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三章 决定

  我很想快速的跟随猫妖的魂魄而去因为我心知肚明,它的本体已经被我从毛瑞的身体里逼迫了出来而且是非常虚弱的状态,我只需要几击,就可以彻底的消灭这个猫妖但它还是在我面前眼睁睁的走掉了。
  体力实在是跟不上了我趔趄着一下子坐在了地上,而我心知这体力的含义是广义的,在这其中还包括了我的精神力和意志力也处在了一个极限所以,就算还剩余有灵魂力,也是对那个猫妖无能为力的,除非我也學它,抛弃肉身,剥离出来灵魂,可能可以追上它。
  第二则是,就算我能跟上的猫妖去消灭它,我也不敢,因为我不敢拿老周的性命去赌!一点儿都不敢。
  我仰面躺在了地上离我不到一米的距离,就是毛瑞的身体,他还有呼吸的,只不过等到醒来之后,具体会是什么样,我也不清楚。
  他的状况太奇异了我搞不懂到底猫妖的魂魄就是他的灵魂,已经完全的融合了,还是说,他自己的灵魂还存在?
  我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从我和毛瑞搏斗到现在为止,到底过了多久,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了我只是在想,如果我是老北,跑一个来回时间都够了,为什么到现在,他还没有出现的迹象?
  我的内心无助,甚至就想躺在这里睡去,什么都不要管了这种情绪不是因为疲惫,而是因为猫妖临走前,莫名留下的地址,触碰到了我内心最敏感的那根神经!
  我是一个自控能力还算强悍的人,在那铺天盖地的血色记忆就要将要淹没的时候,我生生的咬疼了自己的舌尖,让自己尽量不要去想这段往事除了恐怖,还有巨大的伤痛。
  所以,我希望老北快一点儿出现,至少让我无助的内心有一个人帮我指引一下方向,我就不用去思考那么多?就比如到底去不去那个地方?但老北到底还是没有出现
  难道我被出卖了?想起毛瑞明显就是等我上门的姿态,我对老北坚强的信任终于出现了那么一丝空隙但到底这个负面的想法被我压下去了。
  师父说过,在人的心灵中有两条毒蛇,生命里顽强,非大毅力者不能斩杀它们如果自认为不是大毅力者,就尽量不要让那两条毒蛇出现,它们会让你的心中毒,一般情况都是越来越毒,直至无药可解。
  这两条毒蛇的名字,一条叫妒忌,一条叫猜疑
  所以,我把这丝对老北的猜疑给堵了回去然后从破破烂烂的裤兜里摸出了一根香烟叼着,点燃深吸了一口,再摸索了一阵儿,把那个被我关机的手机摸了出来。
  给他打个电话吧,看能不能知道一些什么?感谢我这个‘耐摔’型的手机,在如此的搏斗中,依旧顽强的保持原貌。
  香烟让我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而随着手机的开机,我迫不及待的就拨通了老北的电话结果,那边传来了一阵冰冷的提示音,老北的电话已经关机。
  我的心渐渐就变得有些冰冷了关机是个什么意思?可是,我还没来得及把电话拿开耳边,那一声声连绵不断的短信声音,就差点儿震聋了我的耳朵!
  我拿过手机一看整整二十几条未读短信,大多是关机时候的呼叫提醒,全部来自老北的电话接着,有几条信息,语气都非常焦急。
  “叶正凌,看到短信请立刻开机,马上回复我电话,情况有变。”
  “叶正凌,你暂时不要去怀疑目标那里去,我这边可能有麻烦了,不,是一定有麻烦了。”
  “叶正凌,你能跑就跑,往公安局跑最好,他们还不敢这样放肆,不要恋战,你的朋友我们来想办法。”
  “叶”
  我看着短信,一阵阵的无言另外心中还稍微有些安慰,到底老北是值得信任的,我这个没有一丝灵觉的人,也没有看错人只是,从老北的短信来看,他那边恐怕也遇到了极大的麻烦,否则不会短信一条比一条说的严重以至于到最后,只打出了一个叶字,就在慌乱之中发送了。
  这猫妖难道是有组织的?或者是流浪猫集团?我自嘲的笑了一声手中的香烟被我狠狠吸了几口,就快要燃烧到了尽头我掐灭了香烟,实在不愿意去相信种我颇有好感的动物,全部都变成了邪气的妖,还成立了组织。
  只能骂了一句,肯定是有什么猪啊,牛啊的带坏了猫这样想着,我深吸了一口气,从地上坐了起来,很是干脆的拉亮了这间恐怖屋子的全部灯光开始一间一间仔细的搜索,尽管我没有对在这里能找到老周报太大的希望。
  当然,我也一向不够幸运偶尔买个彩票,连五块钱都没中过,偶尔和朋友娱乐一下打牌,一次都没赢过福神又怎么可能来到我头上?我没有找到老周却是在毛瑞的卧室里被吓了一跳。
  因为在他的卧室里有一个标本一只身材很好的黑猫的标本连眼睛都做的那么逼真,在我对猫那么敏感的时期,这标本我陡然一看,怎么可能不惊吓一番?
  然后在冷静下来以后,我才发现这个标本那么的眼熟原来,不就和猫妖的妖魂长的一样吗?不过一个是放大版,一个是缩小版这,难道就是猫妖真正的身体?那毛瑞算什么?
