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269 梦入神游

  又是一年,茶花飞扬。
  只是这一次,山雨飘扬,血染白花,一切已是物是人非。
  身穿血衣的女子缓缓落下。
  百里东君收起了自己的拳,惊愕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为什么是你。”百里东君的声音有些颤抖,“为什么会是你!”
  血衣女子看着身上的血迹一点点地蔓延开来,脸上却没有痛楚,只是惨然一笑,望着百里东君:“你杀了我。”
  “又一次地杀了我。”
  “又一次。”百里东君感觉头有些隐隐作痛。
  哪里不对,隐隐是哪来有些不对!为什么自己会杀死她?为什么她说是又一次!
  “你忘了吗,我早就已经死了。”玥瑶依然笑着,“很多年前我就已经死了,死在你的手上。你不觉得有些熟悉吗?”
  “我们相遇,我们重逢。这些都有些熟悉吧,因为,我们是在梦中啊。”玥瑶伸出手,摸着百里东君的脸颊。
  百里东君的泪水已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喝下孟婆汤,忘记的事情会想起,离开的人会回来。”玥瑶轻轻将手放在胸口,那些血迹慢慢的褪去,“一切的事情都可以改变。”
  百里东君惊讶地望着眼前的场景,说不出话来。
  “你要醒来,还是沉浸在这一场大梦之中?”玥瑶幽幽地问道。
  百里东君点头:“我想活在永远你都在的世界里,我等了很久,都等着这一天。”
  “傻子。”玥瑶叹了口气,“我已经死了啊。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我了。人生本就一场大梦,死后才是大觉。我们终有一天会再次相逢的,却不是今天。你该醒了。”
  “不!我不要醒!”百里东君摇头,“喝了孟婆汤,醒来后,所以的事情都会遗忘。”
  “然后那一天就是新的开始。多好。”
  “我曾经也是那么想的,可是我再次见到了你,我不想醒来。这个世上有一个百里东君,没一个百里东君,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你已经很大啦。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孩了,不要说一些任性的话。”玥瑶手轻轻一挥,那片血迹再度蔓延开来,她上前一步,“生是大梦,死是大觉。再次重逢的时候,我希望你。”
  “不要后悔!”
  玥瑶伸手重重地一推,百里东君的身子猛地向后坠去。他伸出右手,试图拉住她的手,却终究还是落了空。
  “玥瑶!”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没想到再度的相逢,不过是又一次悲剧的重现。可你为什么劝我不要后悔,你可知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后悔。
  百里东君猛地抬起了头,睁开了眼睛,泪水止不住的下涌。梦境里的重逢仿佛就在眼前,而此刻重新回到了这空阔的山洞之中,难免有些怅然若失。只是……
  “我没有忘记。”百里东君看着右手,喃喃道,“为什么我全都还记得。难道传说是假的,还是……”
  “师……师父。”站在一旁看着百里东君终于醒来的唐莲,一开始无比惊喜,可见百里东君似乎神思有些游离,一时间不知道是否该去打扰。
  百里东君转过头,看着唐莲,愣道:“徒弟,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找你。”唐莲急忙道。
  “来找我?你怎么知道如何来这里?”百里东君不解。
  “是儒剑仙前辈告诉我们的,对了,事态紧急,现在萧瑟他们可能有危险!”唐莲急道。
  “萧瑟?”百里东君眉头微微一皱,“你是说那日来雪月城的萧楚河?他为什么来这里?他想医治自己的损脉?”
  “对,可是莫衣……”
  “莫衣堕魔了。”百里东君低声说道,“他现在入了鬼仙境,名曰仙,实则鬼。我本想替他去魔,可他却骗我先喝下了这一杯孟婆汤。”
  “那我们现在毕竟立刻赶过去。”唐莲望着被落石挡住的洞口,皱眉道,“除了萧瑟,雷家堡的雷无桀,叶将军的女儿叶若依,还有千落都在那里。”
  “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就你们几个人也敢来。而且几块石头,就把你拦住了?”百里东君扫了一眼,撇了撇嘴,“真是没用的徒弟。”
  唐莲急忙垂首:“的确是弟子没用。”
  “唉。真是个石头一样的徒弟,开不起玩笑。”百里东君足尖一点,轻轻一挥长袖,整片落石都被扫成了灰烬,转头看了一眼愣在原地的唐莲,“还看什么。走啊。”
  “师父,你喝了孟婆汤?”
  “喝了。”
  “怎么样?”
  “比想象中甜了些。”
  “不是说喝了孟婆汤,就断了前尘事,可师父你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忘记?”
  “是的,和传说中不太一样。”
  “师父你刚刚是不是做梦了,我听到你在喊别人的名字。”
  “那不是别人。”
  “那是谁?”
  “是你师娘。”
  “师娘?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我有一个师娘。”
  “她叫玥瑶。”
  山腰处的楼阁之中,萧瑟、雷无桀和司空千落以及叶若依正站在那里,从一刻钟前,楼阁之中就发生着奇怪的事情。
  所有的动物都远离着这座楼阁,那些猴子、那些仙鹤、以及那些松鼠都发了疯一样地跑走了。过了片刻,他们发现周围土壤中似乎有些异动,雷无桀上前查看,才发现长蛇、毒蝎正从土壤中破土而出,紧跟着那些动物逃离这里。它们中有一些本是天敌,此刻眼里却毫无彼此。
  “这是什么情况?”雷无桀不解。
  萧瑟想了想,说道:“天灾。”
  “天灾?有地震,还是火山要爆发了?”雷无桀四下张望着。
  “或许,是比天灾更可怕的东西。”萧瑟说道。
  话音刚落,一袭白衣从远处飘来,缓缓落地。
  依然是那么御风而来,潇洒自若,只是莫衣抬起头,眼神中却闪过一丝鬼魅的紫色。
  “三日之期已到,我来取我要的东西了。”
  “什么东西?”叶若依问道。
  莫衣伸出一根手指,那根手指纤细如玉,指着叶若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