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大少闯都市 > 第五百零六章 化仇为盟

  “走吧。”
  陈天一脸的配合道,他不是不想反抗,而是他知道自己所谓的反抗实在是一个笑话,二人之间的实力宛如天差地别,倒不如老老实实认栽,降低密宗的长老的警惕性,伺机逃脱,要是负隅顽抗,只怕密宗长老会将他捆绑密宗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不错。”
  密宗的长老没有想到陈天如此的识相,他还以为要费些手脚,如今倒是乐的轻松自在。
  二人向密宗赶去,密宗长老没有束缚陈天的自由行动,而是将陈天的联系的工具没收了,宗主特意交代,不要杀虐陈天,防止陈天受不了屈辱自杀,到手的“洗髓经”不翼而飞。
  陈天就一路好吃好喝的赶路,可是他的内心焦急如焚,他一直伺机逃脱,可是密宗的长老戒备森严,没有任何的空子可钻,一旦,他踏入密宗的地盘,只怕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
  “什么?陈天龙还活着?”
  赢战吃惊无比的站起身来,一脸的不可置信,失态道。当初他派遣手下心腹灭口,心腹信誓旦旦的回报,陈天龙跳崖身亡,他亲自确认,万无一失,他这才放下心了,陈天龙就是一个污点,定时炸弹,他不容许陈天龙活着世界上,威胁他的地位。
  “家主,千真万确,而且陈天龙一身的实力达到宗师巅峰,不弱于我。”
  当初追杀陈天龙的巅峰宗师低头伏在地上,冷汗直流道。陈天龙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还以为遇到了鬼了,不过冷静下来的他知道这一次绝不能放过陈天龙,必须将他扼杀。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短短的时间,陈天龙一身的实力一跃成为宗师巅峰,他和陈天龙交手,被陈天龙压着打,可是陈天龙似乎不是来报仇雪恨,留下一封信,让他转交给家主,飘然离开,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
  赢战浑身杀机沸腾,一双冰冷无情的眸子盯住瑟瑟发抖的心腹,这一点小事都办不好,真是让他是失望无比,恨不得一手拍死这个办事不利的废物。
  “信在哪里?”
  赢战深吸一口,压下杀机,冷声道,如果不是他的心腹有几分实力和忠心,他真的要送他归西了。
  笼罩在赢战身上浓郁的杀机陡然消失,他知道家主放他一马,他的小命保下来了,家主可是下达死命令,可是他却办砸了,以为他自己死定了,没有想到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家主饶他一命,小心翼翼地将完好无缺地信件递上去,他可没有胆量私自拆开。
  赢战拆开信封,瞳孔一缩,他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陈天龙知道了一切,要是在他下达命令灭杀陈天龙之前,他可以运用亲情来打动陈天龙,可是如今,想必陈天龙对他恨之入骨。
  信中,陈天龙威胁赢战必须全力帮助他的报复陈家,否则,他就挺身而出,揭露他的恶行,让赢战的恶行昭告天下,让赢战的家主的位置不保,让赢战好好的思量,他等着赢战的回复。
  一股狂暴的真气从赢战的身上喷涌而出,他手中的信,被真气震成粉碎,威胁,又是威胁,他的眼中寒光闪烁,陈天龙真是胆大包天,难道他真的以为捏住他的七寸了,他区区一个弑母的罪人,有谁会相信他的满口胡言。
  “你今日加入暗卫之中,率领一支人马,协助陈天龙,不过,你们从即可起就不是赢家的弟子,必要的时候,就让陈天龙和陈天同归于尽吧。”
  赢战收敛真气,淡淡的嘱咐道,既然陈天龙想要借助赢家的力量报复陈家,他可以满足他的愿望,陈天龙算是一个很好的利器,至于陈天龙对赢家肯定是恨之入骨,可是陈天龙眼下知道凭借自己的实力很难撼动一方,所以他要借助一方的力量来报复另外一方,无论是赢家和陈天任何一方消耗,倒下,对陈天龙而言,都是在报仇,陈天龙短时间不会向赢家实施报复的手段。
  陈天父子可是赢战的心腹大患,不过种种的牵制,让他不能竭尽全力地对付陈天父子,否则,陈天父子顷刻之间就会命丧赢家之手。
  “是,属下一定戴罪立功。”
  赢战地心腹领命道,他知道家主的意思,陈天龙相比较陈天父子,威胁更小,两害相权,取其轻,可是陈天的背景不小,如果死在赢家人的手中,会给赢家带来不小的麻烦,所以家主要他们脱离赢家,这样一来,没有任何人能将陈天的死算到赢家的头上。
  “如果这一次再失败了,你就不用活着回来了。”
  赢战可不会一二再三的饶恕失败者,他可不会白白的养一个废物。
  “是。”
  赢战的心腹知道这一次家主没有杀死他,是用的上他,要是这一次,他再失败了,只怕他绝无半点生机可言,所以,这一次,他只有两种下场,一种完美的完成家主交代的任务,功过相抵,相信家主绝不会再责怪他办事不力。一种就是他为了家主的任务牺牲,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条路,至于他背叛家主,他从来没有萌生过这样的念头。
  赢战挥了挥手,让下属退下去。
  “哈哈…”
  “真不愧是我的好舅舅,到底是心疼他的外甥。”
  陈天龙看着当初追杀他的赢家宗师癫狂的大笑,赢战能够派人来,说是话,他的心中也没有任何的底气,毕竟他现在可是躲藏再黑暗中的老鼠,见不得天日,就算他散播消息,只要赢家一口咬定,他怀恨在心,栽赃陷害赢战,他势单力薄,天下之人很容易分辨谁真谁假,可是要他同时向赢家和陈天报复,依照他的实力,浮游撼树,不知量力。
  “少说废话,我来可不是听你冷嘲热讽,有什么计划?”
  赢家宗师一脸的不耐烦,如果不是家主的命令,他怎么可能和陈天龙联手。
  陈天龙收敛笑容,他可不会全心全意的信任赢家的人马,而且赢家的人马也不会信任他,二者是不是因为陈天父子短暂的联盟,一旦,他们完成了共同的目标,他们之间就会立刻翻脸无情,相互出手。
  “我要让陈天后悔得罪我。”
  陈天龙的眼中闪出狠毒之光,当初他和陈天都是陈家的大少爷,不少人仰望的天之骄子,即使他和陈天势如水火,有些手段,他不能光明正大的使用,可是如今,他自然没有那些顾虑,无论什么手段,他都可以光明正大的使用出来。
  赢家宗师一皱眉头没有多说什么,他隐隐约约觉得陈天龙的状态不对劲,似乎陷入癫狂无比的状态,没有任何的底线,甚至可以说没有人性可言,这样的敌人是最可怕,因为你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这是陈天龙给他的印象,如果不是他要和陈天龙合作,只怕他会第一时间将陈天龙灭杀,不过一切的灭杀,这种人多活一刻,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威胁。
  “我希望,我们合作期间,各自不要搞什么小动作,否则,休怪我翻脸无情。”
  赢家宗师忍不住警告道,敲打一下陈天龙,他可是亲手将陈天龙逼入悬崖,这可是血海深仇,他担心陈天龙耍什么手段。
  “你放心,相必杀你,我更想杀了陈天。”
  陈天龙散发铺天盖地的杀机,直言不讳道,他没有隐瞒自己想要杀死对方的念头,就算他信誓旦旦的保证,不会记仇,可是对方绝不会相信,倒不如自己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