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六章 大殿之中
readx();    我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要笑?因为他的笑容很讨厌,看得我很想往他脸上狠狠的打一拳。

    在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我的脸色是不是因为不时的就流那么一些鼻血,而显得苍白但是在我的内心却躁动的厉害,很想要泄出来自己这一身力气。

    补身子的药,按照中医的说法,多少都有些‘躁’,会让人心火很重,就比如我现在。

    但是,在没有见到老周之前,我还不能动手,最起码我搞不清楚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明明不是只是一只猫妖吗?怎么带出这么多莫名其妙的面具人?

    难道这就是毛瑞之前在和我搏斗的时候所威胁我的吗?那个所谓的大人来了?

    我一边盯着那个男人,一边在脑中快的思考着这一切但好像事情又说不过去,只因为这个仓库早早就开始建了,看这里就好像是某种大本营的样子,修建这个仓库的神秘商人怎么也和这一切脱不了关系说不过去的点就在于这个仓库早就开始修建了,莫非早就开始针对我了?有这个必要吗?

    这中间有很多疑点我想不通透,总之这一切真的就像一张无形的网,我在不知不觉当中,已经深陷其中了。

    而在这个时候,那个阴笑着的男人终于开口了,他望着我意味深长的说到:“我当然是人了,而且我是一个有追求的人。”

    有追求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这句话,反而笑了说到:“看样子,你也是伺候着什么人的吧?连自己的自由都没有,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有追求的人?一条有追求的狗吧?”

    “呵呵呵成王败寇,我不和坐井观天的人逞什么口舌之利,况且,还是一个要死了的,坐井观天的人。”那个男人竟然也不恼,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就指着那个仓库,又是望着我阴沉的笑。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是让我进去了。

    我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个华丽的‘仓库’,看样子现在就算我自己不愿意,也是没有退路的了倒不如坦然一些,看他们到底搞些什么?

    这样想着,我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那个美丽的花园走去仓库就在花园的后面,除了面朝花园的这一面有路可以过去其它三面都是围墙,我要过去,也只有通过花园。

    花园都是小路,这样一走过去,我更是被这些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层层叠叠的包围着但就是如此,我也通过灯火通明的路灯,现了这个花园潜藏的,不一样的秘密。

    那就是在那边的假山下,竟然就像动物园的狮虎山一样,有一个深深的洞里面是真的有着狮子老虎。

    而在花园的水池子里,一边养着的是鳄鱼,一边养着的是一种怪异的鱼,无聊喜欢看地理节目的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食人鱼。

    其它还想还暗藏着一些玄机,但我被这样挟持着像前走根本也就看不清楚,我实在不清楚这里的主人是一个什么样的爱好,竟然在如此美轮美奂的花园里,饲养了那么多危险的动物。

    “你家主人是一个走私动物的?”我随口问了一句那个阴沉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走在我的旁边。

    原本这只是一句很轻松的,调侃的话,虽然充满了讽刺的意味,但是那个很阴沉,却显得很克制的男人,却第一次毛了,对着我喊了一声:“放肆!”

    而且那低沉而严厉的语气一点儿都不像是在和我开玩笑。

    这有什么值得说放肆的?我很奇怪的看了这个男人一眼,但他戴着面具,我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表情,我默默的沉默了因为再说什么也是没意义,他知道的不会告诉我,而我嘴上说赢了,也改变不了任何的局面。

    这个花园不算大,不到十几分钟,我就已经走出了这个花园而那个华丽的‘仓库’转眼就在眼前,我这才现,走过一道看似平淡无奇的门以后,在这后面还有一道大门。

    这道大门显得很是威武,很有一种古代大殿的气势,上面不是雕龙刻凤,而是刻着我看不懂的一个个怪异而抽象的图腾。

    穿过这道大门,我就走去了那个显得很是恢弘的大殿和我看过的现存大殿不同,地上不是铺陈的什么岩石而是上好的竹席,整个大殿之中,充满了巨大的柱子,完全是仿古的样式,但在其中轻舞的薄纱,又让人整个威严的大殿多了几分柔和的色彩,还有一种看不透的神秘。

    我刚一踏进这里,就被身边的那个男人给拉住了,他低沉的对我说到:“脱鞋。”

    我没有反抗什么很平静的就脱掉了自己的鞋子,就算要豁出去,也不是这些细枝末节就值得我作的。

    倒是我身边那个男人好像很激动的样子把手放在心口说到:“这般简陋的地方,简直太不适合辉煌的时代了但总有一天,无上的荣光会恢复,我们会在最巅峰的地方,拥有最辉煌的圣殿。”

    那个男人说这个话的时候,全身都因为激动而颤抖,而我身边这些黑衣人全部都流露出了一种恭敬的气场我在心中暗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该不会遇见一个‘邪教’了吧?看这份狂热!

