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026 一枪西来

  习得神足通之人,可达身形如意,随心所欲。
  习得天眼通之人,先能见花开,见风来,见尘起,后能见世界形形色色,直至见六道众生生死苦乐。
  而习得天耳通之人,能闻百里谈笑、千里云起,直至闻六道众生苦乐忧喜之语言。
  无心那个瞬间并未通晓佛门六神通,只通了这三门。然而,仅是三门,却足以震天撼地。那五柄飞剑,来得极快,极险,极其霸道。但在无心眼里却很慢,剑出匣之时,他便已闻,剑至胸前不过刹那,却在他眼里度过了数个春秋,他一仰身,五柄剑擦身而去。他微微一笑,手指轻拈住了最后那柄风萧,若佛陀拈花微笑。
  亦是那风华绝代。
  无双抱着剑匣,瞬间退出三尺之外,其余四柄飞剑也退回,却未入匣,悬挂在无双的身边。
  “风萧!”无双喝了一声,那柄被无心拈住的飞剑震颤起来,仿佛想要应主人之声挣脱无心的手。无心也没有阻拦,手轻轻一放,那柄风萧也落到了无双的身边。
  无心笑道:“御剑之术,大开眼见。”
  “佛法六通,自有奥妙。”无双一击没有得手,却也不恼,笑着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黑巾蒙面的无双城首领微微皱起了眉,手中的长枪忍不住振鸣起来。
  “我师兄又要等不及了。”无双笑了笑,手指微微一晃,五柄飞剑在他面前列成一排,“若你没有受伤,要打过你的确得废去不少力气。”
  无心脸色微微一变,他虽然在瞬间悟出了三门神通,但在山上废去了一身武功却也是事实,此刻虽然装出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但其实一身气力,随时都会泄去。
  雷无桀上前一步:“和尚……”
  无心冲他摇摇头,萧瑟也拦住了他:“别忘了他身后还有三十名无双城弟子,现在一起上,就算打败了这个会御剑术的家伙,也是一个输字。”
  唐莲、无禅以及雷无桀都还有一战之力,但是除了这位御剑少年外,那个持银色长枪的首领分明也不是容易对付的高手,身后还有那么多无双城弟子,实力着实悬殊。
  “适才我五柄剑齐出,看似霸道,其实只是虚张声势。你现在看好了,接下来的这几柄剑,才是我真正的剑。和尚,你要是能撑住五剑,我就让开我的路,如何?”无双笑问道。
  “师弟!”首领心中暗叹一声,这个师弟关键时刻果然又任性了。
  “不亏。”无心往前一个踏步。
  “滚。”无双笑了笑,手指轻轻敲了敲面前的那柄绕指柔,“拦住他。”
  那柄绕指柔飞至了无心的面前,无心的脚步受阻,没能像刚才一样,一步踏至剑匣之前。
  “破他气门。”无双敲了一下云梭,云梭呼啸而出,正冲无心眉心而去。
  无心双手合十,怒喝一声:“止!”那柄云梭应声而止,却并没有回头,去势犹然不减。
  “轻霜,取他首级。”无双轻轻一吹气,那柄轻霜带着一股寒气飞出。
  “破!”无心再度怒喝,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那三柄飞剑立刻失去飞势,跌落在地。
  无双点点头:“好一个不怕死的和尚。玉如意,风萧!”
  最后的两柄飞剑终于也动了!
