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091 三碗阳春面

  萧瑟和司空千落就这么站在路边,静静地望着雷无桀放着一个又一个的烟花。两个一直争闹的人此刻却都安静了下来。
  “在想什么?”萧瑟问。
  “想起小时候,每年的元宵会都会去看烟火大会,我小时候矮,总被人挡着。我父亲就把我放在肩膀上。”司空千落轻声说道,“你呢,你在想什么?”
  萧瑟笑了笑:“我在想,如果雷家堡的人知道自己的火药被这么用的话,大概会气死吧。”
  司空千落也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那边的雷无桀从身上撕了块破布下来,放在了面前,看了烟火表演的人都纷纷解了腰包,一个铜板接着一个铜板的往碗里丢着。没过多久,雷无桀面前就摆满了一堆小铜板,雷无桀乐得眉开眼笑,萧瑟轻轻摇头:“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
  “你见过世面,现在还不是饿着肚子。”司空千落说道。
  此时,有捧着花朵的姑娘从他们身边走过,看了司空千落一眼后停了下来:“姐姐你这么好看,让你的相公给你买朵花吧。”
  司空千落一愣,摇了摇头:“我不喜欢花。”
  萧瑟也愣了一下,轻声道:“重点应该是相公这件事吧……”
  “可是你看大家都有花呢,最近是我们九霄城的花神节。我们这里的姑娘都有插花的习俗呢。”卖花的姑娘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肯走。
  司空千落还想说话,萧瑟却往前先踏了一步,从卖花的姑娘手中接过了一朵茶花,转过身将那朵花插在了司空千落的发髻边。
  “入乡随俗吧。也算求花神保佑我们了。”萧瑟说道。
  司空千落一身高强武艺,却偏偏没有躲开萧瑟这轻描淡写的这一下,她愣了愣,脸色一下子绯红起来,却也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只能立刻转过了身去。
  萧瑟脸上则是淡淡的笑意,望着发髻边的那朵茶花,微微有些出神。
  “那个……”卖花女轻声喊道。
  萧瑟回过神来:“怎么了?”
  卖花女眼神楚楚可怜:“公子,你还没有付钱呢……”
  萧瑟觉得时间仿佛在瞬间凝固住了,身上刚刚那股潇洒惬意之气忽然荡然无存,只剩僵硬在风中,尴尬的笑容。
  “原来,没有钱才是重点啊。”萧瑟苦笑了一声。
  “接着。”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卖花女急忙转头,一枚铜板稳稳地落在了花上。
  “拿去吧。”雷无桀坐在地上,笑着望向这边。
  卖花女立刻点了点头,转身跑开了。
  雷无桀在此时站了起来,忽然双手一撑,只见一道火花在他手上展开,他一个纵身跃到了屋檐之上。
  “好功夫啊。”刚刚还在那里胸口碎大石的大汉忍不住赞叹道。
  雷无桀双手拉着一团火,望着楼下的萧瑟笑了一下。
  “他笑什么?”司空千落问。
  “他一直都爱傻笑,谁知道笑什么。”萧瑟耸肩。
  雷无桀忽然一振衣袖,那片火花猛地延长开来,他一个纵身,在屋檐之上忽然起舞。红衣翻滚,火花四散,竟比那在空中忽然炸裂的烟火要更加绚丽。
  “这是……神仙吗?”街道上有幼童惊叹地张大了嘴巴。
  “是若依剑舞。那日在百花会上,叶若依传授他的舞蹈。”萧瑟说道。
  雷无桀忽然又一跃而下,那火花在他手中犹如一条长龙,他落地轻轻一甩衣袖,那束火花终于直飞而上,在空中炸裂了开来。
  “萧瑟,我们不会死的。”雷无桀沉声说道。
  “如果你再这么招摇,那么百里之外的人都知道这里有个放烟火的雷门弟子了。那么我们不死,也得死了。”萧瑟懒洋洋地说道。
  雷无桀笑了笑,转过身,从地上卷起了那堆铜板,笑着走向边上一个酒肆:“走,不说死不死的了,先带你吃顿好的。这回,轮到我有钱了。”
  酒肆之中的小二立刻带着一脸崇敬的目光迎了上来:“几位大侠,要来点什么?”
  雷无桀立刻乐了:“大侠,我看着像大侠吗?”
  小二立刻点点头:“那可是真真大侠风范!”
  “行,就来三碗阳春面,三碗老槽烧!”雷无桀豪爽地说道。
  小二的脸却是立刻垮了下去,见雷无桀说的一本正经,只能应了一声跑开了,嘴里喃喃地念道:“这是哪门子的大侠,穷鬼!”
  萧瑟和司空千落简直想拔腿就走,可无奈肚中空空,阳春面也是面,也只能冷着脸在雷无桀面前坐下来了。
  雷无桀看到他们的神色,叹了口气:“唉,不要这样子啦。接下来路程遥远,我们只有这些钱啦。能省一点是一点,我的火药用完了,没有烟火可以再放了,而且……”
  “闭嘴!”萧瑟瞪了他一眼。
  雷无桀立刻住了嘴,正巧此时小二已经把面端了上来,立刻捧起来,呲溜呲溜地吃了起来。萧瑟和司空千落也拿起了筷子,三个人就这么默默地吃着面。
  “好好吃,吃饱了好上路。”雷无桀见气氛尴尬,又开口说道。
  “你闭嘴!”萧瑟拍了下桌子。吃饱了好上路,那可是说给行刑犯听的话。
  雷无桀急忙低头继续吃面,却发现面没了,只能拿起边上那碗老槽烧,准备仰头喝上一口。却忽然有一只手按住了他。
  雷无桀和司空千落都是大惊,这个人几乎是悄无声息地接近了他们,甚至当一只手按在雷无桀手上的时候,他们才察觉到这个人的接近。
  暗河!
  雷无桀立刻撤手,反手下按,可却扑了空。那个人已经拿着酒杯,将手往上抬起,幽幽地说:“论这手上功夫,雷无桀你还差了点斤两啊。”
  声音却有几分熟悉。
  雷无桀和司空千落抬头仔细望去,大惊失色。
  只见那人一身黑衣,脸上带着几分调笑,一双眸子中透着“名门大派首席弟子”几个字的——唐莲。
  “大师兄——”雷无桀拖长了尾声,一种他乡遇故知,久别重逢,救星到来的心情顿时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