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060 小白连浮三十杯,指尖浩气响
060小白连浮三十杯,指尖浩气响
  萧瑟吹笛,谢宣抚琴,叶若依长袖起舞,雷无桀剑舞助阵,站在一边的唐莲忽然有一点懊恼,好像有一种被抽离出来的感觉,可心中的那股激昂之气却已经被激起。他随机一跃踏上了屋顶,一袭黑衣在风中飞扬,朗声高歌。
  “我欲乘风向北行,雪落轩辕大如席。
  我欲借船向东游,绰约仙子迎风立。
  我欲踏云千万里,庙堂龙吟奈我何?
  昆仑之巅沐日光,沧海绝境见青山。
  长风万里燕归来,不见天涯人不回!”
  那是在于阗国内,无心曾经高歌过的一首歌,唐莲只听了一遍便记下来了,只觉得诗歌中那想要去“山之绝,海之尽”的气魄,让自己有些神往。此刻终于忍不住,放声念了出来。他一向在门中以沉稳谨慎著称,很长有这么张狂的时候。但这个时候的唐莲,才更让人觉得,像是百里东君的弟子。因为百里东君号称酒仙,年少时便以张狂潇洒著称。
  一曲终了。
  萧瑟放下了笛子,儒剑仙谢宣双手也离开了琴弦,叶若依收起长袖,而雷无桀也将剑重重一挥,所有的花瓣朝天而起,如天女散花般倾泻而下,下了一阵姹紫嫣红的花雨。
  而花雨落地,雷无桀抬头,眉宇间略带着几分羞涩,他看向叶若依,犹豫了一会儿轻轻说道:“好巧。又见面了。”
  如果说江湖上的好事者也能排一个最烂开场白榜单的话,那么这一句,想必就能列入其中了。
  萧瑟收起长笛默默地走到一边,唐莲则从屋顶上跳了下来,默默地问萧瑟:“虽然我也不太懂这其中之事,不过这开场白,是不是略微有些烂?”
  萧瑟撇了撇嘴:“简直烂到令人发指。”
  叶若依微微一笑,挽了挽头发:“是啊,又见面了。”
  气氛尴尬。枉费雷无桀剑仙一剑,绝美动人,弄了个相当有气魄的开场,可这开场白,却白白浪费了那么好的一段剑舞。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谢宣轻抚琴弦,轻吟道,微微缓解了几分尴尬,他站起身,望了望远方,忽然道,“有故人要到了。”
  “还不快跑?”司空长风站在雅阁之上,对着谢宣说道。
  谢宣一个纵身,跃回雅阁,背起了放在边上的书箱,再度跃回了院中,他冲着众人道:“今日得见雪月城少年子弟,才知江湖第一城不是妄言,这次百花会没有白来,就此别过,没有什么可以赠送的,便送你们几本书。”他一挥手,一本略显古旧的书从书箱中飞了出来,落在了叶若依手中。
  叶若依看着封皮,神色一惊:“这是……”
  “若依剑舞虽是好舞,但杀伐之气太重,你是女子,并且身体不好,不可常舞。此舞名惊鸿,所舞之时,如鸿雁在空中翱翔,重柔美,少杀伐,与你有益。”谢宣垂首笑道。
  叶若依也轻轻点头:“多谢先生。”
  谢宣又将一本封面上没有字的书递给了萧瑟,忽然道:“这位小兄弟,我们是否见过?”
  平时连司空长风也不放在眼里的萧瑟此时却也毕恭毕敬,点点头,话语却是简短:“稷下学宫。”
  “难怪。”谢宣神色依旧波澜不惊,“那这本书我没有送错,这本书没有名字。因为是我写的,名字还没有想好,若是你看完后想出什么好名字,便可以自己写上。”
  儒圣谢宣的无名书?在场中人已经了解到此人身份的人心中都是一动,谁都知道谢宣博通千古,在学识上早已能与前朝圣人比肩,但所写之书从不写上书名。他曾说过,当别人看到我的书,有所感悟的时候,那就已经与他无关了。那些感悟,那些看到书本想起的事,都是别人自己的东西。所以从不提名,将这件事交给了看书的人。只可惜,江湖上有资格被他赠无名书的人屈指可数。
  谢宣又转身冲向唐莲:“我常常听你师父抱怨,收了个假正经的徒弟。可刚刚得见小友朗声高歌,却颇有你师父年轻时候的风采。我送你一本书,这本书你师父年轻的时候也很喜欢看。”
  唐莲一愣,急忙接过了那本古书,却见上面写着两个字:酒经。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师父年轻时就爱这个?”
  “你师父号称酒仙,平日里嗜酒如命,我十二岁时见到他时就已经这样了。当时他说世上之酒已经觉得淡而无味了,便问我讨要了这本《酒经》,里面的酒可不是普通的酒,‘小白连浮三十杯,指尖浩气响春雷’,别浪费了。”
  “晚辈记下了。”唐莲急忙抱拳。
  “果然是个一本正经的。”谢宣又转向雷无桀,递给了他一本封皮精美的小册子。
  雷无桀接过去后,望着书名不解道:“前辈,这是什么?”
  萧瑟瞥了一眼书名,若有所思地念道:“晚来雪?”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是江南才女谢飞宣所著,情之动人,连宫里的娘娘据说都看哭了。送你这一本《晚来雪》,学学里面的主人公,下次见面,别再说那么尴尬的话语了。”谢宣笑道。
  雷无桀脸顿时就烧了起来,叶若依倒是坦然,一直只是挂着淡淡的笑容。
  “好了,我要走了。”谢宣忽然转过了身。
  远处有声音传来:“我才刚来,你就要走。就真的这么怕我?”
  谢宣快步往前走着,口中吟道:“相见不如不见,不见如相见,眼虽不见,心已见。”
  “死书生。”远处那声音冷冷说道。
  “凶……”谢宣越走越远,最后的两个字已经难以听清了。
  雷无桀一脸慌乱,转头别想跟着跑,却被一剑拦住了去路。原来刚才说话那人已经赶到了,一袭白衣,面带灰巾,正是那雪月剑仙李寒衣。
  “师父。”雷无桀点头哈腰,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
  李寒衣冷冷地望了他一眼:“刚刚我在苍山上,忽然望见此处有一道剑气。”
  “这一剑,不错。”李寒衣缓缓说道。
  “师父你夸我!”雷无桀瞪大了眼睛,惊喜地不敢相信。
  “但是,谁允许你跑下山的!”李寒衣提起一剑,便把还张着嘴巴大笑的雷无桀打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