  然而无心却已经跌倒在地,浑身的气力在那一瞬间已经全泄,他苦笑一声,没想到自己挡住了五大监之中的沈静舟,挡住了九龙寺的本相罗汉阵,却最终要丧命在一个少年的飞剑之下。
  “莫杀他!”黑衣首领急忙喝道。
  无双微微一笑,手指轻轻一动。
  唐莲在那个瞬间想了无数个方法,来拦截那两柄飞剑。
  无禅犹豫了一下,终于往前踏了一步。
  但他们都晚了,一袭红衣已经飘至了无心的面前。
  在场众人,他的武功修为最为浅薄,若真有人能拦住这两柄剑,那么绝对不是他。但正因为他拦不住,所以他的选择很简单。
  两柄飞剑,一柄插入了他的左肩,一柄插入了他的右肩,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雷无桀!”唐莲惊呼一声。
  “傻子。”萧瑟不轻不重地骂了一句。
  那边的黑衣首领也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无心坐在地上,苦笑了一下:“没有比这更傻的办法了。”
  无双饶有趣味地望着面前的这个一袭红衣的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雷无桀。”雷无桀忍着剧痛说道。
  无双皱了皱眉头,想了片刻,忽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好像没什么名气啊。”
  雷无桀只感觉肩膀上的伤口更痛了。
  无双敲了敲剑匣:“喂,我的剑不伤无名之辈。小子你可要记好了,以后可一定要名扬万里才行啊。”
  “嗯?”雷无桀一愣后,笑道,“那是自然。”
  无双手指轻轻一勾,那三柄掉在地上的飞剑以及插在雷无桀肩膀上的两把都飞了回来,他衣袖一挥,将剑上的血迹擦去,五柄飞剑落入匣中。无双合上了剑匣,站了起来,悠哉悠哉地走到了黑衣首领的身边:“大师兄,我打完了。”
  黑衣首领默默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提着长枪走向前。
  “无双城大弟子卢玉翟。”唐莲冷冷地说。
  “雪月城大弟子唐莲?”卢玉翟学着他的语气说道。
  唐莲手上银光一闪,指尖刃已经握在了手中。
  卢玉翟长枪一挥,腾飞如蛟龙。
  眼看就要相撞,唐莲已精疲力尽,所有的气力都在这一击之上,卢玉翟那一枪也没有留下半分余力,对于唐莲这样的对手,伤而不杀是一个笑话,唯一能做的便是全力一战。
  身后那未下马的无双城弟子全部一挥手上马鞭,猛地向前发起了冲锋。
  一直未参战的无禅屏息数刻,永远仰天发出一声怒吼,那声怒吼带着面对师弟赴险而不能救的苦闷,气势非凡。有一半的马匹在瞬间跪倒在地,不能再起。
  收起剑匣的无双望着眼前的场景,不住地摇头:“这打得也太难看了。”
  这时,忽然有一声,从西面传来。
  “止!”
  唐莲和卢玉翟猛地回头。
  却见一杆乌金色长枪从西面而来,划破万里长空,枪声长鸣,如龙吟虎啸。
  唐莲和卢玉翟急忙撤步,那一枪之势,已超出了他们的修为太多,能做的只有避其锋芒。
  那长枪插在了二人之间,一条数十丈的沟壑瞬间显现,拦住了两匹人马。
  “谁!”卢玉翟怒喝。
  “我。”一个淡淡的声音回答了他,一袭黑衣从远处飘来,稳稳地落在了那柄长枪之上。
  唐莲面露惊喜:“三师尊!”
  那黑衣人回头忘了卢玉翟一眼:“适才你问我是谁?”
  卢玉翟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手中银色长枪不住地鸣叫,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你不认得我?可认得我这杆枪?”黑衣人又问,语气依然淡凉。
  卢玉翟却感觉被千钧之势所压,连喘气都无比困难,终于忍不住咆哮起来,手中长枪猛地一挥,只是一挥之下。
  寸寸断裂!
  卢玉翟猛退,每退一步,就吐出一口鲜血,一直退了三十步,在师弟无双的搀扶下才终于止住。
  “还想问,我是谁吗?”黑衣人站在长枪之上,垂首遥遥地望着他。
  雷无桀已看得目瞪口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还是人吗?
  刚替他包扎完伤口的萧瑟回过头,望着那站在乌金色长枪上的黑衣人,神色严肃:“雷无桀,你不是爱听江湖故事吗?这个人,你可一定要记住了,就算你之前见过了风雪剑沈静舟,碎空刀王人孙这些一等一的高手,但他们你都可以忘,这个人你一定要记住。”
  “那些人剑耍得再好,刀用得再神,也不过混个之一的称号。”
  “这个人不一样,他不是之一,他就是第一。”
  “世间用枪之人第一。”
  “枪仙,司空长风。”

Ps:书友们,我是周木楠,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