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命运路口 > 第二九六七 家中像主妇

  
  吴昊不是圣人,只不过比一般人聪明,否则,他也不可能娶四个老婆的,这还不算,在四个老婆之外,还有如安娜、梁燕、任素红等等这么多的外挂。
  在吴昊的认知里,他也不能脱俗,也喜欢……他更愿意把女人的仁之荡分为两种:
  具体的说来,女人,一种是外在的仁之荡,另一种是内在的仁之荡。
  而外在表现仁之荡的女人,其表面上风之骚香之艳,眼光露骨,言语大胆,媚之态尽现,但无论如何却掩饰不住情感的虚弱和信心的匮乏。当然,好处便是容易接近和把握。
  而那些内在表现仁之荡的女人,与外在表现苍白的荡之女迥然不同,举手投足间,一颦一笑,气定神闲,优雅得体,可谓优雅和性之感的最佳混合体。
  不过,对这一类女人,还真的不是谁都能接触得上的,给人以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一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越是这样,越让男人心驰神往。
  说起来,外在的仁之荡只是表象的,内在的仁之荡却是骨子里的。外在的仁之荡讲究的是勾引,内在的仁之荡讲究的是诱惑。在不知不觉间,便让男人拜倒在裙下,欲罢不能。
  此时的安娜,对吴昊来说,就是这种欲罢不能……
  话又说了回来,男人为何对“仁之荡”女人趋之若鹜?
  对外在仁之荡的女人,男人乐此不疲,所以风月场所里才会高朋满座,莺歌燕舞。但这种女人,只是临时的调剂品,说得直白一点,只是玩玩而已。
  只有对内在仁之荡的女人,男人则朝思暮想,悉心呵护,一旦得手则视若珍宝,不离不弃。
  此时的吴昊,看着怀里的安娜,绝对如珍宝一般。
  有一句话说的好,那就是:男人应有品位,女人应有风情。
  色而不仁,仁而不荡,荡而有度。说得透彻一点,那就是:仁之荡不是生活,可仁之荡却能丰富生活。
  如今社会,赞美女人往往总是表现在她的贤惠、美丽、气质,却很少有赞美女人在那方面的功夫的。因为一谈到这个敏感的问题,感觉有一种仁之荡。
  不过,实在的说,贤惠、美丽与气质能代表作为一个女人的全部吗?过来之人都有这样的感受,一个男人离不开的女人首先应该具备什么?男人应该最清楚这一点,那就是在那文成,给予他独一无二的美妙体验。
  四大名著的《红楼梦》里有这么一段故事,多儿的媳妇长的怎么能与美丽和气质都是上乘的凤姐相比?然而却征服了花花公子贾琏,靠的就是那文成的功夫。
  你还别不相信。
  “贾琏便溜了来相会。进门一见其态,早已魄飞魂散,也不用情谈款叙,便宽衣动作起来。谁知这媳妇有天生的奇趣,一经男子挨身,便觉遍身筋骨瘫软,使男子如卧绵上,更兼仁态浪言,压倒唱之妓,诸男子至此岂有惜命者哉。那贾琏恨不得连身子化在他身上。那媳妇故作浪语……那媳妇越浪,贾琏越丑态毕露。一时事毕,两个又海誓山盟,难分难舍,此后遂成相契。”
  《红》里面的这段描写,可谓入骨三分。
  女人在那方面,越仁之荡,男人越喜欢,否则,傻根的老婆不可能有下家的。
  这样说起来,女人在那方面表现就非常重要了。
  换一种思维想一下,当男人要上时的那份迫切,是动物的本能,而不是具有思想的人。女人还要等待什么呢?这时候不需要贤惠、美丽与气质,需要是一种迎合,一种交流。
  安娜从来没有过的这种疯狂,还是把吴昊给迷醉了。这个时候,那些所谓的道德,已经不起作用了。
  尽管那身体的扭动,那娇声连连,那变形的脸,似乎不像在阳光下的女人,没有了安娜平时的那种矜持,但是,此时在吴昊的心里,安娜却是最美丽的。
  “昊,我真想搂着你睡一晚上。”从九点折腾到快半夜了,安娜无奈的看了一眼时间,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
  “下一次回华夏,多陪你几天。”吴昊轻轻的亲了一下安娜还带着汗香的脑门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我等着呢。”听吴昊这么说,安娜轻轻的点了点头,把自己的脑袋,从吴昊的怀里抬起来:
  “赶紧回去吧,我可不想让淼淼知道。”安娜说道。
  “明天是晚上我来接你,大家在一起吃个饭。你这里如果没有什么事儿,这个周末我们回省里。”吴昊从床上起身后说道。
  “我这边没有什么事儿了,对了,淼淼那个姓孔的同学,用不用我给他捐点钱?唉,他老婆如果不是从骨子里爱他,不会从楼上跳下去的,她是不想给他添麻烦,成为他的累赘……”说到这儿,安娜眼睛又是一红。
  吴昊给她讲孔春生所发生的那件事儿的时候,和于淼一样,安娜哭得是一塌糊涂。
  “不用了,明天上午孔春生能过来,这样,如果你想见他,到时候我来接你,我和于淼说好了,给他女儿在这里买一套房子。”吴昊说道。
  “好,那明天我也见见淼淼的这个同学,没有多,还有少吧,我就捐十万吧。”安娜说道。
  说起来,安娜虽然不是商人,但绝对是一个有钱的主儿。
  段宏伟走的时候,给她留了一笔钱,吴昊亲手交给她的,加上她自己手里的,那时候就有小六千万。
  跟吴昊之后,几个大的项目招商,吴昊有意的算在她的头上,所以,光是奖励提成,也有二千多万。
  加上吴昊私下里给她的,虽然没细算,最少也有三、四千万吧。所以,安娜亿万富婆一点的问题也没有。
  这么说吧,要是手里的那些翡翠(一部分是段活着的时候给的,还有一部分是这些年吴昊给的),以安娜的身价,二、三个亿,不成问题。
  “你呀,就不用捐了,明天中午,大家在一起吃个饭,和于淼的这些同学见个面就行了。你那边的同学,还用我见一下吗?”吴昊把衣服穿戴整齐后,又在安娜还没有退去红晕的小脸上亲了一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