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305 皓月楚河

  官道之上,萧瑟和颜战天相对而立。颜战天冷笑着举起了剑:“这一次,不会再有人来救你。”
  萧瑟望着那柄巨大的破军之剑,打了个哈欠:“我又何必别人来救!”
  “就凭一个金刚凡境的你?”颜战天一眼就看穿了萧瑟如今的境界。
  “我一棍出自在!”萧瑟纵身一跃,踏云乘风步运到了极致,一步就来到了颜战天的面前。
  长棍挥下,颜战天的剑微微一动,就化去了所有威势!
  “二棍入逍遥!”萧瑟大喝一声,长棍抡起,又再度挥下!
  转瞬之间,连升两重境界!别人几十年的苦练,只在萧瑟一念之间!
  可是当年的萧瑟也是逍遥天境,却在颜战天手下走不过几个回合,如今的他,又会有什么不同?
  自然是不同的!颜战天感觉到了棍上的威势,轻轻一跃,向后退去。萧瑟一棍砸在地上,硬生生砸出了一个一人多大的坑。
  “不错,这几年的磨砺之后,你的确比当年要强多了。同样是逍遥天境,如今的你,有资格与我一战。”颜战天幽幽地说道。
  萧瑟举起长棍,大口喘着粗气,他自然知道就算转瞬之间连升两重境界,但他和颜战天之间的差距依然巨大,如果要打败对方,自己只能使出全力孤注一掷。
  颜战天却忽然收起了剑。
  萧瑟眉头紧皱,依然紧紧地握着棍子。
  “我不杀你。”颜战天缓缓转身。
  “为什么?”萧瑟问道。
  颜战天冷笑了一下:“没有为什么。”动手不留余地,杀人不问是非。颜战天杀人,从来都不是一件有理由的事情。而同样的,他不杀人,也不需要理由。
  “再见吧。我期待你成为真正高手的那一天,等到那一天时,我再来杀你!”颜战天纵身一跃,远远地掠去。
  萧瑟长舒了一口气,轻轻放下了长棍。
  ————
  “驾!驾!”兰月侯用力地挥着马鞭,带着一千三百名虎贲郎疾速地奔驰着,却忽然看到远处一个身影朝着他们袭来,速度之快令人惊叹,急忙一勒马绳,“吁!全军戒备!全军戒备!”
  在兰月侯的高呼间,那身影却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那人戴着一个巨大的斗笠遮住了面容,背上背着一把巨大的长剑,没有骑马,却远比骑马的他们更快。在临近他们之时,那人忽然就将剑拔了出来。
  兰月侯的刀也应声出鞘。
  天启城里的人都知道,兰月侯腰间时常挎着一把精美绝伦的长刀,一开始他们以为只是个装饰,因为从没见他拔出过。可后来一次遭遇西域刺客,兰月侯长刀一挥,就斩下三颗人头,人们才知兰月侯的武艺绝非平凡。
  他的刀不轻易出鞘,只面对危险的敌人。
  兰月侯的刀才刚出鞘,又立刻收了回去。
  那戴着斗笠的剑客站在兰月侯的马边,巨大的剑身插在土中。
  一千三百名虎贲郎,没有一个人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
  只有兰月侯知道,刚刚他出了一刀,面前这人也出了一剑。乍看之下未分胜负,但他的刀却被逼回了鞘中,对方的剑却稳稳地落在了自己的身边。
  高下立判。
  而刚才那一剑的威力实在太强了,如今他的手都止不住地轻轻颤抖着,兰月侯伸出左手,假装不经意地按住自己的右手,笑着问道:“颜战天?”
  怒剑仙素来行事乖戾,自然也不会给面前这个权势滔天的监国侯爷面子,冷笑道:“刀挺漂亮,刀法不行。”
  兰月侯摇头道:“毕竟我还有国事要理,自然不像先生能日常研习。”
  “你有国事不理,放着天启的监国不做,跑来这荒郊野外做什么?”颜战天饶有兴趣地问道。
  “素闻先生闲云野鹤,杀人放火,怎的,对我北离国事也感兴趣了?真是令本侯惊讶啊。”兰月侯幽幽地笑道。
  “金衣兰月侯?再见了。”颜战天拔出了地上的长刀,纵身离去,没有再理会这一千三百名虎贲郎。
  兰月侯轻轻舒了口气,遇到颜战天的确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这样的人一不畏强权,二不惧礼法,自己这一千三百虎贲郎虽然都骇勇,可再加上自己的这柄刀也不一定敌得过他。还好,颜战天似乎并没有阻拦他们的意思,不然还没有遇到要找的那个人,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走!”兰月侯一甩缰绳,大队人马又向前赶了几里路,忽然就见到一袭青衫冲着他们奔来,兰月侯定睛一看,喜道,“楚河!”
  一千三百虎贲郎同时心中一动,仰头望去,看向那位无论在朝在野,都牵动天启的永安王!
  萧瑟也看到了兰月侯,眉头微皱,却没有理会他,只是甩了甩手中的长棍。
  “让道!”兰月侯立刻会意,高喝一声。一千三百虎贲郎立刻分成了两波,从中间让开了一条道。
  “皇叔。”萧瑟策马行过,放慢了速度,微微垂首。
  “你回来了。”兰月侯轻声笑道。
  “不,我还没有。我还没有看到那座城!”萧瑟一甩马鞭,从中间那条路上狂奔而出。
  兰月侯看着奔袭而过的萧瑟,轻轻摇了摇头:“还是跟当年一样,是匹桀骜不驯的野马。只不过小马驹长大了,再也没有人控制得住他。”
  “侯爷,有军队在靠近。”虎贲郎千夫长忽然上前说道。
  “军队?”兰月侯一愣,“多少人。”
  一个将耳朵趴在地上的兵士立刻站了起来:“刚才离得过远,听地颤还以为是三千兵马。现在听来,应是一千重骑无疑。”
  “还有多远?”兰月侯皱了皱眉头,轻声低吟,“重骑?为什么会有重骑出现在这里?”
  “还有六里。”兵士俯下身又仔细听了一下,“不,五里。他们分别是重骑,为何行军速度如此之快!”
  千夫长握紧了手中的长刀,望向兰月侯:“侯爷,我们……”
  兰月侯略微思索了一下后厉声喝道:“全军戒备。迎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