲生母亲,即使他已经放下心中所有的芥蒂,可是依然踌躇不前,这才散心溜达。
  陈家大院的佣人不敢怠慢这位刚刚回归的陈家大少爷,态度恭敬的问候,却不知道陈龙夫妇根本不知道陈天已经苏醒的消息,所以自然没有多嘴汇报。
  “没有什么事情,你母亲还以为你出事了,被人掳走了。”
  陈龙这一刻放下心来,解释道。儿子没有出事,而是他们一厢情愿的猜测而已。
  “天儿。”
  于凤兰见儿子平安无事,活生生的站在面前,立刻狂奔而去,紧紧地抱住陈天不撒手,仿佛举世珍宝一般,让人无法放手。
  陈天的嘴唇嗫嚅,可是依然喊不出“母亲”二字,这两个仿若重如千斤,生生的被吊在嗓子眼中,而且于凤兰勒得他多少有些喘不过气来,可是他不敢把她用真气震开。
  “这些年来你母亲时时刻刻挂念着你,不知道偷偷流了多少眼泪,一直责怪自己没有好好保护你。”
  陈龙知道陈天的情感之上很难开口,所以决定利用感情攻势,帮助陈天一把。
  “母..亲。”
  陈天似乎能够想象的到母亲为他的失踪自责不已,心碎、痛不欲生的样子,这两个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其实他对这两个充满无限的期待,不过这一份期待在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前被深埋内心深处。当初他被林老收养之时,被告知他是被遗弃在风雪交加的路上,内心一下子就充满怨恨之色,被林老扔进山林之中训练,受伤之后,独自舔舐伤口的时候,都在想为什么他的亲生父母要抛弃他?到底是为什么?他不止一次的在想这个问题,答案有千百种,经过生活的磨炼,他将一切压制内心深处。
  “龙哥,你听到了,天儿终于叫我一声“母亲”了,我不是做梦吧,有了这一声“母亲”,我死而无憾。”
  于凤兰泪流满面,多少年了,她梦想成真,自从儿子失踪多年,她日盼夜盼,都盼望着这一幕的发生,多多少少有点不可思议,犹如在梦幻一般。
  “母亲,我以后会常伴你膝下,我们一家三口永远在一起。”
  陈天擦干泪水,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就习以为常,万事开头难。
  “对,我们一家三口永远在一起。”
  如今一家三口相认,团聚一起,真是天大的幸事。
  “陈天哥哥,你醒了。”
  门外响起一道惊喜的声音,原来是高慧敏闻声而来,见到陈天完好无损,自然是喜不胜收。
  “原来是小敏,赶紧进来。”
  于凤兰压住和儿子急切交谈的心情,来日方长,日后有得是机会,不必在乎现在的一分一秒。
  “小敏,你怎么来了?”
  陈天的眉头紧凑,按理说她现在应该在大本营,怎么会出现在华夏,难不成大本营发生什么事情了?这可是大大的不妙。
  “你这叫什么话,小敏千里迢迢过来看你,你还如此不咸不淡,是不是找打?”
  于凤兰用手揪住儿子的耳朵,一脸的嗔怪,高慧敏可算是于凤兰内定的媳妇人选之一,绝对不容许陈天欺负她。
  “我错了,母亲,疼..”
  这一点疼痛对于陈天而言,不值一提,不过这母子亲情让他颇为享受。
  “再有下一次,我扭断你的耳朵。”
  于凤兰,她故意装作恶狠狠的样子,眼中闪过得意之色,这也算是他们母子加深亲情的一种手段。
  旁边的陈龙见到如此一幕,眼中闪过羡慕之意,他们是父子,而且儿子已经长大,注定他们的不可能如此相处,也算是一种遗憾。
  “陈天哥哥,我们听说你昏迷了,所以特意赶过来看你。”
  有于凤兰在一旁,她可不敢将死神兵团的事情说出来。
  “没什么大碍。”
  陈天原地转了两圈,示意没事了。
  “是不是前辈来过了?”
  陈龙知道陈天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好起来。
  “老头子却是来了,不过已经走了。”
  “你怎么可以让他这样走了,我们还没有感激他的大恩大德。”
  于凤兰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瞬间炸毛。陈天的师傅将陈天抚养成人,培养的如此优秀,如今他们夫妇二人还没有好好道谢,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还。
  “老头子最讨厌这些繁文缛节。”
  陈天毫不在意道,他和老头子之间,用不着如此客气。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们必须要当面好好感激他。”
  于凤兰的脸色瞬间变得郑重,儿子可以不在乎,但是他们夫妇必须要当面好好感谢一番,这十几年来,他不辞辛苦养育儿子,要是他们夫妇没有半点表示,岂不是狼心狗肺之人。
  “老头子来去无影踪,我拦不住他啊。”
  陈天苦着一张脸,可怜巴巴道。
  “好了,我们将前辈的恩情牢记于心,一旦他有任何需要,我们必须全力满足。”
  陈龙自然知道林老的古怪秉性。
  “陈天哥哥,我先回去将你醒过来的事情告诉刘辉他们,省的他们担忧。”
  “我和你一起吧。”
  陈天想要问问他们的打算。
  “小敏,你就让天儿陪着你,他也可以活动一下筋骨。”
  现在儿子安然无恙,于凤兰的心中第一首要任务就是找儿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