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059 若依剑舞

  繁华三千。
  我刺你一剑。
  雷无桀剑指段宣易,第三道剑气延绵不绝,花香四溢,却尽是杀机。
  段宣易猛退,运起隐水决,却瞬间被剑气所破,真气一泻千里。又试图再度用那“二十四桥明月夜”,却发现原本已经练得炉火纯青的扇与萧,却对自己隐隐有抗拒之意。他想起了当年父亲传授他武艺的时候说的话,“二十四桥明月夜”的正面那二十三桥极尽风雅,有君子之风。而背面的那一桥“段”则是破釜沉舟,虽然厉害,却有违君子之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他原本不以为然,心想兵器就是兵器,哪有这么多的考究。但今天,终于明白了父亲所说的话。
  可惜,他马上就要死了!
  “江南段家虽然不比唐门雷家堡,但也算是个大世家,长子死在这里,不太好吧。”白衣文士坐了下来,这次就不应该轮到他出手了。
  司空长风却也不急,放下了长枪:“不管是谁,都不能死在雪月城。”
  唐莲虽然刚刚脱线,但看到这幅场景,依然出言喝道:“无桀,住手!”
  雷无桀此刻繁花绕身,剑气如潮,乍看之下似乎帅的惊为天人了,可他心里却叫苦不迭,他何尝想真的杀死段宣易。可是他刚才情急之下,出了一剑,意外地使出了货真价实的月夕花晨,可他却控制不住这股强大的剑气,竟无法收回来!
  “雷无桀!”唐莲再喝一声,往前踏出一步,准备奔上前去,可却已经来不及了。
  段宣易吓得面色发白,已经退无可退,膝盖一软,竟半跪了下来,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股风雅之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绿色的身影踏入了那片花海之中。她悠然而来,似乎全然不惧那喷涌的剑气,她就这样挡在了雷无桀的面前,轻轻握住了一朵飘在周围的茶花。
  是她。叶若依。
  雷无桀大惊失色,但依然控制不住手中的剑势。叶若依忽然往前踏了一步,手轻轻一碰那柄听雨剑。只见听雨剑从她髯边堪堪划过,划破了她的发绳,那头暗红色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下来。
  雷无桀看呆了,却见叶若依一个转身,忽然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轻声说道:“你有一柄好剑。”
  雷无桀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呆呆地应道:“嗯。”
  叶若依轻轻地将他的手挥起,将那片花海微微带起,只是瞬间的功夫,那股杀意逼人的剑气忽然变得和煦温暖了,虽然依然剑气如潮,却没有半分杀机。叶若依一个踏步,拉着雷无桀忽然退后了一步,而后放开了雷无桀的手,说道:“跟着我的动作。”
  雷无桀只能喃喃地点头,叶若依的声音温柔好听,但却有一种近乎于命令的魔力。
  “真是个傻小子。”叶若依莞尔一笑,退了一步,衣袖一甩,长袖翻滚,竟原地起舞起来。
  雷无桀几乎没有犹豫,提着剑便跟上了叶若依的步伐。
  繁花纷飞,雷无桀红衣翻滚,提着美剑轻舞。而身边那个能被称为“美人”的绝世女子长袖翻飞,步伐曼妙。
  所有人的心中此刻只有四个字:风华绝代。
  “这才是真的风雅。”白衣文士笑道,“江南段家?差远了。”
  “这就是……若依剑舞。”司空长风沉吟道。
  “是的,若依剑舞。将军叶家在战场上所创的舞蹈,据说二十年前,叶家军行军之时,便有一个白衣女子持剑狂舞,远远望去,恍若天人下凡。这个剑舞有上下两谱,上谱曰云门,若行云流水,闲情漫步,下谱则曰杀阵,杀气横行,千里可闻。这下子所舞的,想必就是云门。”白衣文士笑道,“只是有舞无乐,似乎有些可惜了。”
  “雾雨轩那么多歌姬乐师,怎会无乐?”司空长风说道。
  白衣文士摇头:“不是我小看你雪月城,能配得上若依剑舞的乐手,可不好找。”
  话音刚落,忽然听闻一阵笛声响起。白衣文士一愣,冲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穿着青衫的瘦削男子正拿着一根笛子在那里吹着,他的面色如水,波澜不清,可笛声中却蕴含着丰富的情感。并且与庭中二人的舞步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似乎这首曲子就是为这首剑舞所作。
  “不!并不是似乎,这首曲子就是若依剑舞的曲子。是‘韶’,据说已经失传了的舞曲‘韶’!司空长风,这人是谁,你雪月城怎会有这样的弟子。”白衣文士再度站了起来,眼神放光。
  “是我的弟子,萧瑟。”司空长风得意地说道。
  “好好好。这一次百花会,我没有白来。”白衣文士兴致大起,四顾环绕了一番后,一跃踏出了雅阁,落在了庭院之中。身边的乐师看着面前忽然发生的这一切已经有些愣神了,又见一个人忽然落在了自己的面前,更是呆掉了。
  而这个一身白衣,面色儒雅的文士冲他轻轻挥了挥手:“劳驾,借琴一用。”
  乐师点点头,慌乱地站了起来。却见白衣文士手轻轻一挥,那柄古琴就落在了他的手中。文士也不坐下,右手举着古琴,左手猛地一扫琴弦。
  如千万万马,踏破荒原!
  “是谁!”场中的雷无桀、叶若依以及萧瑟心中都是一惊,这一声琴音气势太强,是他们难以匹及的。
  中年文士微微一笑,往后撤了一步,将琴重新放回了桌上,悠然地坐了下来,朗声道:“不用顾虑我!此生能见一次真正的若依剑舞,是我的荣幸!”
  剑舞并没有停下,三个人心中虽然大惊,可脚下的步伐以及笛声却依然没有杂乱。中年文士闭着眼睛,静静聆听了一下,手指在琴弦上微微拨动。这是他第一次听到真正的若依剑舞之曲——韶,但是以他的通天之才,从握住琴的那一刻起,便已通晓了所有的曲音。
  世上之事,皆有道可循。一法通,万法皆通。
  从他坐下来的那一刻起,萧瑟就猜出了这个白衣文士的身份。有人练剑一生,却武艺平平。而这个人却读了半辈子的书,自称通晓天下之事,有人戏弄他,那你这书生可会用剑,便递给他一柄剑。
  他沉吟许久,拿起剑,有些不自然地挥了挥后,忽然就递出了一剑。
  这一剑,堪称绝世!
  这一剑,亦成就了江湖上的又一位剑仙。
  儒剑仙,谢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