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057 雪城有佳人

  雪月城,百花会。
  雪月城本名“大长和”,原只是南部的一座普通城市,然而风景美丽,四季宜人。后来有几位当时在江湖上堪称绝世的人路过此地,因为这里的酒好而停留了数日,后来在一个酒后的夜晚,这几人乘兴登上高阁,望向苍山雪景上的一汪明月,忽然生出感慨:登天阁外,犹是凡城。跨过登天阁,才能见雪月。于是就在这座城里留了下来,因为他们的声名实在太旺,“雪月城”的名号就这样传了出来,它之前的名字反而已经被忘却了。
  而几位高人中,有一位女子,喜欢栽花,曾经种出过独一无二的白玫瑰,边上带着紫色的花边,称紫魅姬。其他人为了雪月之景留下,她却是为了这四月时满城的芬芳而留下。这位女子创办了百花会,从此后四月的百花会便是每年雪月城最大的盛事,那些自负风流的世家弟子们都会在这天聚集到雾雨轩中赏花品酒,就连雪月城的城主中都会有人亲自出席。
  “只是百花会依然每年一开,但是那样绝世的女子却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一个身着白衣,摇着紫扇的公子缓缓说道。
  “据说落霞仙子也是绝世美人,只可惜据说百花会上从来不会现身。不过我们门下漂亮的世家姑娘却也不少,哥哥你一个都看不上?”站在他身边的另一个人说道,这个人与白衣公子有八分相像,只是看上去要年少几岁。
  阁中遍地都是鲜艳的花卉,雅乐奏起,花香四溢,萧瑟平日看什么都漫不经心,在这样的美景之下竟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望了他们一眼:“江南段家?”
  身边的唐莲点头:“是的,‘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以风雅闻名的江南段家。年纪稍小的是雪月城弟子段宣恒,另一个是他哥哥,以后的段家家主段宣易。”
  “风雅?分明是风流。”萧瑟不懈地哼了一声。
  “谢兄,这次的百花会,可令你满意么。”雪月城这一辈唯一愿意抛头露面的三城主司空长风坐在雾雨轩最顶楼的雅座之上,微微地饮了一口酒,冲着楼下的盛景,笑着眯起了眼睛。他平日里向前潇洒不羁,也是难得有这般风度翩翩的时候。
  他身边的白衣文士面色如水,微微一叹,说道:“的确是难有的盛景,可是,有美景却没有美人,却是遗憾了。秀士三千,诗文满墙,但却没有美人,这佳酿也就无味了。”
  司空长风倒是面色不改,只是说道:“雾雨轩是雪月城第一乐坊,那么多的舞女歌姬,加上今天那么多世家子弟都来参加这百花会来,竟没有一个入得了谢兄的法眼?”
  白衣文士低头浅笑:“美人如雪,纯洁高雅,能被称为美人的人,世间可不多见。就像这雪月城虽大,但我也只见过两个美人。只可惜一个喜欢赌博,一个脾气太差,而且都不来这百花会。”
  “你这话有本事当着她们面去说。”司空长风喝了一口酒,笑道。
  白衣文士轻笑:“那可不敢。美人之怒,瞬间倾城。”
  两人便不再说话,司空长风似乎终于没了兴致,不再看楼下的景象,只是自顾自地喝着酒。白衣文士却依旧含笑望着下面,只是这一望,便看到了一个绿衫的身影。
  能与司空长风同桌共饮的白衣文士自然不是普通人,可这位也堪称绝世的男子却忽然举着酒杯许许未动。
  很多年前,白衣文士曾意外的一剑划破过一张面巾,见到了一个绝世的女子。见到她的第一脸,脑海里就一个想法:美人便是这样的了。很多年后,他脑海里终于又响起了这句话。
  美人,是这样的了。
  白衣文士将酒杯轻轻地放下,说道:“司空城主。我收回我刚才的话。今年的百花会,是我参加那么多年最与众不同的一次。雪月城不愧是雪月城。”
  “哦?”司空长风有些惊讶,顺着白衣文士的目光看去,便见到了那个绿衫的身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是她啊,的确是个美人。”
  白衣文士轻一摇扇,随口吟道:“雪城有佳人,风月了无痕。”
  他这句话说得很轻,但是楼下那个绿衫女子却忽然抬头,冲着白衣文士微微一笑,分别是听到了这边的对话。
  白衣文士一愣,随即笑了笑:“看来还是个了不得的美人。”
  “那是当然。她的师父你也认识,是齐天尘。”司空长风幽幽地说。
  白衣文士流露出了几分惊诧,低声道:“钦天监监正?”
  “是的。”司空长风点点头,“她是叶啸鹰的女儿,你应该见过她。”
  “是那个孩子啊。”白衣文士点点头,神色中有几分惋惜,“我的确见过她,那个时候她刚出生,所有人都觉得她活不了。她怎么会在雪月城,莫非你医好她了?”
  司空长风轻轻摇头。白衣文士一皱眉,继续低头饮酒,没有说话。
  下方的萧瑟和唐莲也看到了一身绿衫的叶若依,两个人互望了一眼,有些焦急地望了门口一眼,却依然没有看到雷无桀的身影,想必是被剑仙看住了,没有办法下山来。
  “萧瑟,想不到你还挺关心雷无桀的终生大事啊。”唐莲笑道。
  萧瑟倒是一点不留情面:“我也挺关心大师兄的终身大事的,不知道那美人庄里的天女蕊最近可有给你写信啊?”说完后,萧瑟却发现没有半点回应,扭头望去,竟看到平时不苟言笑的大师兄竟然脸像火烧起来了一样,不由地感到几分好笑。
  只是另外一边,自负风雅的两位段姓公子也见到了叶若依。那位摇着紫扇的公子段宣易眼睛里流露出了鹰一样的光芒:“宣恒啊,这位姑娘是你的师妹吗?”
  段宣恒望了一眼,摇头:“倒好像没有见过她。想必是来观礼的哪个世家弟子吧。”
  段宣易紫扇一收,随手拿起一杯酒,往前走去:“待为兄先去掠上一阵。”
  萧瑟目光一冷:“大师兄。”
  唐莲轻轻一点头,指尖一弹,只见那段宣易手中的酒杯忽然就炸裂了开来,酒水崩散开来。段宣易眉头微微一皱,忽然伸手,那杯像花一样绽放开来的酒水忽然就在空中停滞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