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六章 祖岛 上
readx();    认真的?是在认真的开玩笑吗?

    只要踏上修行这条路,不管是人还是万事万物,都会对神秘莫测的天地充满了敬畏,而有一天,一个族群竟然想要对老天爷瞒天过海?这无论如何都会让我心生荒谬之感.

    可是,面对阿大的眼神,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我并不认为这个恪守着寂寞的老者在对我开玩笑。

    我的内心也有压抑不住的苦涩,为什么天狐会成为一个关键?我隐隐的觉得这个牺牲是否会和辛夷有关系?如果是的话我不想想太多,我有一点儿最佩服自己的就是,在不想想太多的时候,从来都是走一步看看一步。

    而到了真的需要选择的时候,我反而又会凭借着自己的内心,坚定不移的选择,我没有后悔过。

    不过,烦闷还是让我从衣兜里摸出了烟卷,点燃了叼了一根儿在嘴上,童帝从来都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看着我说了一句:“从千年前,就说过,你和天狐剪不断,理还乱,必受其害。”

    我‘凶狠’的瞪了童帝一眼,吼到:“你管我?”

    “我懒得管你。”童帝无所谓的撇嘴。

    阿大却并不阻止我和童帝的争论,也没有就我和天狐的纠缠发表任何的意见。我很肯定阿大是知情的,这个老者如今在我眼中变成了和童帝一样,是无所不知的,他不评论,亦不对我做出任何指导性的话语,这是一个奇怪的态度。

    但这也好,我难道还希望阿大指手画脚吗?不,他指手画脚也没有用的,我就是一个混蛋,特别是在牵扯到我内心的东西时,谁也无法说服我。

    从这些线索,我已经隐约得知了一些什么,假的辛夷,假的天狐,看来就是瞒天计划的一部分,那天我遭遇的是假天狐,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真的辛夷一定很为我担心吧?但问题是,我抬起头来看着阿大问到:“好吧,既然我和童帝要去阻止。那要怎么做?真的天狐,据我得到的消息,是应该要和九尾狐结婚的。”

    想到这个,我很烦躁,使劲的抓了抓后脑勺,我没有得到辛夷的回应,不管有没有阴谋阻挡我们,她的内心是什么想法呢?我只能肯定,对于九儿她是充满了内疚的,对于族群,谁又没有感情?是碗碗的时候,就在亏欠族群,那么这一世呢?她还会这样选择吗?

    我的内心乱七八糟,可我知道,这个瞒天计划虽然疯狂,万一成功了的后果,简直无法预想,我必须去阻止。

    “和九尾结合?”阿大的神情略微严肃了起来,然后冷笑了一声,说到:“这一脉地下城的狐族野心倒真的也不小。不过,狡诈若狐,狐族的野心也从来没有小过。天狐和九尾在同一个时代,看来大时代不仅仅是人类的,也是妖族的。”

    “老头子,讲重点吧。”在烦躁之中我催促了一句,童帝一下子惊倒了,没有想到我敢和阿大这般说话,在反应过来以后,一脚就踢在了我背上,差点儿把我踢进火塘里。

    阿大却是一愣,然后看着我,眼神渐渐变得有趣,最终‘哈哈’大笑,说到:“有意思,看来天赐之子不是一个沉闷的家伙。”

    从来都不是,好吗?其实,我不是没有礼貌,而是在阿大告诉了我,我要从他手中接过传承以后,我内心产生了一种不可抗拒的,自然的亲密感,说话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重点就是,当真假天狐相遇时,瞒天计划便可迎刃而解。”阿大在笑完以后,简单的说了一句。

    “这么简单?”我觉得这简直比我想象的简单多了。

    “简单?白痴!”童帝白了我一眼,而阿大却看着我说到:“这个计划是妖族的一个捷径,他们不会把所有都赌在这个计划上,但既然准备了百年,必定也是认真的执行。而且,你带来的消息

    说明了一个问题。他们不但要进行瞒天计划,而且试图通过天狐和九尾大的结合,重生远古大妖。到时候,就算瞒天计划失败了,天狐也和九尾结合了,一般像这种大妖与大妖之间的结合是充满了困难的,甚至是逆天的,在通常的情况下,不太可能实现的。”

    我叼着烟卷,眯着眼睛不说话,我知道阿大这句话不假。这是一个定律,大妖之间的结合一般都会遭受各种不顺,甚至会引来类似天劫的惩罚,但妖族也从来为了最优良的后代,对此前仆后继,即便结合了也难以有子嗣。

    就如我生为聂焰时,阻止了石涛和碗碗的结合就是一个典型,我就是他们结合的‘麻烦’与‘不顺’,因为他们同为大妖。

    如今,我也要担当这个角色吗?

