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命运路口 > 第一八O六 事情有点棘手

  第一八O六事情有点棘手
  景大院长把电话挂了,但崔海可有点不淡定了。
  他开始琢磨起来,这位景大院长,到底是什么原因,要换这个副院长后选人的。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有关领导打了招呼,这个问题,一定要弄明白了,否则,对方一个电话,把后选人改了,对组织部门、院里的其它法官,没法交待呀。
  想到这儿,崔海这中午觉也不睡了,拿起电话,给院组织部部长徐玉杰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
  “怎么会这样呢?民意调查虽然不是什么证据,可那是代表民意呀,如果真的这么改,领导们还好说,开会的时候,把景院的电话一说,大家也都理解了,但这种话,你不能说给院里的职工吧,那咱们怎么向这些职工解释?崔院,你不会是想背这个锅吧?”徐玉杰一听崔海这么说,马上回道。
  “所以我才把你叫过来,一起想办法吗。你的老战友不是省高院的书记吗,这样,你给他打个电话,侧面了解一下,景院为什么突然要提拔林小月,上几天我们汇报的时候,他是支持我们的。只有弄明白原因了,我们才好对症下药呢。”崔海说道。
  “好,那我马上了解一下。”徐玉杰说完,马上离开院长的办公室。
  徐玉杰的速度还真的不慢,离着上班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他又一次的敲门后进来,向崔海汇报道:
  “崔院,这件事应该与我们滨海市委秘书长有关。我的老战友说,今天一上班,郭杰就给景大光打去电话,当时我的这位战友正与景大光在办公室研究工作呢。这个郭杰与景大光,都是京城政法大的同学,两个人在学校的时候,同为学生会的干部,所以,关系一直不错,这一次郭杰到滨海来工作,第一站就到了省城,在省城住了两天,两个人长谈了两天。
  我的老战友说,放下郭杰电话,景院轻轻的叹了口气,对我的老战友说,郭杰电话,自己不得不考虑呀。
  给老战友打完电话,我在院里又找相关人员了解了一下,林与郭杰同样是校友,两个人的关系还真的不一般,曾经有人看到,两个人周末的时候一起到大黑山去旅游,还在庙宇里求过签。正好被我们院里的同志瞧见,当然了,并没有被这两个人发现。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件事儿,还真如我老战友说的那样因为郭杰的原因了。”
  “是郭杰?我就说吧,景院不是出尔反尔的人吗。不过,现在既然景院已经表态了,我们总不能不听吧?毕竟是我们的上级,这个面子,不能不给呀。”崔海看着徐玉杰,表情十分为难的说道。
  “你说的对呀,毕竟是我们的上级,而且这又不是太大的事儿,虽然说有点过分,但细想起来,也并不违反原则呀,我们并没有林的作风问题的实证,所以,这件事,还真的有点棘手。”徐玉杰思考着说道。
  “老徐,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把两个人同时报上去,让上面去平衡、取舍。当然了,要把这个情况,与双方的当事人沟通一下,也让她们俩有个思想准备吗。”崔海突然一拍脑袋说道。
  说起来,虽然梁燕不是科班出身,但军校出身的她,又在部队锻炼这几年,不论是能力,还是素质,还有责任心,还真的不是林小月能比的,这也是为什么最后院里把梁燕推为后选人的主要原因。当然了,梁燕的大方,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这是不可否认的。
  不是说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吗,班子成员中,没有没得到好处的。
  听崔海这么一说,徐玉杰眼睛不由得一亮:
  “对呀,还是崔院想的周全,这是一个好办法,把这个球踢给景院。这样一来,对院里的其它职工,也好交待了。”
  以梁燕家的势力,如果真要是认真起来,林小月怎么可能比得过对方呢?所以,最后的结果,如果不出意外,梁燕上位的可能性最大了。
  当然了,不管最后谁上位,这个责任,应该说都在景院那里了。
  “那就这么办,对了,下午两点就要开会了,你现在就去找梁燕和林小月谈去。”崔海看了一下时间,马上一点上班了,赶紧对徐玉杰说道。
  徐玉杰答应一起,从崔海的办公室退了出去。
  徐玉杰一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崔海便开始思考起来:
  “看来下面反应的情况还真有其事呀,这个林小月,还真的不让人省心,郭杰的胆子也真够大的了,那可是军婚呀,真要是让林的老公知道了,破坏军婚,这个罪名可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
  一想到这儿,崔海不由得心里一动,想了想,还是拿起了电话,给梁军打了过去。
  崔海与梁军的父亲是老同事了。崔海比梁军的父亲小十四、五岁,当然在梁军父亲的面前,那是小字辈了。
  那时候自己刚参加工作,小伙子聪明伶俐,所以很得梁父的喜欢,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梁父应该是崔海的官途领路人了。
  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崔海与比自己小六、七岁的梁军成为了好朋友。
  梁军现在是滨海市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交警那一块,已经交了出去。
  因为局长姚敏兼任政法委的书记,所以,公安局的日常工作,都是由梁军主持。
  接到崔海的电话,梁军还是有些吃惊。他没有想到,这个林小月竟然与郭杰搅合在了一起。
  当然了,跟谁搅合在一起,那是人家的自由,关键是,你不应该威胁到妹妹的切身利益,这无论如何,梁军是不会答应的。
  不过,既然对方玩阴的,自己要是明火执仗,影响不好不说,关键是与郭杰的矛盾公开了,牵扯的不只是郭杰,还有他后面的宋宁、省长刘伯涛,那样一来,事情可就闹大了,最后不好收场,对自己的影响可就太大了。
  “妈的,这事儿还真的有点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