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大少闯都市 > 第五百零八章 一触即发的形势

  “宗主,有人闯山门。”
  密宗弟子一头汗水,结结巴巴道。他可是亲眼所见,顾桥长老被人宛如死狗一般拖着,让他震惊不已,他哪里还敢有半分的犹豫,连滚带爬的向宗主汇报,这可是赤裸裸的砸场子,多少年没有见了。
  “什么?”
  密宗的宗主怀疑自己的一双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密宗可是一方霸主,谁吃饱了找死,敢到密宗闹事。
  “千真万确,顾桥长老就在他们的手中。”
  密宗弟子低头再重复一遍,将他的所见所闻说了出来。
  密宗的宗主眼神微眯,来者不善,顾桥可是被他派下山活捉陈天去了,如今顾桥反过来被人活捉。
  “召集众位长老,随我一起前去山门,我到要看一看是如此的胆大包天。”
  密宗的宗主满脸的煞气道,如今对方明目张胆带着落败的顾桥蹬山门示威,他密宗绝不能当缩头乌龟一般,无动于衷,任由别人欺辱,传出去,密宗还有什么颜面。
  没有多久,密宗的宗主率领密宗众多长老和弟子气势汹汹的出现在山门。
  林道宗三人一脸的悠哉的站在密宗的山门,仿佛是来到自己家的后花园一般,那么的随意自然,根本不是来砸场子。
  “宗主救我。”
  顾桥仿佛黑夜迷失的流浪无助的人,忽然之间发现光明的希望一般,呼救道。他可不是想放弃自己呼风唤雨的生活,不想死,如今他回到,密宗的山门,想必宗主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被陈天师徒杀害。
  “三位这是何意?”
  密宗的宗主眉头紧凑,对方真是胆大妄为,无所忌讳,竟然将顾桥的武功尽废,可是他却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忌惮的目光望向了仙风道骨的老者,老者的实力高深,他不敢擅自妄动。
  “我来看一看劣徒到底如何得罪密宗,竟然让密宗派遣长老请他上山。”
  林道宗眼中闪烁道道的寒光,语气嘲讽道,密宗以大欺小,他要霸道的回击,也让天下人知道他的徒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任意的欺辱。
  “少林弟子不可欺辱。”
  少林的长老没有藏着掖着,直截了当的表明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替陈天讨回公道,他既然决定和林道宗一起前来密宗,自然不会畏缩不振。
  陈天沉默不语,他知道自己的实力低微,没有什么话语权,一切都交给师父处理。
  “就算顾长老对陈少侠照顾不周,可是两位的做法是不是不将密宗放在眼里?”
  密宗的宗主深吸一口气,冷冰冰道,这里可是密宗的大本营,就算对方实力高深,他也不能堕了密宗的威风,让人看不起。
  林道宗浑身的气势爆发,犹如汪洋大海一般。
  密宗上下抵抗不了林道宗的气势,纷纷倒退,实力低微之人匍匐在地,实力高深之人咬牙坚持。
  密宗的宗主脸色异常难看,陈天的师父这个下马威相当厉害。
  “哈哈….”
  “阁下好威风。”
  一道声势无比的声音飘来,一个人影飞掠而至,老枯的喇叭和尚眨眼出现密宗弟子的身前,浑身气势毫不示弱的抵挡林道宗的气势,甚至想要反击。
  林道宗微皱眉头,没有就此收手,浑身的气势节节攀升,犹如泰山一般狠狠的砸向突然出现的密宗老枯和尚。
  老枯和尚瞳孔一缩,却没有丝毫的退缩,浑身的气势迎难而上。
  两股气势互相碰撞。
  在场的众人皆感觉到胸口犹如一块巨石压着,呼吸短暂的滞停。
  老枯和尚闷哼一声,倒退数步,站稳身形。
  林道宗风轻云淡,一脸微笑。
  二人高下立分,老枯和尚落于下风。
  “扈巴太上长老,你没事吧?”
