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九章 战.乱 上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一秒,整个喜宴现场都沉寂了。

    不知道众妖是沉浸在了天狐那绝世的一笑当中,还是惊骇于天狐竟然和聂焰有这么一段对话?

    总之,现场只是一片寂静。

    唯一清醒的,只有天沐的哥哥,眼圈红了,杯中的酒未停过。

    狐族中有这么一句:“天狐应天下情劫而生,应情劫而亡。”

    解释有很多种,但最正确的一种只在狐族之中流传,那就是天狐的出生会带来影响天下的种种情劫,而因果报应不爽,天狐若亡,也会死于情劫。

    这句话并非什么远古大能所留,而是某一代上古的天狐唏嘘所留。

    虽然没有完全的应对上每一代天狐的命运,但也说出了大部分天狐的宿命,果然是如此。

    魅惑天下,自身又岂能幸免?情中自有情痴,不知道要修炼成如果坚硬的金刚心,才能做一只魅惑天下的天狐?

    更何况聂焰和碗碗?年少天真如白纸时,种下的一颗情种,早已深入骨髓。

    他要逆天,她一个好字,就已经代表了一切。

    在此刻,没有石涛,没有现场的众妖,更没有这么一场原本就是强迫的婚礼。

    只有聂焰和碗碗的相视一笑,聂焰伸出了手,碗碗把手轻轻的放在了聂焰的手上。

    不问为什么,也再不问前路,聂焰瞬间握紧了碗碗的手,就算是只有现在,现在亦是永恒。

    “从现在开始,你要一直在我身边,直到带着你走出去。但很危险,我不知道在这里有多少人想杀我。”聂焰说的很轻松,但在这一刻,中枢阵纹毫无顾忌的全开,汹涌的天地之力如同平静的海绵突然起了一阵海啸一般的朝着聂焰几乎是有些凶狠的席卷而来。

    “没有关系,可我不能对妖族出手。”碗碗轻轻靠在了聂焰的身后,感觉到那汹涌的力量,但她一点也不怕,她生命中很少有这样安心的时候,一个是现在,一个是还在那时的岁月,聂焰出现,第一次畅快吃饱饭,还有许多肉的夜晚。

    很庸俗,却就是那么记忆深刻。

    “好!走。”聂焰的回答非常简单,那没有任何顾忌的洞开中枢阵纹,身上立刻浮现了那明阳门最得意的铭灵之作(铭刻在灵魂上的阵纹),也因为那没有顾忌的吸收天地之力,阵纹在刹那就变得血红一片。

    在聂焰叫到走字的时候,那狂暴的风之力爆发,聂焰一动,产生了一股巨大的推力,让聂焰牵着碗碗瞬间就飞奔到了厅堂的门口,惊起了厅堂的水流之中那安逸的鱼。

    从天地之力出现的那一刻,现场之中才有那大妖忽然清醒了过来,也不怪他们,只因为天狐的笑容太让人沉沦,而聂焰与天狐的对话,又如此的让人心惊,撼动心神。

    而众妖却是聂焰牵着碗碗瞬间狂奔到了厅堂之口,才惊呼出声!这是发生了什么?几乎简单的对话,这个猎妖人真的就要带走妖族中的天狐?而天狐竟然愿意跟着?他们还有入坠梦中的感觉。

    石涛是最后一个清醒过来的。

    他有些恍惚,有些麻木,但是并不心痛,或者是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还应该心痛吧?

    他心中只是一个想法,不应该啊?为什么会这样?一直只要把狐族搬出来,把妖族大利搬出来,就会很听话顺从的天沐,怎么今天会这样?

    自己叫来聂焰是错了吗?不,没错的!那是自己的心结,如若不能彻底征服这个心结,让天沐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石涛不会甘心!他是饕餮,即便在那个群妖的世界出生亦是高高在上,他想要什么,都是完全的占有,就如同他吞噬一切,就是一种完全的占有!他那么高傲,他一直不能接受这么不完美的占有。

    那是梗在他喉咙里的刺,可他也舍不得因为那根刺,就吐出那块鱼肉,因为那是他看中的,已经吃到嘴里的。

    可有人竟然掐着他的脖子,让他吐出来!那是谁啊,那么大胆?那是谁啊,竟然敢挑衅他的骄傲?

    所以,石涛才要恍惚,他不敢相信,这一刻他如同从生命的最高点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所以,他直到此刻才清醒,几乎是最后清醒的一个!

    他看了一双背影,那个聂焰竟然拉着他的新娘要逃。

    石涛彻底的爆发了,竟然克制不住的在那一刻凸显出了瞬间的本体,伴随着他惊天的咆哮:“谁敢带走天沐?聂焰,受死!”

