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220 霸王甲

  “好枪法!”雷无桀赞叹道。
  “我好像见过这枪法。”唐莲一愣。
  “我也见过这枪法,还接了这一枪,这一枪叫百鸟朝凤,很是厉害。”雷无桀接道。
  萧瑟转过头,叹道:“真是低估了你,从儒剑仙的手底下,你都能逃出来?”
  交谈间,那柄长枪竟已经击中了那叶小舟,并且强横地将他斩成了碎片!
  “成了!”沐春风喜道。
  那瑾威公公身形在空中一滞,再度缓缓落下的时候,却是稳稳地踩在了一块残骸木板之上。
  “有完没完了。”雷无桀不耐烦地说道。
  “不必急,只剩下一块小木板,饶是瑾威公公功力再强,也追不上我们了。沐兄弟,劳烦让船上的兄弟们加快些速度。”
  “梁叔,让船夫们加速!”沐春风说道。
  “是。”那名帐房先生退了下去。
  果然,从那叶小舟被长枪劈成碎片之后,瑾威公公就收了剑没有再追,他望着雪松长船越行越远,沉沉地叹了口气。
  若此行萧楚河真能治好自己的隐脉归来,那么整座天启城,不,整个北离的形势,都将因此改变吧。
  雷无桀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甩掉了。他不会再追上来吧?”
  “真入了大海,他想把我带走,可至少得挟持一整条船才行。掌剑监就算武功高强,但也没那么大的本事。”萧瑟说道。
  交谈间,那个穿着铠甲的武士正准备悄悄离开,却被唐莲轻声唤住:“都这样了,还跑什么跑,千落师妹?”
  那武士刚迈开的腿就放了下来,她手一伸,将整个头盔都拿了下来,一头乌黑色的长发飘散而出,露出了一张秀美如画的脸庞,她吐了吐舌头:“你们现在可不能回航了,回航了萧瑟就要被那太监给抓走了。”
  沐春风将手中的剑伸到一边,立刻就有随从上来将那柄剑拿了下去,他诧异地问道:“你们认识?”
  “这应该我们问你,你们认识?”萧瑟说道。
  “其实不太认识,只是路上偶遇,千落姑娘说也想出海一趟,就顺路同行了。”沐春风答道。
  雷无桀笑道:“你是看我千落师姐漂亮,所以才带她一起的吧。”
  “不是的,只是敬佩姑娘年纪轻轻,却有一览沧海之心愿,甚是钦佩。”沐春风摆了摆手说道。
  “那我问你,如果我千落师姐生得不美,你还愿意千里迢迢带她同行吗?”雷无桀反问道。
  沐春风想了想,老老实实地说道:“那应该不会了。毕竟路途遥远,多带一个人,就是多一点麻烦。”
  雷无桀见状,立刻又问道:“你可知我千落师姐不是为了看海而来,是为了看人而来。”
  “什么人?”沐春风不解。
  “他!”雷无桀用力地一拍萧瑟的背,萧瑟重重地咳嗽起来。
  “雷无桀,你废话真多!”穿着盔甲的司空千落踏出一步,一拳打了过来。
  “别闹了。”唐莲身形一动,拦在了雷无桀的面前,伸手挡住了司空千落的拳。
  最后,还是沐春风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船头风冷,我们不妨进船内一叙?”
  众人重新走进了那间恍若书房的船舱,沐春风进了更里面的那一间船舱,不多久之后换了一身全新的白衣走了出来,刚才的战斗中他的衣袖上沾了些海水,却立刻换了一身白衣,想来有严重的洁癖。
  雷无桀用手敲了敲司空千落的铠甲,惊叹道:“师姐,你从哪里弄来这么一身盔甲,可威风的很啊。”
  “现在也不需要伪装身份了,这铠甲不轻,脱了吧。”萧瑟淡淡地说道。
  司空千落在腰间轻轻一按,那张铠甲的后背忽然打了开来,她往后退了一步,就从铠甲里走了出来,她再在那铠甲的腰间按了一下,那后背便又重新合拢。那铠甲没有人的支撑,却依旧稳稳地站在原地,远远望着,倒像是一个活人。司空千落再将那头盔往上面一按,笑道:“这就一样了。”
  萧瑟点点头:“果然是霸王甲?”
  “霸王甲!”雷无桀惊呼一声。
  “霸王甲是什么?”司空千落问道。
  “你穿了他这么多天,竟然不知道霸王甲是什么?”雷无桀一脸鄙夷,他虽然见过的不多,但是听过的多,武林传说,天下奇闻,哪有他不知道的,“这霸王甲是昔日的江湖第一机关师吴六甲所铸。吴六甲与我……与我所敬仰的剑心冢李素王前辈并称,他专擅机关术,后来潜心研究多年,用尽了所有门内顶尖的材料,打造出了这一副霸王甲。居然霸王甲能够覆盖全身,刀枪不入,毫无破绽,并且穿戴极为简单,而且无论是十岁小童,还是军伍壮汉,穿在身上都是出奇的合身,可谓是神奇至极。”
  “与李素王齐名,我怎么没听过?”司空千落皱眉。
  “那是因为造出这霸王甲之后,因为价格实在太过于昂贵,没有人出得起价钱,以至于吴六甲和他的机关门……破产了。”雷无桀说道。
  萧瑟望向沐春风:“剑是李素王铸的动千山,甲是吴六甲造的霸王甲,青州沐家果然有钱。堂堂霸王甲,就借给别人伪装自己的身份?”
  “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沐春风笑道。
  “为什么这么说?”雷无桀问道。
  “因为他有钱,钱财都是身外之物,都是有钱人说的。”萧瑟说道。
  雷无桀反问:“你也是有钱人,可你为什么这么贪财?”
  萧瑟没有生气:“因为我尝试过失去的滋味。”
  沐春风煮了一壶茶,茶香在船舱里飘逸,他席地坐了下来,给面前的四人都倒了一杯茶:“来吧,我们坐下来聊一聊。”
  “聊什么?”唐莲问道。
  “聊一聊,你们究竟是谁。”沐春风喝了一口茶。
  “我们已经说过了。”唐莲说道。
  “你们一个姓唐,一个姓雷,一个姓司空,甚至还有人姓萧。这几个都是大名鼎鼎的姓。”沐春风放下了茶杯,“虽然大哥们都说我读书有点读傻了,但是我没有真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