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218 剑起万潮

  笛声骤停,那站在船首的瑾威大监收起了笛子,遥遥地望着萧瑟等人。那一叶扁舟无人摇橹,却向着雪松长船越靠越近。
  “靠着脚下的内劲也能驱船而驶,瑾威大监果然是个厉害的人物。”雷无桀赞叹道。
  沐春风神色一变:“瑾威大监?”
  萧瑟急忙瞪了雷无桀一眼,雷无桀才顿时反应过来,若是让沐春风知道他们是被五大监追赶的人物,怕是不会再让他们上船了。
  “瑾威大监是你们的朋友?他也要登船?”沐春风面色带喜,“那我这船真是蓬荜生辉了!”
  “不是,他是来抓我的。”萧瑟忽然说道。
  唐莲和雷无桀一惊,心想就算是被发现了瑾威的身份,但也不用这么自暴自弃,直接就把真相给透露出去啊。
  “实不相瞒,我师父乃是天启掌香监瑾仙公公,但我无心学武,更不想净身入宫。几番争执之后,我逃出天启,这两位是我在江湖偶遇的朋友,多亏了他们,才能一直逃到这里,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截住了。”萧瑟叹了口气,语气中满是淡淡的忧伤。
  “强迫人学武也就算了,竟要逼人净身?这简直令人发指。”沐春风怒道,“素闻天启五大监权势通天,却不想竟霸道至此。萧兄,既然你上了我的船,便是我的人,我必护你周全。”
  雷无桀和唐莲面面相觑,没料到最后是这样的结局。
  “取我的剑来。”沐春风说这句话的时候颇有气势,只是刚说完就低低地咳嗽了几声,萧瑟等三人互视了一眼,没想到看起来这般弱不禁风的人,也习过剑术,不过试图在掌剑监面前抢人,这富家公子怕是没见过真正的江湖高手。
  “公子,三日之约已到,随我回天启吧。”瑾威大监的声音遥遥传来,颇有几分威严。
  “跟你回去,跟你回去的话,公子不就变公公了?”沐春风冷笑,也朗声道,“在下沐春风,青州沐家三子,此行要往深海而行,已有行堞,请公公让路。”
  沐家三子?瑾威大监微微一皱眉,青州沐家自然不是谁都敢得罪的人物,但拿这名号来压五大监,却有几分可笑了。
  “怎么办?”唐莲知道,别说沐家一个儿子在这里,就算沐家家主亲临,也拦不住瑾威,急忙问萧瑟。
  萧瑟想了想,说道:“只能打了。”
  唐莲压低声音道:“倒不是不敢打,只是怕暴露了身份。”
  萧瑟也低声道:“你莫用暗器,雷无桀也不要用火药。别一下子尽全力,藏着些本事,此行大海遥遥,前路未知,不到最后时刻,不要亮出底牌。”
  “代我向沐长松贤弟问好。”瑾威公公回道,他唤的是沐家家主的名字,却用贤弟而称,分明就想压过沐家一头,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船上有一位客人,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我得带回去才是,还请贤侄不要见怪。”
  沐春风振了振衣袖:“若我不让你带走呢?”
  瑾威公公愣了一下,大概没想到沐春风竟会这样回答,自嘲般地笑了笑,没有再言语,直接便拔出了剑。
  此时沐春风的手下也将他的剑递了上来,金柄玉鞘,华美之剑,标准的富家公子之剑,看着精美,但一遇到真正的利剑,瞬间折裂不堪一击。但沐春风的语气依然强硬:“萧兄弟放心,五大监的名号在天启有所响我不管,在我青州沐家面前,算个屁!”
  三个人都是一愣,这沐春风一直都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雅气十足,却没料到突然飙出一句脏话。
  瑾威公公忽然一跃而起,一剑冲着三人劈来,他虽然小舟仍在几十丈外,但剑气仍带着绝强威势冲着众人直袭而来。
  雷无桀正欲出手,忽然见那沐春风抢先一步一跃而起,居高临下,冲着那瑾威公公一剑劈去。
  萧瑟,雷无桀,唐莲,甚至于瑾威公公,都在那一刻愣住了。
  这剑。
  这剑气!
  如果说一定要形容沐春风的这一剑的话,那么最好的比喻便是眼前之景,辽阔如大海,浩瀚如浪起!
  一剑,惊万潮。
  只见那几十丈之内的海水都被那一剑掀起了浪潮,又朝下猛拍而落。
  “原来是这样。”萧瑟微微笑了笑。
  雷无桀的目光却一直跟着那柄剑,眼神中满是欣喜。
  是的,没错的。就是这柄剑,抛开沐春风本身的剑术不谈,也只有这柄剑,能有这样的气势。
  “动千山!”雷无桀终于喊出了这柄剑的名字。
  剑气浩瀚,一剑起千山,动万潮,剑心冢李素王所铸,当世十大名剑位列第七的——动千山!
  这么多年,连铸剑的李素王都不知道此剑落入了何处,当时李素王和雷无桀在剑心冢作别之时还特地拜托雷无桀查询此剑下落,却没想到在此得见,竟是在青州沐家三公子的手中。
  可那潮起浪落之后,瑾威公公的身形再度出现,他点足重新落在了那一叶扁舟之上,一身紫衣蟒袍却没有沾上半点海水,那气势十足的一剑,却也显得只是轻描淡写了。
  沐春风也落回了船上,叹了口气:“果然天启五大监不是普通的人物。”
  萧瑟冷冷地说道:“你刚刚那一剑,气势很强,出剑也很美,可就是有一个缺点。”
  沐春风惑道:“什么缺点?”
  “没什么用。”萧瑟答得干脆。
  唐莲和雷无桀顿时心中一惊,心想这时候瞎说什么大实话,好不容易找到个靠山,难不成下一秒就想被他一脚踢下船?
  可那沐春风却挠了挠头:“我师父也是这么说的,可我学剑又不是为了杀人,主要还是好看最重要。”
  “不杀人是对的。”雷无桀一边点头赞道,一边缓缓拔出了剑,“但是前提还有一点,自己得活下去。”
  “打吧。”唐莲无奈地说道。
  沐春风急道:“我刚刚那一剑只是试手……”
  “没有时间了。”萧瑟皱眉,“我们不一定打得过他,但是我们可以弄翻他的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