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056 飞叶若依

  自雷无桀一别上山,很快就过去了一个月。
  整个雪月城进入了一年中最美的季节,上关花繁开,下关风犹胜,花香随着长风弥漫了整座城池。
  但雪月城美,最美仍是苍山。
  雷无桀正坐在一棵树上,闻着花香,吹着长发,悠哉悠哉的。回想起当年在雷门习武的日子,跟着雪月剑仙修习剑术,实在是有些过于轻松了。雷无桀闭上眼睛,微微感受着满山花,满城风。
  半月之前,李寒衣曾问:“你能闻到多远的花香。”雷无桀答道:“大概这个山坡。师父,你呢?”李寒衣笑了笑,不紧不慢地答道:“我能闻到整座苍山。”
  李寒衣告诉他。之所以剑仙之剑,一剑既出,便有无上威势,是因为所出之剑暗合天道。剑仙之中,道剑仙赵玉真坐守青城山数十年未离山一步,所出的剑合青城山道法,所以他的剑在青城山才是最强。而雪月剑仙李寒衣则身处苍山练剑,暗合的是苍山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水,所以甚至能做到出了一剑,就能引来满山茶花。而五大剑仙中最负生命的孤剑仙洛青阳则一人居一城,独占了一城的孤寂,所以据说与他试剑之人,往往百步之内就能感受到那阵孤凉,眼泪就会控制不住地流淌出来。但是但凡剑仙,皆能带天道而行,只是时间长短罢了。但也有剑仙是不一样的,儒剑仙就是靠着念书念出来了一个逍遥天境。
  所以雷无桀现在要做的,就是要让自己与苍山的天道暗合。虽然雷无桀没听懂,只是每天练习李寒衣的内功心诀,然后坐在树上不停地呼气吸气。
  “有人。”雷无桀忽然睁开了眼睛。
  山下有人赶来,而且是两个人。步伐都是极快,只不过有一个人步伐沉稳矫健,而另一个人则有些轻浮飘荡。雷无桀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朗声高喝道:“大师兄!三……萧兄弟!”
  正在行进的二人对视了一眼,萧瑟微微皱眉:“他怎地知道我二人来了?”
  唐莲则面露喜色:“想来是已进入二师尊止水剑的剑境第一重了。没想到一个月不见,他的境界竟又涨了。不像某些人,只是跑路越来越快了。”
  萧瑟不理会唐莲的讽刺,只是又加快了脚上的步伐。
  两个人赶到的时候,雷无桀正悠悠地坐在树杆上,右手指尖微微翘起,上面听着一只漂亮的小蝴蝶。唐莲笑了笑:“二师弟看上去很是闲适啊。”
  雷无桀挠了挠脑袋:“师父让我每天不练剑,就在这里闻花香,你说什么功夫,练起来可以这么轻松?”
  “这功夫练起来可不轻松。苍山之上动物皆有灵性,那只蝴蝶停在你的指尖,不惊不飞,能做到这样的人可不多。”唐莲忽然收起了笑意,一跃而起,指尖银光一闪,已经握住了那柄指尖刃,便冲着那只蝴蝶斩去,“我要它一双翅膀。”
  “大师兄你怎么变得这么没有人性了?”雷无桀笑道,一个翻身跃了下来,手轻轻一挥,那只蝴蝶就慢悠悠地飞走了。
  “那就要你的脑袋!”唐莲追了下去。
  “听雨!”雷无桀唤了一声,那柄放在树下的听雨剑应声出鞘。
  “不过,不仅拔出了剑,竟然还能御剑了。”唐莲赞道。
  “师兄,看好了,我这一剑月夕花晨!”雷无桀高声喊道,气势十足,猛地冲唐莲挥去。然而周围一阵狂风呼啸后,只见剑身上,静静的躺着。
  一朵茶花。
  雷无桀顿时愣住了。
  唐莲也愣住了。
  萧瑟扭过头,不忍再看。
  唐莲几步走向前,一刃将那朵茶花砍得粉碎,说道:“你称这叫月夕花晨,二师尊同意吗?”
  雷无桀尴尬地收起了剑,摆手道:“可千万别告诉他。”
  唐莲也收起了指尖刃:“二师尊去哪里了?”
  雷无桀答道:“二师尊每日都会去山间练剑,除了每天早上传授我几句话外,几乎就不见身影。不过没到饭点,倒是回来的很及时。”
  萧瑟走上前踹了他一脚:“你这是抱怨吗?”
  雷无桀摇头:“哪敢哪敢。我只是想,以后要不要不练剑了,下山当个厨子去。对了,你们两个今天上山来,是找我还是二师尊?”
  “找你,和你说一个人的事。”萧瑟笑道。
  “什么人?”雷无桀不解。
  “一个女人。叫叶若依。”唐莲答道。
  “我不认识啊。”雷无桀想了想。
  “不,你认识她。”萧瑟嘴上挂着几分暧昧的微笑。
  “你不仅认识她,她还给你包扎过伤口。”唐莲和萧瑟一唱一和。
  雷无桀顿时想起来了,是那日雪月城中遇见的绿衫女子。叶若依?倒是个配得上她的好名字。雷无桀脸微微一红,挠头道:“干嘛和我说她的事?我又没问。”
  “好的。那我们走了。”萧瑟转身就要下山。
  “好好好好,你们说,你们说。”雷无桀急忙拉住了他。
  唐莲笑道:“若依是我同一年来到雪月城的,雪月城中的弟子们都知道她的身份。她可不是简单的人物,是当今的镇国大将军叶啸鹰的女儿。”
  “大将军的女儿?为什么会来雪月城?”雷无桀一惊。
  “养病。”唐莲缓缓答道。
  雷无桀忽然想起,那一日女子咳嗽的时候,问她是否得了病的时候,她有轻轻地点了点头,但是什么样的病,需要来雪月城中休养?
  唐莲一眼就看出了雷无桀的想法,说道:“具体什么病谁也不知道,但三师尊医术天下无双,可休养了这么多年,却也不见她身体有变好。据说天启钦天监里的天师们也帮她看过病,但也没有用。想必这病也不简单。”
  雷无桀微微皱眉,没有说话。
  “好了,不要想这些事情。你想不想认识她?”萧瑟忽然说道。
  “啊?”雷无桀一愣。
  “三天后,是雪月城一年一度的百花会,到时候全城的弟子都会参加。平常从不出门的叶若依也会来,你要不要参加。”唐莲拍了拍雷无桀的肩膀。
  “百花会?我师父也会去吗?”雷无桀问道。
  唐莲摇头:“可千万别告诉你师父,三师尊说了,谁都可以来,李寒衣千万不要来。”
  “怎么了?”雷无桀惑道。
  唐莲一笑:“大概是害怕你师父出了一剑。然后百花会上所有的花就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