    这些人不会是被洗脑了吧?

    但是,没有人多说什么而是在我脱掉了鞋子以后,所有人都脱掉了自己的鞋子,簇拥着我,几乎是推着我进入了这个大殿。

    外面是灯火通明的而在这个大殿之内却莫名其妙的是点着一盏又一盏的烛火进入这里,颇有些返古的意味我都怀疑我是不是穿越了?

    大殿很大,这么一群人就和我走在其中从外面灌入的风吹起了殿中的轻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瞪大了眼睛,然后整个人就愣在了那里。

    因为飘起的轻纱,让我看见了大殿深处的样子在那里,有一个戴着遮住整张脸的面具,穿着一身黑色长袍的男人坐在这个大殿唯一高高在上的椅子上,他上身轻俯,手撑着下巴好像是在透过面具打量我。

    而在他的脚下有一只显得奄奄一息的黑猫,整个身体都虚化的样子,不就是那只猫妖?

    它是故意显形,让我看见的它也转头看着我,额头上还有我曾经留在那里的伤口,双眼透出的是怨毒的光芒

    那个穿着黑袍的人,给我的感觉非常的怪异,我说不上这种怪异到底是什么?可是,我却来不及深究因为我一眼就看见,在他那张椅子的阶梯下,有一个人被绑在凳子上双臂被一支木架所固定在左手手腕处,鲜血以一种缓慢的度滴落,落在他手腕之下的一个铜盆里。

    那个人的脸色苍白,此刻也用一种快要迷糊的眼神看着我——老周!

    在这一刻,我的怒火‘腾’的一声从心中一下子升起,原本就压抑着的急躁再也克制不住我沉默的看了一眼那个高高在上,坐在大殿之上的男人,然后一下子朝着老周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在这个时候,再多的语言都是废话了我是清楚的看见,老周静脉所在的地方被划开了,鲜血正在滚落我不去救他,他真的会死。

    我一跑起来,我身旁的一群人都跟着我跑了起来在这个时候,我什么都顾不上,只是朝着老周所在的位置冲过去而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依然动都不动,还是很有兴趣的打量着我的样子,仿佛我就是最好玩的玩具。

    大殿很大,但我的度也很快只是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已经快要冲到了老周的面前但也就是这样,那群黑衣人终于前后左右的将我围住,阻挡了我的去路。

    我的手伸到了我随身带着的黄布包里,有些愤怒的看着这些黑衣人低沉的吼了一句:“滚开!”

    而在这个时候,从大殿那个怪异男人的身后,又分别出现了四个同样穿着黑袍的身影,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同样是打量的目光。

    我的手暗暗的打开了秦海念给我的竹筒的塞子我感觉到有一只虫子快的从其中爬了出来爬到了我的手背上,然后毫不犹豫的朝着我叮咬了一口

    一种说不出的剧痛,让我差点儿叫出声音来可是我紧咬着牙关只是闷哼了一声。

    “任何的事情都要经过鲜血的洗礼就算在无比圣洁的大殿,同样需要鲜血来铺就一条通往辉煌的路而你的鲜血,就是最好的证明!你今天注定会死在这里的。”在我闷哼出生的时候,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说话了。

    我看着他,只是一字一句的说到:“我无所谓死在哪儿?放了我的朋友。”

    “我是仁慈的,只要你能在我面前,解开你朋友身上的绳子,我就放了他在这期间,我不出手,怎么样?”那个男人直立起了身体,整个人有一种莫名的威严!

    他的话充满了诱惑,也好像充满了阴谋可是我没的选择而我在这个时候也现,他说话的声音是那么的怪异,就像通过了某种变声器在说话。

Ps:书友们,我是仐三,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