    饕餮的本体如何的惊人?哪怕只是出现一瞬间,就瞬间挤破了这个厅堂四分之一的部分,他所在的那个王座身后的墙坍塌了,柱子崩裂了,烟尘四起。

    它的出现是如何的震撼?这不仅仅是对人,对妖也是如此!在这一刻深刻的感受什么叫上古血脉,什么是只差神兽龙与凤一丝的血脉,什么是与神兽朱雀,玄武一类同等的血脉。

    这还是一只并不成熟的饕餮,否则也不能到这片古老的世界中来,这本体只是出现一瞬,就有妖物大喝:“少主,不可!”

    却已经来不及,原本晴好的天色陡然变得压抑,分明那暖阳还在,却是开始聚集着阵阵的风暴一般。

    在山脉的上空,出现了一丝丝的黑色云雾!

    饕餮自然于这个世界不容,化形之身还好,可以欺瞒一下老天,在这种时候,毫无顾忌的显出本体,那会引来天劫。

    石涛被聂焰和碗碗刺激的疯狂,已经忘记了这一个绝大的忌讳,但幸好只是一瞬,就已经收敛了本体,可是那吞天噬地的最大招数已开,那是来不及收回了,石涛红着双眼也不想收回,吞了聂焰也不足以解开他的仇恨。

    无声的,在破碎的,烟尘四起的厅堂如同出现了一个黑洞漩涡。

    在下一刻,突然传来了‘轰’的一声,一股绝大的力量出现了,摆放在厅堂之中的不管是喜宴的桌子也好,菜肴也罢,滚动的是瓦砾也好,烟尘也罢,全部被那个无声的漩涡疯狂的吸去。

    “石涛,你疯了吧?”在场有大妖呵斥,却也无能为力,只能运气功力来抗拒这股惊人的吸力。

    饕餮吞噬万物,在这个时候并不会分出敌我,这些厅堂之中的大妖自然感受最是明显,也算是遭受了池鱼之殃,但好在这吞噬的重心并不是针对他们,抵抗起来也不算费劲,这样的呵斥只是提醒着石涛不要彻底的疯狂。

    石涛自然没有彻底的疯狂,但距离那彻底的疯狂也已经不远了,他对那大妖的呵斥置若罔闻,通红的眼中只有聂焰和天沐的身影。

    聂焰周围环绕的风之力瞬间就被饕餮吸干,聂焰无奈的一笑,没有办法啊,风之力是环绕在周围,根本不能抗拒饕餮那惊天的吞噬力!

    可是这阵纹也是逆天的,风之力不能,那么绝对的力量呢?

    天地之力还在朝着聂焰汹涌,却在中枢阵纹的调动之下,变成了一股纯粹的肉身力量!

    脊柱的那一条如同大龙一般环绕的阵纹亮起,炸开...甚至因为力量的太过汹涌,阵纹之上渗出了丝丝的血丝。

    但是聂焰无惧,看了一眼碗碗,转身...后脚重重的踏落地面,身体如弓,然后惊人的反震力传来,聂焰竟然不跑了,而是牵着碗碗,举起了拳头,狠狠的朝着饕餮砸去。

    他要对抗那股惊人的吸力,竟然还要对抗石涛?

    所有妖物都瞪大了眼睛。

    石涛却是笑了,他站在阶梯之上,身后浮动着那个巨大的漩涡,原来命运在这一刻,才是决定天沐归属的时刻吗?石涛无惧聂焰带着这样惊人的气势朝着他奔来,他只怕他带走天沐,敌不过,天沐会跟他一起死。

    这个手下败将,要战,有什么好畏惧的?石涛终于笑了。

    聂焰也无惧,今日说了要带走碗碗,哪怕逆天,那就真的要这样做,这只饕餮阻止他带走,那么他就打倒这只饕餮,一切就这么简单。

    是的,很简单!做到自己可以做的极限。

    “来战!”石涛举起了拳头,而聂焰在这个时候带着澎湃天地之力的拳头也狠狠的落了下去,和石涛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

    厅堂竟然响起了一声如同钢铁碰撞的声音,聂焰皱起了眉头,感觉自己的力量被吞噬了一部分。

    却在下一刻,两个拳头相交之处,陡然产生了一股气爆,两个人陡然分开。

    饕餮退了半步,聂焰退了三步,而碗碗始终拉着聂焰的手。

    就是这样的感觉,饕餮!无论什么样的术法,总是能吞噬,连力量也是吗?聂焰甩动了一下有些酸涩的拳头,对碗碗说到:“在这里等我。你不用对谁出手,但谁对你出手的话。”

    “我知道。”碗碗轻声的说到。

    下一刻,那澎湃的天地之力再次充斥在聂焰的身体,聂焰大吼了一声:“再来!”整个人再次冲而来出去。

    石涛看着聂焰,阴沉的舔了一下嘴角,这只蝼蚁的力量已经可以撼动他了吗?

    但终究只是蝼蚁!

    面对着聂焰狂暴的身影,石涛也毫无畏惧的迎了上去。

    “那是一场惊世的大战!”很多年以后,幸存的妖物如是的说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仐三,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