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150 庙堂之高

  明德帝慢慢地走到萧羽的身边,从他手上拿过了那把羽弓,轻轻掂了掂,道:“听闻你生病了,孤前来看看你。只是一病三月才好,好了之后就能拉开这把二石之弓吗?
  “这不是射偏了吗?”萧羽挠了挠头。
  “哦?”明德帝右手伸出,黎长青立刻递上了一支羽箭,明德帝接过,立刻将弓拉至盈月状,对准了萧羽的额头。
  “父……父皇,儿臣知错了……这三月儿臣并没有病,只是父皇不在……”萧羽急忙跪了下去。
  “孤不在,如何?”明德帝朗声道。
  “父皇不在,懒得上朝。”萧羽垂头答道。
  明德帝转过身,手轻轻一放,那支羽箭顿时破空而出,直接穿透了最中央的那只箭靶的圆心,钉在了屋殿的梁柱之上。
  “父皇好箭法啊!”萧羽一边鼓掌一边偷偷站了起来。
  “跪下!”明德帝甩掉弓箭,怒喝。
  萧羽立刻又跪了下去。
  “既然不想上朝,那就别上朝了。今日起你就在屋子里待着。听说我们的赤王在天启城文人才子中声名颇高,明日藏书楼龙图阁大学士就会带着十二学士来赤王府,不把《北离朝录》修缮完成,就不用出门了。”明德帝垂首,望着跪在地上的萧羽。
  《北离朝录》乃是北离朝的史书,只是百年前的战乱中,已经被毁损了大半。龙图阁修缮此书已经修了几十年,现在让萧羽负责此事,不修完不能出王府?那岂不是得老死在王府里了?
  “父皇……饶命啊!”萧羽带着哭腔喊道。
  “月离,我们走。”明德帝转身离去。
  看见兰月侯的萧羽急忙一把抱住了兰月侯的大腿:“皇叔,皇叔你替我求求情吧。”
  兰月侯一把拔出了腰间的长刀,一把亮的如雪一样的刀。他一刀插在了萧羽的面前,吓得萧羽立刻缩回了手,兰月侯微微一笑:“小侄子,我监国的时候,你一天朝未上,可算是满满的不给面子了。现在来找我求情,是不是晚了一点?”
  “皇叔…”萧羽绝望地看着兰月侯。
  兰月侯收刀回鞘,快步跟了上去。
  “不成器的儿子啊。”明德帝眉头微微皱着。
  “是啊,太不成器了。”兰月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连我这个皇叔都想替皇兄打他一顿。”
  三人很快就走出了赤王府,明德帝走向马车的时候轻声道:“月离,你也上车。我有事同你说。”
  “皇兄又有什么麻烦事要交给我干了?”兰月侯苦笑了一下。
  “不算麻烦事。”明德帝摆了摆手,“上来便知。”
  兰月侯无奈,只能跟着进了马车。
  马车内点着熏香,有着一股安宁祥和的感觉,明德帝走进马车后就坐在那里,闭目养神,也不着急说话。
  “皇兄,我们现在是要回宫了吗?”兰月侯问道。
  “不,去钦天监,见国师。”明德帝答道。
  “国师?”兰月侯愣了一下,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换了一个话题,“皇兄刚说有事情要和我说?”
  “是。”明德帝依旧闭着眼睛,双手拢在袖中,吸了吸鼻子,闻了那一口檀香后缓缓道,“此次我前往西域听闻了一件事情。”
  “是魔教少主归国之事?”兰月侯想了想,说道。
  “这件事情,之前瑾仙已经通报过了,我也与国师商议过了。毕竟是有约在先,如若强留着不走,魔教再掀纷争的可能性更大。一个十七岁的孩子,能掀起多大的风波,走了也就走了。更何况……”明德帝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件事情,皇兄就不要告诉我了,听过了,我也就当没听过。”兰月侯笑了笑。
  “但是这次我出访西域,还听到了一些细节,这些瑾仙并没有告诉我。”明德帝又说道。
  “哦?或许是掌香监觉得不重要吧。”兰月侯漫不经心地说道。
  “不,很重要。”明德帝睁开了眼睛,沉声说道,“和那魔教少主在一起的,还有两个少年。一个一身红衣,叫雷无桀。”
  “雷家堡的人?”兰月侯惊了一下,“雷家堡和魔教有染?”
  “说不上什么染,这件事,整个江湖都脱不了关系。只是这个名字,孤很熟。”明德帝缓缓道,“雷无桀。”
  “雷无桀?”兰月侯皱眉想了一番后摇了摇头,“未曾听过。”
  “这名字是孤取的。”明德帝目光望向前方,似在回忆过往,“天下有道,世上无刀,普天盛世,再无桀骜者。”
  “他小时候,我还抱过他。”
  兰月侯恍然大悟:“雷将军和李守护使的儿子?”
  “是。”明德帝笑了笑,“是个聪慧的孩子,只是很小的时候就被他的父母送出天启了,没想到最终还是回了雷门。”
  “那另一人呢?”兰月侯顿时好奇心大盛。
  “另一人,叫萧瑟。”明德帝沉吟道。
  “萧瑟?姓萧?”兰月侯又想了半天,“这个名字我还是没听说过啊。”
  “孤也是第一次听到。”明德帝说道。
  “嗯?”兰月侯忽然觉得马车内的氛围一下子凝重了起来。
  “你替孤跑一趟吧。虽然很早就已经放弃了,但是心里总还留着那一些期盼,就算机会渺茫,也希望可以试一下。”明德帝说出此话的时候,语气不再是先前那般的满是君主之气,反而有些颓唐。
  “臣弟明白了。”兰月侯点点头。
  “去吧。”明德帝重新闭上了眼睛,手轻轻一挥。
  兰月侯起身便欲离开,明德帝再度开口唤住了他:“不管是只见到雷无桀还是另外那人也的确如孤所愿,都替孤说一句。”
  “孤有愧。”
  “明白了。”兰月侯一步踏出马车,一跃跨上了自己那匹跟着马车缓行着的良驹,一身金衣在日光下份外耀眼,他摸了摸腰间的那柄长刀,笑道,“好像也是多年没进过江湖了。”
  他回头望了一眼,马车已经行到了钦天监,一袭白衣道袍,手持拂尘的国师齐天尘正站在门口迎接圣驾。
  “还真是神仙,这行路的速度,可真是御风而行,日行千里啊。不像我们,要快马加鞭喽。”兰月侯使劲地一甩马鞭,一袭金衣迎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