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大少闯都市 > 第五百零七章 拜访密宗

  赢家的宗师点了点头,他和陈天龙之间的仇恨可是化解不了,不过有了暂时的目标,他们才会情非得已的达成同盟。
  一路奔赴密宗的陈天二人,却遇到了不速之客。
  “密宗真是好大的威风,倒是让我大开眼界。”
  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拦住了陈天他们的去路,脸色冰冷,杀机盎然道。
  “不知晚辈如何得罪前辈了,还请前辈如实相告,晚辈一定负荆请罪。”
  密宗老者没有了趾高气昂,目空一切的态度,谦虚的像孙子一样,不是他不想强硬无比,可是来人的实力高深莫测,让他有一种面对无尽深渊的感觉,他不是对手,所以他很有自知之明的认怂,希望对方高抬贵手。
  “师父,您怎么来了?”
  陈天惊喜无比道,他没有想到师父会现身救他,这段时间,他一直绞尽脑汁,可是都无法逃脱密宗长老的魔掌,这一下,他所有的担忧都烟消云散了,有师父在此,谁能动他。
  “什么?”
  密宗的长老惊讶叫出声来,这个高人是陈天的师父,他当然知道陈天有一个强大的师父,但是他认为不是不过是以讹传讹,依照密宗的实力,不用惧怕,可是没有想到一切都是真的,当初为了这个任务,众位长老争斗的可是头破血流,他隐隐有一股后悔之意。
  “前辈一切都是误会,密宗只不过是想请令徒前去做客,还希望前辈切勿责怪。”
  密宗的长老没有等陈天师父开口,立即辩解道,他庆幸没有对陈天动手,还有挽回的余地,他相信凭借密宗的实力,陈天的师父也会给一个薄面,不会斤斤计较。
  “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藏。”
  林道宗没有多看密宗长老一眼,而是淡笑一声道。他之所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护龙一族的眼线发现陈天和一名喇叭和尚老者改变了既定的形成,傲峒当即觉得事情不对劲,他身为护龙一族的长老,消息灵通,自然知道陈天得罪密宗的事情,所以他推断出陈天是被密宗之人劫持,立刻通知了陈龙,护龙一族不能擅自出手,救下陈天,这是陈天和密宗的私人恩怨。
  陈龙没有贸然行事,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很难独自一人救出儿子,所以他想到向林道宗求援。
  “见过林前辈。”
  一位慈眉善目的和尚现身,对林道宗行了一个佛礼,恭敬道。
  陈天没有想到少林也派人前来营救他,看来少林密切的关注陈天的一举一动,这让他的心中升起一股暖流,这份恩情很重,他铭记在心中。
  “看来密宗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将我们少林的警告置若罔闻。”
  少林长老的慈眉善目的脸庞上出现一抹怒意,这个密宗真是不讲他们少林放在眼中,将他们少林的警告当成耳旁风。少林一直密切的关注密宗的一举一动,当密宗派遣长老下山的时候,少林就知道密宗又在搞什么阴谋诡计,很有可能针对陈天,所以少林派遣他粉碎密宗的阴谋,可是他没有想到晚了一步,陈天落入密宗长老的手中,这让他投鼠忌器,暗中潜伏,伺机营救陈天。
  “无中生有的事,我们对少林可是尊敬有加,岂能破坏我们两派之间的友谊。”
  密宗长老压力山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卑躬屈膝地解释道。一个陈天的师父,他都难以应付,更何况加上少林,这样他没有招架之力,这一刻他的心中想得不是将陈天捉回密宗,而是他如何逃脱。
  林道宗呵呵一笑,气势牢牢地笼罩在密宗的长老的身上,一股雄厚无比的真气,禁锢住密宗长老的行为,让他再无反抗的能力。
  “交给你了。”
  林道宗可不会对以大欺小的人手下留情,要是年轻一代,林道宗会坐视不理,一切要靠陈天自身去化解,如果有人倚老卖老,那么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陈天知道这是师父想要他出口气,就算他杀了密宗的长老,他相信师父也会一力承担。
  密宗长老的双眼之中透露出一股恐惧之色,可是他张嘴却说不任何的话,只能成为砧板上活鱼,等待无情的宰割。
  “一切单凭师父做主。”
  陈天没有上去对密宗长老一阵拳打脚踢,狠狠的出一口恶气,也没有上去一脚了解密宗长老的性命。
  林道宗微微一笑,一挥手,一股真气侵入密宗长老的身体之中,肆意的破坏,将密宗长老的一身的武功,尽数废除,仗着一身的实力欺辱他的徒弟,真的当他是泥人吗?
  “你好狠毒的心,竟然废除我的武功。”
  密宗长老在林道宗撤回,对他的禁锢,密宗长老状若疯癫的呐喊,双眸赤红,他多年的苦修,一时之间化为乌有,他接受不了这个打击,他没有想到陈天的师父竟然敢废除他的武功,要知道他可是密宗的长老,这是在和密宗开战,难道他不害怕吗?
  少林瞳孔一缩,他真的没有想到林道宗杀伐果断,毫不留情的将密宗长老的一身的武功废除,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以为林道宗狠狠的教训,警告一下,这件事就算完了。
  “闭嘴,再多说半个字的废话,送你归西。”
  陈天恶狠狠道,眼中闪烁杀机。虽然这个老东西一路上好吃好喝的款待他,但是他心怀不轨,不过是贪图他修习的“洗髓经”。这一切都是这个老东西咎由自取。
  密宗的长老闭上自己的嘴巴,他知道要是再多嘴,陈天真的可能杀死他,他还不想死。
  “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前去密宗看一看?”
  林道宗微笑的邀请和尚道,他可不会如此的善罢甘休,他要让密宗不甘在打陈天的主意,所以他要去密宗一趟,密宗的底蕴非凡,可是林道宗有绝对的信心,来去自如,
  “林前辈盛情邀请,晚辈不可能不赏脸。”
  少林长老沉思了许久,不断地权衡利弊,最后一咬牙,答应了林道宗的邀请,密宗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嚣张了,必须要给密宗一个警告,让他们知道少林不可招惹,而且有林道宗相配,他没有什么好担心。
  “臭小子,带上我为密宗准备的礼物,去拜访一下密宗。”
  林道宗霸气无比道。
  “是,师父。”
  陈天没有违背,一脚将密宗的长老踢昏,像提死狗一样提起密宗的长老。
  少林长老嘴角抽搐,真是没有想到林道宗如此的霸道,不仅将密宗的长老的武功废除,而且他还提着被废除的密宗的长老当成礼物拜访密宗,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可是如此的做法,只有一个字,就是爽。从脚底到头顶的爽快,解气。
  三人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前往密宗,没有想过隐匿自己的行踪。
  密宗的宗主接到长老的消息,心情不错,没有想到活捉陈天如此的轻松容易,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就静静的等候陈天的到来,然后,他在从陈天的口中逼问出“洗髓经”的下落,一切皆大欢喜。
  “宗主,大事不好了。”
  一名密宗的弟子慌里慌张的闯进来,大喊道,犹如一盆冷水浇在密宗的宗主幻想密宗美好未来的希望之火上。
  “混账,慌里慌张,成何体统。”
  密宗的宗主脸色不耐烦的呵斥一句道,不过,他没有责罚这位通报的弟子,他知道肯定是有大事发生了,要不然,这位弟子不会如此的没有分寸。要不然,他早就让人将这位弟子拉出去杖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