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151 茶铺相逢

  原本萧瑟、雷无桀二人从雪月城出来,若直奔雷家堡而去,行的慢一点,在识路的情况下,大半个月也该到了。但是毕竟和李寒衣立的约是三月,英雄宴也还有三月,雷无桀就和萧瑟绕道北上去了一次青城山,又在返程途中遭遇了多次袭击,被逼入了剑心冢疗伤,后来又在渊止城待了许久。眼看时间一点点流逝,众人心中不由地焦虑起来了。
  “师兄,我们这般行路,还需要几日可以赶到?”叶若依低声问道。
  唐莲微微皱眉:“若一路上不再有人阻拦,还需要五日。”
  “怎么可能,那群暗河的杀手简直就像是黏虫。”雷无奈恼怒道。
  他们最近已经遭遇了不下三波来自暗河的袭击,虽然并没有受重伤,但是却不胜其扰,一行人也已是精疲力竭。
  “前面有个茶铺,我们先去那里休息吧。”萧瑟看到远处飘着的一面旗帜,上面写着一个“茶”字,便带着众人往那里行去。
  “没时间喝茶了,买些干粮立刻赶路吧。”唐莲翻身下马,匆忙道。
  “前面的路途还这么长,坐下来喝一杯茶,又能耗得了你多少的时间呢。”一个淡然的声音响起,众人心中一愣,不由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灰袍布衣的少年坐在茶铺前,闭着眼睛,说着话,却不望向众人。
  “有道理。”萧瑟点点头,“与其急着性子赶路,不如喝杯茶,好好想想,接下来要做什么。”
  “公子请坐。”布衣少年点点头,却依旧闭着眼睛,茶铺里的小儿立刻端了茶壶走了上去。
  众人心中有惑,但见萧瑟已经入座,彼此对视了一眼后,还是坐了下来。
  “他看不见。”叶若依低声对众人说道。
  “这位姑娘说得没错,我的确是个瞎子。”叶若依说得很小声,但还是被少年听到了,不由得露出了惊诧的表情,少年似乎有所察觉,继续说道,“因为眼不识物,所以听力过人。不是刻意偷听姑娘说话的。”
  “好。”叶若依心生警惕,慢慢地坐了下来。
  茶馆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了,司空千落握紧了手中的长枪,这样伪装成寻常商贩的暗杀,她们这几日也是没少经历了。众人四下望了一圈,茶铺里除了他们,只有一个客人。是个面色清秀的年轻女子,拿着一个长长的包裹,放在桌上,正一口一口地品着茶。
  “那是我的朋友,我等了她很多年。她来找我的时候,我的茶铺也该关门了。”布衣少年笑了笑,轻声说道。
  那女子却不理她,依旧一口一口慢悠悠地喝着茶。
  “她听不到?”叶若依问道。
  “是,我看不到,她听不到。她是个聋子。”布衣少年用手中寻路的竹竿轻轻地敲着地,“但是不要看着她说话,她听不到,但是看得到。”
  “一个会听风辨位,一个能读唇语,都不是普通人啊。”唐莲冷笑道,话语里满是锋芒。
  “不知道这茶是不是普通茶。”萧瑟端着茶壶,给自己斟了一杯,放到了唇边。
  “不可。”叶若依惊道,“先试毒。”
  “不必了。”萧瑟喝下了一口茶,轻轻吐了吐气,“果然,是云雾双旗。好茶。”
  “好茶得配好水,附近有一汪泉,名息牙,只有一牙之眼,一天只出水一壶,有堪比秋莲山莲生泉的水品,好水配好茶,也配懂茶之人。”目盲少年笑道,忽然站起了身。
  “许久没喝过这云雾双旗了。”萧瑟轻声说道。
  “当年从堂里带出来的,这么多年,早就喝的差不多了,只是想着总有一天要见你,便为你留了一包。”目盲少年说道。
  两人这样一言一语,听得众人却有几分茫然,似乎两人早已相识一般。目盲少年往前走着,就快走到众人面前的时候,唐莲忽然暴喝一声:“停住。”
  目盲少年微微含笑,驻足不再向前。
  要论听风辩位的能力,出生唐门的唐莲可同样精通,他望着那根竹竿,喝道:“这根竹竿里面,藏着什么?”
  “藏着什么,为何不亲自来看呢?”目盲少年轻轻一挥竹竿。
  唐莲一步踏出,手中指尖刃银光一闪,转瞬逼至少年的面前,少年将竹竿猛的一挥,与唐莲手中利刃相撞,竹竿在瞬间被击得粉碎,露出了藏在下面的事物。
  一把长相奇特的刀,刀身细长优雅,且有略微的弯曲弧度,虽身为刀,却有着如剑一般轻灵的气质。这样的刀在北离很少见,却也并不是出自兴刀的南诀。
  “太刀?”唐莲惑道,这是西面的岛国玄瀛武士才会用的长刀,他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之前只是听唐怜月提起过罢了。
  “好眼力。”布衣少年笑了笑,微微后撤了一步,没有继续向前逼进。
  “你叫什么名字?”唐莲问道。
  “我无父无母,无姓,单名一个竹字。”布衣少年答道。
  “竹?”唐莲皱眉想了一下,却想不出江湖上有这一号人物。
  那坐在他们边上的女子此时忽然放下了茶杯,站了起来,冲着他们走了过来。
  “她叫龙耳。”布衣少年说道,“不用想了,你肯定没有听过我们。但我们却很了解你们。”
  “哦?”雷无桀来了好奇心,“你很了解我们?”
  “雷无桀,你父亲姓雷,你母亲姓李。他们都曾是天启城里响当当的人物,只可惜一个死在了战场上,一个为救故人与皇帝决裂,最后负重伤离开天启。我说的可有错?”布衣少年缓缓说道。
  雷无桀一愣:“你怎的知道!”
  “我还知道你喜欢谁,要我说吗?”布衣少年微微含笑。
  “不必了,不必了。”雷无桀连连摆手。
  “我知道了。”唐莲收起了指尖刃,杀气卸了下来,“你们是百晓堂的人。”
  “你猜的没错。”名为“竹”的布衣少年点点头,“我们正是来自百晓堂。”
  “我说你。”一直没说话的司空千落终于开口了,却是同那聋女所说,“你一直盯着萧瑟看做什么?”
  众人一同望去,才发现那聋女一直望着萧瑟,眼神锐利,锋芒毕露!
  “你想做什么?”唐莲和雷无桀杀气再起,一同挡在了萧瑟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