    阿大自然猜测不到我此时心中的所想,还是继续的说到:“如此看来,瞒天计划的作用有两层,第一自然是为了改写一部分妖族的命运,第二则是为了九尾和天狐的结合,如果瞒了过去,就不会有各种的不顺,甚至很容易诞生子嗣。不要说第一点,就冲着第二点,你觉得地下城的妖人不会严加防范吗?真的天狐到了哪里?有多少人守护着?这个行动一点都不好完成,你们必须赶在假的天狐被斩杀之前,让真假天狐同在一起,真正的面对。”

    不过,此时我已经开始冷笑了,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说到:“很容易诞生子嗣?那个什么九儿敢碰辛夷一下,我剁了他一双爪子。”

    “白痴,你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吗?你关注的重点在哪儿?”童帝斜了我一眼。

    阿大却是有些疲惫的样子了,挥手说到:“我有些乏了,小童,你去通知威武来见我。我虽然不能离开,但也尽量为你们的行动提供一些便利吧。”

    我站了起来,也是说到:“阿大,既然这件事情如此的严重,势不容缓。那么,我和童帝现在就出发吧?我去找张老板。”我这样说,其实是因为我内心的焦急,时间也是真的不多了,凭借我和童帝的力量虽然打架不错,但是让我们两个人去探查辛夷的下落,恐怕是不够的,这需要大量的人手,我必须去找张老板。

    “不用,磨刀不误砍柴工。你们需要的是一点休息调整的时间。一些琐碎的探查,叫给我的人来做吧,原本也就一直在调查着了,不可能临时才做这些。不过你带来的线索很有价值,给了我新的方向。另外,说起对地下城的了解,张老板的人并不如我的人,而且现在不易暴露张老板,他这样去调查很危险,还是作为一颗棋子安插在地下城吧。”阿大淡淡的决定了这些事情,执意要让我和童帝休息。

    我只能应了,像这种事情,阿大的决定应该是比较稳妥的。

    童帝已经离去,而我坐下来,也不知道要做什么,阿大却又是对我说了一句:“这地下城的一支力量也是未来将要属于你的一支力量,到了那天,我会完全的给你展示我们千百年来的累积。不过,你既然到了这里,等一下童帝回来,让他带你去转转吧,这是一个岛,猎妖人的岛,我们的祖岛。”

    说话间,阿大对我笑了,这是他第一次对我流露出笑容,这笑容中包含着亲切,慈爱,期盼,希望我的内心不知道为什么也升腾起一股感动,为阿大,也为祖岛两个字。

    之前,他们老是说岛啊岛的,我一直关注着辛夷的事情,并没有太过在意,如今才发觉到奇怪,我们明明就是在地下城,为什么要说这里是岛?

    我想问阿大,不过阿大却流露出了疲惫,说到:“我要继续守护着这里了,也累了。你在这里等着童帝回来吧,记得这一锅汤水不要浪费了,喝完它。”

    “不给童帝留吗?”我看着阿大的背影问了一句,说实话,我还很想问他,墙上挂着的长刀我可以把玩一下吗?可是,我没敢问,总觉得能挂在这屋子里应该是阿大很重要的东西吧?

    “你随意,至于屋子里的武器,你若有兴趣,可以看看。不过,前提是你能够拿起它。”说话间,阿大已经进屋了。

    我却目瞪口呆的留在原地,他怎么知道我对那长刀弓箭有着巨大的兴趣?想来,应该是我渴望的眼神出卖了我吧?

    我匆匆的喝了半锅汤,还是给童帝留下了一半,就迫不及待的走向了墙边,那把充满了古朴和杀气的长刀早已经勾引的我心痒难耐,看着它,我无比的怀念我的那把无名剑,只是不知道它究竟隐藏在何方?

    这样想着,我已经靠近了那把长刀,仅仅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

    它很重吗?阿大对我说前提是我能够拿起它?这样想着,我已经忍不住伸手轻轻碰到了长刀的刀柄,却在碰到的一瞬间,长刀爆发出无与伦比的一股强大气场,仿佛是一百场屠杀所累积的血腥,煞气,杀气一下子爆发而来。

    我的眼前立刻一片血色,仿佛看见了一片只剩下血红色的天空,而在这片天空之下,无数的远古妖兽在愤怒的咆哮,聚集起来,在沸腾翻滚的黑色海水之中,冲向了我!

Ps:书友们,我是仐三,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