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165 半个剑仙

  在马上,唐莲望向那一剑西去,喃喃道:“难道真的来晚了?”
  萧瑟说道:“既然雷轰借剑一战,说明雷家堡早就有了防范。至于晚不晚,也不尽然,尽人事,听天命吧。”
  “是啊,大师兄你不要那么沮丧。”司空千落也安慰道,“既然我们已经赶到了,那么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
  “以我们几个人的能力,想要逆转这一场唐门以及暗杀对雷家堡的狙杀吗?”叶若依皱眉沉吟道。
  众人心中一紧,若事情还没有发生,他们或许能提醒雷千虎予以应对,但事已至此,以他们几个年轻人的力量,能够扭转现在的局势吗?
  “能不能,总要试一试才知道?”雷无桀笑了笑,一身红衣在马上飘扬,几个人片刻间已行到了雷家堡的门口,他转头望向萧瑟,“萧老板,你说是不是?”
  “萧老板?”萧瑟破天荒地笑了笑,“我喜欢这称呼!”
  “该死。怎么又是这两个人。”司空千落忽然勒马,握紧了手中的长枪。
  只见一袭黑衣,手中提着一柄细剑的苏暮雨,与手持长刀,裸露着上身的谢七刀正站在雷家堡的门口望着他们。
  “看来雷门八骏并没能拦住他们。”叶若依低声道。
  “暗河的家主,武功不比江湖一等世家的掌门要低。”萧瑟望着那二人,说道,“但雷门八骏的雷盾阵也并不弱,他们已经受伤了。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为什么他们受伤了,却不是好事?”司空千落问道。
  “就如同野兽受了伤,反而会激起它们的杀性。而暗河,就是这样的野兽。”回答她的却是叶若依。
  司空千落微微有些吃醋,她总不明白萧瑟说的话的意思,但是叶若依却似乎听得懂萧瑟的每一句话。
  雷无桀策马向前,沉声道:“让开!”
  “小子,年纪不大,口气却不小啊。”谢七刀提起长刀。
  “让开!”雷无桀高声怒喝,心剑瞬间脱鞘而出,直奔谢七刀而去。
  “剑心诀?来的好!”谢七刀一刀挥出,将心剑打了回去。
  “雷无桀不是这二人的对手,上前助他!”萧瑟喊道。
  司空千落和唐莲立刻纵身一跃,冲着那二人袭去。
  “暮雨,这小子用剑,就交给你了。剩下那两人,就我来对付吧。”谢七刀一个侧身,拦在了司空千落和唐莲面前,手中长刀猛地一挥,司空千落急忙用长枪一挡。刀剑相撞,谢七刀屹立不动,司空千落跌跌撞撞退了十余步,差点就摔倒在地。
  “银月枪,哭断肠。据说司空长风有一个女儿,得了他的真传,想必是你了。”谢七刀望向司空千落。
  “我阿爹的名字,也是你叫的?”司空千落对其怒目而视,稳住了身形,又提枪冲了过去。
  唐门屋顶之上,已与慕雨墨交手了几十个来回的雷千虎闻声,转头望去,喜道:“果然还是赶回来了?”
  “你们来了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孩,我们来了两位家主,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慕雨墨冷笑道。
  “当年雪月城百里东君、李寒衣、司空长风,雷门雷云鹤、雷轰,唐门唐怜月,他们被这个江湖传颂的时候,不也是这般大的少年?”雷千虎沉声道。
  “他们能与百里东君当年相比?”慕雨墨不屑道。
  “当百里东君打败叶鼎天之前,也没有人相信他能做到。”雷千虎一掌推出。
  厅内,十张阎王帖被雷轰一剑打了回去。唐煌和唐七杀伸出双袖,收回了那十张阎王帖,面色铁青,退到了唐老太爷身边。
  唐老太爷笑道:“终于有幸见到这柄传说中的杀怖剑了,当年你凭着这柄剑叱咤江湖的时候,姬若风曾评价你为半个剑仙,说你的剑术已有剑仙之姿,然而杀怖剑却终是凡品。你以火药融合钢铁铸剑,算是另辟奇路,依我看,姬若风这一回可没说对。”
  “唐老太爷谬赞了,姬若风说的并没有错,光以剑而言,我比不上任何一位剑仙。”雷轰猛地抬头,对唐老太爷怒视道,“但是论杀人,连颜战天也不是我的对手!”他猛地挥剑,剑气直冲唐老太爷而去,一路掀起滚滚惊雷!
  这就是真正的“平地一声雷”!
  就算是雪月剑仙李寒衣使出,也没有这般的声势浩大!
  因为只有用杀怖剑,只有雷轰亲自出手,才是真正的“平地一声雷”!
  这就是雷轰,虽然如今的他看上去颓唐的像是一个教书先生,但他当年行走江湖的时候,脾气就和雷家堡的火药一般嚣张。当年的雷门四杰,性格各不相同。雷梦杀心怀天下,一心想做要为国为民的英雄。雷云鹤放浪潇洒,想的是云游江湖,四海为家。雷千虎沉默寡言,虽然天资平平,但却比常人刻苦万倍。而雷无桀,则有行走江湖的四字准言——怒、狠、绝、裂。虽然隐居的这些年,他看上去有些懒散忘世,剑败李寒衣之手后,性格也变得沉稳起来。但是当他拿起杀怖剑的时候,他又重新回到了那个时候的他。
  挡我者死!
  犯我雷门者死!
  唐老太爷忽然放下了烟杆,一步向前,挥出了一掌。
  很少有人见过唐老太爷出手,是因为一个人如果地位高到了这样的地步,他很少需要自己动手。所以他的实力很久以前就是一个谜,是真正藏而不露的高手,还是随着身子的衰弱,比不上唐怜月这样的年轻人了。
  但是他一掌就断去了雷轰的剑气。唐门不擅掌法,不擅内力,但是唐老太爷却硬生生地断去了那绝狠绝怒的一剑!
  “阎王帖。”唐老太爷懒懒地唤了一声,五张阎王帖从唐煌手中飞出,五张阎王帖从唐七杀袖中飞出,都落在了他的身边。
  “请你十殿轮番走,安能留魂在人间?”唐老太爷拿起烟杆,又是慢悠悠地抽了一口,“你们这些年轻人,可给我看好了!”
  十张阎王帖,再度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