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128 原是故人

  渊止城。
  知府衙门。
  众人围在叶若依身边面面相觑,雷无桀一把抓住了唐莲的肩膀,急道:“大师兄,你们不是一起去了唐门吗?你不是说你师父有办法医治她吗?怎么会成为现在这样?”
  唐莲摇头,避开了这个话题:“说来话长,还是现在想办法医治好叶姑娘再说。萧瑟,你的蓬莱丹有用吗?”
  “没用。”萧瑟皱着眉,答得简洁明了。
  “没用?”雷无桀大惊,“为什么会没用。”
  “蓬莱丹能帮她续一时之命。但是她的心脉受损成这样,已经不是医术所能挽救的了。她之所以能支撑到现在,是因为有一股真气续着她的命。”萧瑟伸手搭上了叶若依的脉搏,神色微微一惊,“这股真气……”
  “如何?”唐莲问道。
  “像是冰原上的一抹亮光,阴寒中透着几分温暖。”萧瑟想了想说道。
  雷无桀急道:“都什么时候了,萧瑟你还有心思打比喻!”
  “那个人你们也认识。”唐莲说道。
  “谁?”萧瑟一愣。
  “无心和尚。”唐莲缓缓答道。
  萧瑟和雷无桀俱是一惊,相视一眼:“他回来了?”
  “是的,而且功力比当初更厉害了,如果我没有猜错,至少已经入了逍遥天境。”唐莲说道。
  刚入自在地境的雷无桀心中一挫,又问道:“那他为什么没有跟来?要是他在,就能再救叶姑娘一命了!”
  唐莲想起那个穿着黑色大氅的剑客,微微有些担忧:“我们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剑客,穿着一身黑色大氅,带着一个斗笠,拿着一柄大得出奇的剑。无心暂时拖住了他,所以我才能带着叶若依先行离开。”
  萧瑟神色一动,眼神中猛地透露出了一股阴寒:“是他!”
  众人被他的语气惊道,司空千落率先问道:“萧瑟你认识他?”
  “我不认识他。”萧瑟顿了顿,又说了一句和前半句毫不相关的话,“但我一定会杀了他。”他说完后,转过身,俯下身望着叶若依,轻轻地叹了口气。
  雷无桀回过神来:“萧瑟你叹什么气,赶紧想办法。”
  萧瑟忽然对着雷无桀伸出了一只手:“握住我的手。”
  “嗯?”雷无桀一愣。
  司空千落反应过来,急忙上前一步:“萧瑟你又要运那流转之阵,你会死的!”
  “不会。这一次我借雷无桀的真气,雷无桀练的是剑冢剑心诀,我就以剑心补残缺的心脉!”萧瑟一把握住了雷无桀的手,另一只手轻轻搭在了叶若依的胸口。
  “萧瑟,你把手放哪儿!”雷无桀和司空千落同时惊呼道。
  “闭嘴。”萧瑟脸色一变,二人都立刻噤了声。雷无桀只感觉体内真气似乎在瞬间汹涌如潮,冲着萧瑟的掌心流去,萧瑟脸色一红,整个人在瞬间似乎都膨胀了起来。他从儒剑仙所赠的无名书中悟出了这流转之阵,可以让体力内力流转而不触及隐脉,此刻,他就想借雷无桀的剑心诀压住叶若依的伤势。类似的武功当年无心也用过,在一条长河之上治好了被紫衣侯击伤的雷无桀。
  只见一直闭目沉睡的叶若依忽然低低地呻吟了一声。
  “有用!有用!”雷无桀惊喜道。
  萧瑟却面如死色,望着叶若依,手微微有些颤抖。
  唐莲心中暗自惊道:不好。看萧瑟的样子,似乎自己根本扛不住雷无桀的剑心诀真气。再这样下去,迟早会经脉寸断而亡。
  萧瑟咬了咬牙,忽然一掌推开了雷无桀,他左手猛地抬起,那手中暗红色的真气忽然凝结成了一把长剑的模样。萧瑟将这柄气剑高高挥起,又猛地压下,将一柄剑整个的插入了叶若依的胸膛之中。
  叶若依猛地睁开了眼睛,怒吼一声,将围在她身边的众人都猛地震了出去。她胸口红光闪耀,眼神中透露出巨大的痛苦。
  “萧瑟,怎么会这样?”雷无桀惊道。
  萧瑟咬了咬牙,望着叶若依:“我知道这很痛苦,但如果是你,一定没问题的!”
  叶若依的眼神慢慢地平静下来,胸口的红光也渐渐暗淡下去,她望着萧瑟,眼神中竟然透露出了一种久别重逢的意味:“一直没来得及对你说一句。久违了。”
  萧瑟点点头,走过去,轻轻推了一下叶若依。叶若依整个人往后倒去,摔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怎么了?”雷无桀急忙走上前。
  “没事,她不过是睡着了。”萧瑟答道。
  “你刚刚那一招是什么,简直——神乎其神!叶姑娘的病就这样好了?”雷无桀望向萧瑟。
  萧瑟摇头:“钦天监监正都治不好的病,我怎么可能治的好。只不过暂时压制住了她的伤势罢了。”
  “萧瑟。”司空千落终于忍不住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你和叶姑娘,从前认识吗?”
  萧瑟慢慢地走了出去,没有说话。
  “你似乎对她的病十分了解,而且刚刚如果我没有听错,她说。”司空千落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下去,“久违了?”
  雷无桀也反应了过来,不解地望向萧瑟。
  唯独唐莲的神色暧昧不明,意味深长地望着萧瑟。
  “是的,我们从小就相识。”萧瑟仰头望着天空,轻声说道。
  十年前,天启城,将军府。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相见。一身白衣翩翩的俊朗少年在将军府里闲逛时遇到了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小女孩,女孩的瞳孔是空洞的,她坐在庭院里遥遥地望着远方,嘴里低声哼着不知名的童谣。少年看到女孩后停下了脚步,慢慢地走到了她的面前对她伸出了手:“来,站起来。”
  女孩抬起头,望向少年。少年的眼神澄澈而明亮。
  “我知道这会很痛苦,但如果是你,一定没问题的!”少年笑着对她说道,笑容温暖而和煦。
  女孩那无神的瞳孔,从那一刻忽然开始有了光亮。她在那一刻握住了少年的手,也开始了自己全新的人生。
  那一年,萧瑟九岁,叶若依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