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058 一剑花来

  坐在雅座之中的白衣文士眉毛微微一挑:“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江南段家的隐水诀,而且看上去功力不浅,你们家的大弟子低估别人了。”
  司空长风倒是一脸好奇:“我们家这位大弟子以前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几个月前出去了一趟,回来后看上去倒是有了几分人味。只是不过几天没有注意,都学会和别人争风吃醋了?”
  “大师兄你失手了啊。”萧瑟在一边幽幽地说。
  “闭嘴,别看他了,假装不是我俩干的!”唐莲沉声道。
  “本来就不是我干的啊。”萧瑟把头扭到了一边。
  那边的段宣易冷冷地朝着四周望了一眼,便看到了不远处颇为显眼的唐莲和萧瑟。虽然他们此刻并没有特别的举动,但有些人,就是平平常常地站在那里,也能让你感受到他身上的特别。
  “他们是?”段宣易问。
  “一个是大师兄唐莲,另一个是三师尊新收的弟子萧瑟。”段宣恒答道。
  “竟然是雪月城两位城主的弟子。不过,唐莲?倒是听到这个名字很久了。”段宣易冷笑,忽然将手微微一抬,“据说唐门有道暗器叫天女散花,不知道是不是这样。”那杯酒水被他一丢而起,落在了空中,忽然之间冲着唐莲以及萧瑟的方向倾泻而下。
  “天女散花?”唐莲冷哼了一声,手一抬,那片水花再度停滞在了空中。
  “段宣易用的是不是天女散花我不知道。唐莲这一手,看着倒像是正正宗宗的隐水决。”白衣文士微微一笑。
  司空长风摇头道:“不是隐水决,这是师兄自创的武功,叫积水成渊。”
  他刚说完,就见围绕着唐莲周围的酒杯中的水忽然就流了出来,冲着唐莲的上空汇聚起来。只闻酒香四溢,那汪酒水汇成一道长河,唐莲手轻轻一挥,那条长河轻轻流动。萧瑟忽然想起了那个在月夜,也拉起一条酒水汇成的长河在屋檐奔走的青衫男子,这才有些觉得,两个人真的像是一对师徒。
  “哥哥。”段宣恒有些着急,他和这位门中弟子人人敬畏的大师兄对过招,明白他武功的可怕。
  段宣易却往前踏了一步,笑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积水成渊?”
  “如何?”唐莲缓缓问道。
  “渊?不过是一个小池塘罢了。”段宣易一跃而起,一脚踏在了那条长河之上!
  唐莲手轻轻一挥,那道长河冲着段宣恒击去,段宣易运起隐水决,不退反进,却试着去拉那条长河。
  你以水成渊,我便抢你的渊!
  唐莲却坦然一笑,拉起了那条长河,当头冲着段宣易砸了下去。
  段宣易忽然拿去了原本别在腰间的长扇,猛地张开,挡住了那长河一击,微微后撤几步,又拿出了左腰的长萧,冲着唐莲刺去。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白衣文士轻声吟道。
  那把长扇上画着二十四座长桥,那根长萧也有着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唤作明月夜!右手挥扇,左手持萧,江南风流气,我段氏独占八分!这是曾经的段家家主所说出的豪言。
  “看来段家对这个长子给予厚望啊,年纪轻轻就继承了这把扇子和这根长萧。这身功夫,在这些世家弟子中,也算是上乘了。”司空长风感慨道。
  “与你家大弟子相比如何?”白衣文士问道。
  “隐水决,二十四桥扇,明月夜萧,都是很厉害的武功。可是我们家的大弟子,至今用的只是那一招‘积水成渊’。这在他所长的武功上,前五都排不上。一个连暗器都没有用的唐莲,就将一个段家未来家主拔出了二十四桥扇,你觉得谁更厉害呢?”司空长风慢悠悠地喝了一杯酒。
  “唐兄好功夫。”段宣易沉声说道,他已经用尽了所有擅长的武功,连出了十几招,可偏偏唐莲却依然悠然地转着那条长河,既没有向前逼前,却也没有给他留出半分可乘之机。
  “认输?”唐莲缓缓说道。
  “做梦!”段宣易一咬牙,忽然将扇子翻转了过来。
  银光乍现!
  司空长风的长枪在那一瞬间飞到了他的手中。
  白衣文士身边的长剑忽然开始震鸣。
  二十四桥扇,正面有桥二十三,明月、清风、安平、风雨、花满、五平、玉带、五音、观月、听风、登庐、紫烟、月息、叶起、雪来、夜归、琴音、七决、花响、尘灭、冬声、春雷、季晓,极尽风雅之气。反面只有桥一,名曰断。
  风雅已息,只论生死!
  那一道银光乍现,无数的飞针冲着唐莲飞去。
  “暗器!卑鄙!”有人忍不住惊呼出来。
  “我以暗器杀唐门人,何为卑鄙?”段宣易怒喝!
  唐莲猛退,但是那二十四桥扇的那一招“断”,却也是唐门中人以唐门绝顶暗器暴雨梨花针所造,凶险无比!
  “我来吧。”白衣文士站了起来,准备出一剑救下唐莲。在这雾雨轩中,此刻能救下唐莲的只有三个人:他,司空长风,以及唐莲自己。
  司空长风能救,但是堂堂雪月城大弟子落败在自己家门口,还要靠城主来救回一命,却是大失颜面。
  而唐莲能救自己,却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段宣易必死无疑。
  此刻白衣文士出手是最合适的,尽管他并不想暴露出自己的身份。
  却忽然有一道剑光袭来。
  微有寒气,却显露红光。
  第一道剑气,斩落那飞针无数。
  一袭红衣站在了庭院之中。
  又出一道剑气。
  逼的那段宣易连退十余步,直至口吐鲜血,跪倒在地。
  再出一道剑气。
  白衣文士放下了手中之剑,眼神中露出了几分惊喜:“月夕花晨?”
  只见一道剑气之下,雾雨轩内百花会上所有的花卉,在瞬间,花瓣全部脱离花枝冲着那柄剑飞去。五颜六色,姹紫嫣红,交叠飞舞着在那柄长剑周围,繁花飘摇,极尽繁华。而那繁华的尽头,站着的,正是雷无桀。
  此刻终于能被称为剑仙传人的,雷无桀!
  司空长风拍案而起:“他妈的,什么样的师父教出什么样的徒弟!一来就要把我这百花会给弄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