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153 剑仙相逢

  寂静的山路上。
  一白一黑两个身影正在急速地奔袭着,自然上那被怒剑仙追了几百里的无心和尚以及冥侯。
  “我堂堂魔教宗主,竟被一人一剑追的大气也不敢喘,真是丢人啊。”无心停了下来,终于开始大口的喘气,“不跑了,跑不动了,跑不动了。”
  冥侯站住了身,将那块大的像门板一样的刀插在了面前,警惕地看着周围。
  “别看了,冥侯。”无心拍了拍冥侯的肩膀,“那家伙就是个怪物,只有他找我们的份,我们是找不到他的。”
  “小子,现在才开始终于有点自知之明了?”穿着黑色大氅,戴着斗笠,手提巨剑的汉子从山坡上一步一步走了上来,缓缓说道。
  “前辈剑术无双,晚辈我纵然是天降奇才,却也还是差了几年的修炼。”无双故作哀叹状。
  “小子,又想搞什么名堂吗?”颜战天按住了破军剑,沉声道。一路上,颜战天有数次机会可以杀死无心和冥侯,但这无心却狡猾多变,硬生生的每一次都能够死里逃生。
  无心伸手,一只鸽子停在了他的手上,无心莞尔一笑:“我的朋友告诉我,有人会来救我了。”
  “哦?什么人。”颜战天抬头,遥遥望着远处。
  他在无心说话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气息正在逼近他们。
  “或许也是位剑仙吧。”无心轻轻一甩手,将那只鸽子重新放飞了出去,之后神色忽然一变,猛地将冥侯往边上一拉,喝道,“退!”
  一柄剑划破了他的衣襟,那个无心口中说这来救他的人,偏偏一剑就刺向了他。无心脚下神足通功力运到极致,才堪堪躲过了这一剑。但这一剑却没有停下来,而是红光一闪,又多出了一柄剑。那柄剑,冲着颜战天而去。
  颜战天号称怒剑仙,剑势素以霸道著称,自然不屑这突如其来的一剑,举起破军剑轻易地挡住了那柄剑,却感觉到了剑上的威势如排山倒海般而来,一剑就将自己逼退了七步。
  剑客止身,颜战天滑出七步后以剑抵地,头上的斗笠裂成了两半,摔落在了地上,露出了一张满是剑痕的脸。
  “原来长得这么可怕,难怪天天戴着个斗笠啊。”无心啧啧摇头,“相比而言,这一位姑娘,可真算得上是天人之姿了啊。”
  一袭白衣,一柄寒剑,一柄红剑,以及那一头妖冶的紫发,那从天而降的女剑客,的确美艳的令人惊叹。
  “李寒衣。”颜战天震惊地喊出了这个名字。
  雪月剑仙的名字的确能让很多人惊骇,但其中绝对不会包括颜战天。只是这样的李寒衣,颜战天从来没有见过,李寒衣在五大剑仙中,剑法以轻灵飘逸著称,但刚刚那一剑,却分明满是霸气刚猛。
  “走火入魔。”颜战天看着李寒衣的那一头紫发,沉声说道。
  “的确是走火入魔了。”无心拉着冥侯一步一步地往后退着,“当年赵玉真走火入魔,靠着青城山先任掌教吕素真和酒仙百里东君才合手压住。怒剑仙前辈,你要是能一人拿下这李寒衣,估摸着天下第一该是你的了。”
  李寒衣抬起头,一双紫色的瞳孔妖媚而危险,她轻轻一挥手,寒剑铁马冰河,暖剑桃花浮在了她的两侧,她望向颜战天,缓缓说道:“颜战天?”
  “李寒衣,你来此地作何?又怎么变成这副模样的?”颜战天问道。
  “苏昌河在哪里?”李寒衣眼中戾气互涨,两柄剑剑气如潮,蠢蠢欲动。
  颜战天握紧了手中的破军剑,微微皱眉:“暗河的苏昌河?你寻他作甚?”
  李寒衣一头紫发飞扬,身上杀气暴涨:“我要杀了他!”
  两柄剑瞬间飞出,直冲颜战天而去。颜战天冷哼一声,提剑一挡,破军剑依旧不曾出鞘。虽然李寒衣剑势霸道,他却仍然要寻到那最合适的时机,用出他的那一怒拔剑。
  “这几天是怎么了?才见完一个剑仙,又见一个,大家着急出来赶集吗?除了洛青阳那家伙,几乎都见到了。”一个儒雅的声音忽然响起,无心转头望去,只见一个背着书箱,一身白衣沾满了尘土,显得有些狼狈的中年书生站在了那里。
  “死书生?”颜战天被李寒衣的两柄剑逼得连退之下,仍是为那声音一惊,扭头望了过来。
  “大魔头!”书生笑了笑,回嘴道。
  “儒剑仙前辈?”无心反应了过来,问道。
  “魔教少主也来了,最近这中原武林可真热闹啊。”儒剑仙谢宣一眼便看出了他的身份。
  “还好还好,既然三位剑仙在此相会,晚辈就不打扰了。现行告辞,还望后会有期。”无心急忙开口作别,一把拉过冥侯,转身就跑。
  “哎,就这么走了?”谢宣愣住了。
  那颜战天冷哼一声,骂道:“叶鼎天那家伙怎么生了这么个没出息的儿子!”
  “怒剑仙前辈倒是有出息,有本事你追过来啊!”远处传来了无心带着笑意的呼喊声。
  “臭小子!”颜战天愤怒地拔出了手中的破军之剑。
  一怒拔剑!
  瞬间将那铁马冰河和桃花二剑击飞了出去,李寒衣一步跃前,握住双剑,又对着颜战天一剑斩了下来。
  谢宣一甩手,藏在书箱中的那柄万卷书飞了出来,拦在了李寒衣的面前。
  “颜战天,虽然和你联手这件事很耻辱。但是李寒衣已经入魔了,若单打独斗,我们二人都不是他的对手。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二人合力,将她的魔性压制下去。就像是当年吕素真和百里东君做的那样。”谢宣说道。
  “如何做到?”颜战天被逼得节节败退,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以他一人之力,的确无法对抗现在的李寒衣。
  “我追她的路上一直在找书,刚才终于被我找到了。”谢宣一边挥出万卷书,帮助颜战天挡住李寒衣的剑势,一边掏出了一本破旧的古书,“书里说,走火入魔之时,经脉逆流,血气暴涨,功力较之以往尤甚数倍,但却如饮鸠止渴,随时有暴毙之险。破解之法是,先断其意识,止其真气,再……”
  “我明白了。”颜战天怒喝一声,打断了正匆忙地翻着书的谢宣,“总之一句话。”
  “先打晕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