  看来毛瑞好像很爱惜这个标本在这乱七八糟的屋子里,唯独这个标本异常的干净,甚至皮毛都有一种油光水滑的感觉说明经常被抚摸我就一把抓起这个标本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这也是我对他愤怒的一种发泄方式吧却不想从破碎的标本里忽然滚出了一个铁盒子就是那种很普通的,用来装糖的铁盒子原本它引不起我的注意,但放在标本里
  这样想着,我拣起了铁盒子很想现在就打开看看,但我没有那么奢侈的时间老周还生死未知,所以我忍住了这个冲动还是有些跌跌撞撞的朝着大门走去。
  这个样子如果被电梯监控拍到了是什么后果?这是我站在电梯中想的问题但是都已经不重要了,毛瑞那房间里的人头,狗头,带血的移动床已经让我的情况够糟糕了,因为没办法解释这一切除非我找到老北,他的身份能庇护我但老北的状况估计也很糟糕,我还能指望什么?
  我只能指望能顺利救出老周那么我付出一些代价倒也就真的无所谓了。
  xx仓库啊现在已经变仓库了吗?在很久很久以前,在那里只是城乡结合部一片破烂的荒草地在那里有一些遗留的破破烂烂的老建筑没拆很落寞的一幅画面,而它背景的天空,却在我的记忆中一片的红色就如那一天的夕阳。
  我的手指颤抖,我还是会回到那里我抓住了自己的钥匙扣上面有一个狗毛挂饰,难看的很,可我觉得温暖。我知道自己非去不可没得选择,没有依靠走在黑沉的小区,我的目光渐渐的坚定。
  总是有一些力量能够超越恐惧曾经不能,以后也能就比如这股力量的名字叫做感情,我和老周二十几年的感情!
  可是,我却没有直接去到那个所谓的xx仓库而是跌跌撞撞的跑回了老周所在的那栋楼然后我连敲门的力气也没有,直接拨通了秦海念的电话,让她开门,把我拖进去,我需要做一下准备。
  “三哥,你这是怎么了?”秦海念一如既往的没心没肺,震惊担心了就大叫,全然不管这是深夜,她的声音吼亮了楼道里所有的声控灯。
  我冲她笑笑,就是这份熟悉才让人在社会中生活的不那么孤独,才让人在心灵的锤炼和漂泊中有一份安心但出于道德,我还是给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轻声的说到:“把我拖进去,你能办到的。”
  秦海念性格直,但是不傻立刻反应了过来,抓着我的手臂,就把我拖进了老周的屋子然后不容我说话,立刻就冲进了厕所,拧了一张毛巾,帮我擦拭着身上的血迹。
  “秦海念,老周的房间里有一瓶效果很好的药片儿,比什么各种西洋参含片儿都好多了,你赶紧的拿来另外,我的包给我拿来!还有,给我找一套老周干净的衣服来都赶紧,别擦了,我不是在整理形象的。”我一口气说了很多,感觉有点儿累。
  秦海念的眼眶发红,却是没动。
  我看着急,催她:“你倒是快点儿啊!”
  “我也是你们的朋友,没道理你在外面拼命,我在家里睡觉,我要和你一起去。”她坚持的对我说到。
  我的神情很平静,对她说到:“事情已经解决了你没必要一起去,但不小心惹到了背后的一些事情,我和一个你不认识,但绝对可以信任的人要去解决老周等会儿要送回来,但情况不是绝对安全,你得在这等着。”
  我的脸皮没红我说的很顺畅师父曾经对我说,如果一件事情必须要撒谎才能解决,才是最好的,那就尽量把谎言说的顺溜一点儿,支支吾吾,眼神闪烁那才是害人。
  我深得其中的精髓!
  秦海念果然上当了,神情松动的问我:“那你有没有危险?”
  “没有,这事儿的主角儿不是我但人家为老周出了不少力,我不能不去你必须快点儿,我没力气和你扯了。”我再次催促到。
  “哦。”秦海念这一次动作利索了起来。
  “嘿”我却在这个时候,心思一动,叫住了秦海念她回头有些不解的望着我。
  “你不是玩虫子的吗?你有没有那种虫子,咬上人一口,可以刺激人的潜力,让刚才还疲惫不堪的人一下子变得倍儿精神那种。”说完这话,我很自然的望着天花板说了一句:“万事无绝对,不危险的事儿也指不定危险呢,要有那种虫子,那就是一保命神器啊。”
  我故意这么说的,一是不想秦海念怀疑什么。二是我真的需要一点儿再强力的东西,可惜我自己没有,问问秦海念总是没错的。
  秦海念没理我,而是冲进了屋子,一阵儿翻箱倒柜之后把我要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然后才说到:“我是玩蛊的,不是玩虫子的,蛊不完全等于是虫子。不过,你说的东西我真有可惜天上不掉馅饼的,副作用很大。”
  “啰嗦什么!”我吼了一句,秦海念一愣,眼镜儿又从鼻梁上滑了下来,一副被吼傻的样子。
  我叹息了一声,望着洁白的天花板说到:“拿给我啊”而心中却默念的是,老周,坚持着,等我。
  我没有什么灵觉,却有一种直觉在下一个,我们充满了恐怖回忆的地方,我能见着老周。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仐三,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