  密宗的宗主上前扶住扈巴,一脸的关切道。密宗的宗主没有想到扈巴会败于陈天师父的手中,要知道到了扈巴的境界,运用自身气势就能代表各自的实力,要是他们真的真刀真枪的干上一仗,他们造成破坏力难以想象,除非他们之间有不可化解的死仇,否者,要不然,他们不会轻易的动手,气势的交锋,探知给自的实力,底细。
  扈巴一伸手,示意密宗的宗主退下。
  “三位贵宾,不如进宗一叙。”
  扈巴神色郑重地邀请道,陈天的师父的实力值得他尊重,要不然,他立即狠辣出手,将陈天三人抹除,敢来踢密宗的山门,真是找死,可是现在,他没有把握抹杀陈天三人。
  “前面带路。”
  林道宗淡淡道,他不在乎是否身处密宗内外,在他的眼中密宗不可能留下他们三人,来去自如。
  扈巴微微一愣神,他真的没有想到对方如此的干脆爽快,难道他不担心自己深入虎穴,有进无出吗?密宗底蕴深厚,可不是他一人镇压密宗,无人来犯。
  “都散开吧。”
  扈巴朗声命令密宗弟子,在他出现的那一刻起,密宗的一切都有他做主,密宗的宗主靠边站。
  密宗弟子眼神恶狠狠的盯了陈天他们三人一眼,不甘心的离开了,他们也只能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愤怒,真的要让自己出手对付陈天他们,只怕他们被吓得尿裤了,他们刚才可是狼狈不堪的匍匐在地。
  陈天他们三人泰然自若,他们经历过生死,还会怕这点小场面吗?笑话。
  密宗会客厅。
  “不知道三位想要如何处理?”
  扈巴在陈天三人落座之后,皱着眉头询问道,既然他不能抹杀陈天三人,也不想树立如此大敌,唯一的方法就是化干戈为玉帛,所以他也不藏着掖着,单刀直入。
  “如果是密宗的弟子被人追杀,你说如何处理。”
  林道宗将皮球踢给了密宗,不过这不代表他不计较这一切,要是密宗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结果,他就大闹密宗,大摇大摆的走出,密宗能耐他何。
  扈巴沉默了,要是有人胆敢追杀密宗的弟子,自然要看对方的势力大小,如果密宗奈何不得,自然默默的忍受,打碎了牙齿咽进肚子了,要是对方势力弱小,自然是鸡犬不留,让世人知道得罪密宗的下场,看谁还敢招惹密宗。
  “追杀少林弟子,杀无赦。”
  少林长老不在是慈悲菩萨心肠,而是化身怒佛。
  扈巴眼神一寒,这个少林长老真是咄咄逼人,他这是在逼迫自己出手杀了顾桥,要是不杀,他们之间就谈崩了,没有化干戈为玉帛的机会了,可是要杀顾桥,岂不是代表密宗彻底低头了,而且还会让密宗的弟子心寒,人心不稳。
  “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我密宗可是诚意满满,要是各位一意孤行,可要好好的思量一番。”
  扈巴凶相毕露道,浑身真气沸腾。
  密宗的宗主等人自然相应扈巴的话,进入战斗的准备,只要扈巴一声令下,他们就会一窝蜂的冲上去,解决陈天他们。
  “呵呵,思量什么?”
  林道宗一脸的平静,没有因为扈巴的威胁有任何的波澜。
  “看来密宗执意要和少林为敌了。”
  少林长老不甘示弱道,毫不畏惧扈巴的威胁,有林道宗在,想必不会出任何的意外,他在大公无私的帮助陈天的同时很珍惜自己的小命,一旦,势不可为,无法逆转,他第一时间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他相信密宗要不敢下死手对付他,要知道他可不是孤家寡人,他是少林的长老,代表少林,一旦密宗将他诛杀此地,就代表密宗准备彻底和少林撕破脸皮,少林可不会对他的死无动于衷,置之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