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219 心剑万千

  “弄翻他的船?”沐春风点了点头,“是个不错的主意。”
  雷无桀却是摇头:“刚刚那一剑激起那般巨浪,他连衣衫都没湿,怎么弄翻他的船?”
  “如果你手中的剑是铁马冰河,你的剑气又能和你姐姐一样是霜寒剑气,那么沐春风一剑激起千层浪,你再补上一剑至寒剑气,把这片海浪都给冻住了,那是如何?”萧瑟如何。
  雷无桀想象了那一番场景,老老实实地答道:“那可真是壮观了。”
  唐莲忧道:“他越行越近了,刚刚离得远,所以那一剑剑气可以被抵消,等他近了身,就难打了。”
  “我说此话是有所指,你姐姐的剑是人间至寒剑,你姐姐的剑气是昆仑山练出来的霜寒剑气,所以能做到一剑封河。那么你呢?你的剑,是心剑,你练的是剑心诀,你的剑该有自己的剑势。”萧瑟说道。
  雷无桀眉毛一挑:“你是在教我练剑?莫非你的剑术比我两位师父还要高?”
  “一个人的剑术高强,并不代表他就会教徒弟,不然的话,也不会代有才人出了。大家直接坐下来,比谁的老祖宗最厉害,不就是谁就最厉害?”萧瑟冷冷地说道。
  “那你说,我的剑势是什么?”雷无桀问道。
  萧瑟双手拢在袖中,缓缓说道:“所谓剑心,即天地万物,皆可成剑。”
  雷无桀想了一下:“你是不是想说,练剑的最高境界是手中无剑,心中有剑?这等江湖骗子说的话,你也说得出口?你还要不要脸?”
  “没时间斗嘴了,他来了!”唐莲手猛地一挥,只见一束海水随着他这一挥朝上涌起,这门功夫在当日百花宴中,唐莲曾在对阵段宣易用过,正是百里东君所创的积水成渊。
  “忽然想起,师父的武功里有很多都和水,和海有关,想必是师父早年出海时所创,应该能派得上一些用场。”唐莲手掌一推,一整片海浪被掀了起来,冲着瑾威打了过去。
  瑾威公公长剑一挥,将那道海浪劈出了一道裂缝,一叶扁舟就这样破浪而出了。他目光凛冽,喝道:“结束了!”
  沐春风却是再度一跃而起,长剑猛地向上一掀,他的剑势浩瀚令人震惊,可剑气之上却毫无杀意,这让旁观的萧瑟、雷无桀、唐莲都颇为惊讶。
  “这究竟是什么剑术?”雷无桀惑道。
  唐莲摇头:“若说花拳绣腿,又完全不是,这般剑势简直有大师风范,可为何剑上毫无杀意?萧瑟你博学,你解释一下。”
  “我是博学,但是你们能卖力地打一下?给我这个博学的机会吗?”萧瑟骂道。
  那边沐春风一剑接着一剑,激起浪潮万千,声势极为浩大,勉强算是拦住了瑾威公公的来势。可是那剑势看上去却是极浩真气,沐春风所能激起的浪却是越来越小了。
  “公子,要不……”那在岸上负责登记捕蛇人名录的帐房先生出现在了他们身后,小声地说道。
  “不行!”沐春风虽然已满头大汗,却断然拒绝了。
  萧瑟和唐莲互视了一眼,瞬间断定了彼此的猜测:这船上定还有高人在。
  那穿着盔甲持长枪的武士却一直默默地持枪立着,也没有上前助阵的意思。
  帐房先生挥了挥手,那些四散在船上的武士们全都聚集了过来,一整排持弓箭的武士已经在一侧严正以待,帐房先生低声说道:“让卢三准备好天狼弩。”毕竟在那里打头阵的是自家主子,船上的每个人现在都如临大敌一般。
  “天狼弩?”唐莲喃喃道。
  “坐北望,射天狼,是威力极大的战弩。体型巨大,装在船上,应该是用来射鲨鱼用的,没想到这艘雪松长船竟有这般威力的武器。”萧瑟微微有些惊讶。
  “总不能真的用这种武器吧。”唐莲说道。
  “不一定,主子沐家三少爷在那里打头阵,若是受了点伤,这些人可没法回青州沐府交差,到时候真射出天狼弩也不一定。”萧瑟说道,“可若真射出了天狼弩……”
  “估计东及海事府就得出面了,我们也就走不了了。”萧瑟正色道,“必须立刻阻止瑾威。”
  唐莲点了点头:“我去。”
  “不,雷无桀去。”萧瑟伸手拦住了唐莲。
  “我去就我去。”雷无桀早已按捺不住。
  “雷无桀,你的剑术比起瑾威远远不及,你若想阻他,就必须用出逍遥天境的一剑。”萧瑟说道。
  “逍遥天境?我那日勉强入了逍遥天境,就整个人站都站不住了。”雷无桀愣道。
  “那日是生死之战,所以你能跨境,但今日瑾威明显没有生死相搏的意思。我不要你入逍遥天境,你也入不了那逍遥天境,但你这一剑,要有逍遥境的威力。你仔细回想一下那天,你所得到的,应该不只是一场昏迷。”萧瑟忽然转头对沐春风呼道,“沐公子,可还有力气。”
  “还有一点点。”沐春风喘息道。
  “好,只求公子最后出一剑,希望威势可以动千山,起万潮!”萧瑟说道。
  “好!”沐春风高呼一声,提剑猛地朝上一掀。
  果然称得上动千山,起万潮!
  “雷无桀!”萧瑟喝道。
  雷无桀一跃而起,他闭上了眼睛。
  是的,那一日。他勉强入逍遥天境的时候,的确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那一刻,他感觉耳边的风似乎更清晰了一些,天上的云似乎更近了一点,那眼前人的呼吸声似乎都可以充耳可闻。
  一点的感官似乎都放大了。
  而自己,与整个自然,整个天地,似乎更联结在了一起。
  就是那种感觉,与天地融为一体。
  雷无桀睁开了眼睛,轻呼一声:“破!”
  他将心剑猛地刺去,只见那沐春风掀起的巨浪之上,无数的水柱被刺了出去,凝结成了一柄柄剑的模样,冲着瑾威公公直飞而去。
  天地万物,皆可成剑。原来萧瑟是这么个意思。
  雷无桀感觉出完这一剑后,浑身脱力,比平时连出一百剑还累。但是他有信心,这一剑,瑾威公公绝对挡不住。
  就在同时,瑾威公公一跃而起,手中渊眼剑上的符篆飘落了整整一半,他的剑划了一个圆。
  一个非常完美的圆。
  然后就将雷无桀的那些水剑全都打成了水花。
  雷无桀惊道:“怎么可能!”
  “还没有结束,再出剑,打他的船!”萧瑟疾呼道。
  “没力气了……”雷无桀苦笑道。
  只见那一直旁观的持枪武士忽然动了,他猛地抡起了长枪,朝着那艘小舟掷了过去,长枪撕裂了那片海风,枪首之处,如百鸟惊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