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429 剑势所破

  第二日,清晨。
  钦天监。
  齐天尘与紫瞳、飞轩在庭院之中玩耍,他们的游戏始终是那只仿若活物的纸蝶,旁人以为是稚童的游戏,可是明眼人就能看出,这是大龙象力的训练。
  “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谢宣坐在楼上,望着他们,笑着吟道。
  “师父,你真不去?昨日我看你那最后一剑,不比洛青阳差。”李凡松依旧在一旁絮絮叨叨地说着,从昨夜看起,他就一直怂恿谢宣也去那问一问洛青阳的剑。
  谢宣拿起手里的书卷,敲了敲李凡松的脑袋:“说了不去就不去,读书人那么争强好胜高干什么。再说你那好兄弟雷无桀不是要去了吗?他要是赢了,也轮不到我了。”
  “怎么可能赢!”李凡松失笑道,“我和雷无桀一起共战了这么多次,他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
  “哦,所以我有几斤几两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李凡松猛地扭头,只见那一身红衣伴着爽朗的笑声飘了进来,既然雷无桀来了,那个总是打哈欠一脸惫懒的永安王殿下自然也来了。
  李凡松急忙起身:“雷兄,你怎么来了?”
  “我听见你说坏话,打了三个喷嚏,然后就赶过来了。”雷无桀笑道。
  李凡松挠头:“不是什么坏话,不是什么坏话。”
  “那是什么?”雷无桀反问道。
  萧瑟冷冷地答道:“是实话。”
  雷无桀叹了口气,直接就坐在了谢宣边上:“我又何尝不知道呢。”
  “其实雷兄你已经很厉害了,放眼这几十年间,天下间在你这个年龄,剑术有你这般成就的,也不过寥寥数人。”李凡松宽慰道。
  雷无桀摇头:“但有无双这般成就的,是不是只有一人?”
  “是。无双的才能的确是我见过最特别的。”谢宣说道,“但你也并不弱,你有雷轰从小授业,后来拜师李寒衣,两位剑仙教授你,后来你又被传了剑心诀,继承了心剑,再加上本身心有玲珑,与剑心相辅相成,你这样的人才,也是难遇。”
  “那为何我不如无双?”雷无桀反问道。
  谢宣合上了书卷:“剑术这一道,并不是你强我弱,便是不如。你炼的是剑心诀,无双修得是养剑术。你以心为引,他以血为引,他比你快几步也不奇怪,但以后谁更强,可仍未可知呢。我读书二十载,从没用过剑,可拿起剑,江湖人便称我为剑仙,谁又能想得到呢?”
  雷无桀点头道:“先生的话,我记下了。但是……”
  “但是你两日日后就要上场打了,没时间好好磨练什么剑心,想要一剑把洛青阳斩落?把他赶出这天启城?”谢宣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
  雷无桀笑着点头:“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我这么厉害?”谢宣问道。
  “你可是剑仙!”雷无桀拍腿道。
  “颜战天还是剑仙呢,他赢了吗?”谢宣笑道,“大家都是剑仙,洛青阳还是首甲剑仙,我若是能想出方法,一剑挑落了他,那你以为我真不去?”
  “就没有一点方法?”雷无桀无奈道。
  “方法是有的。”谢宣倒了一杯茶,示意萧瑟也坐下,“永安王殿下也请坐,洛青阳此行很明显就是冲你们而来的。雷无桀输了,便是你了。至于雷无桀,你可想好了。从今天的两次对决来看,洛青阳是抱了杀人心来的。无双差点就被他杀了,但你和无双,则有不同。”
  “哪里不同?”雷无桀不解。
  “无双虽然因为当上了无双城主,拿着无双剑匣所以很引人注目。但是毕竟很少有人见过他真正的剑,洛青阳也不知道。所以一开始他留了手,直到最后才起杀心。”谢宣忽然正色道,“但你不一样,你报了名号,他很清楚你是谁。你是雷轰、李寒衣的弟子,剑心诀的传人,永安王殿下最亲切的朋友。他不杀你,杀谁?”
  雷无桀哭丧着一张脸:“先生救我!”
  “若是无双那样已成败局,输定了,我下场救一救也就救救了。可他若是一开始就想杀你,我就下场救,那你不如不去了。”谢宣叹道。
  赤王府。
  萧羽问龙邪:“义父如何了?”
  “他这几日包下了那附近的一家客栈,晚上去客栈中休息,白天便在那里摆起茶棚,坐在那里喝茶等人,不过今天过去了一上午了。围观的人挺多,但没有人敢应战。大家都等着两天后雷无桀的那一场。”龙邪答道。
  “给义父传个消息。”萧羽低声道,“两天后和雷无桀那一场,不光要胜,更要雷无桀死。”
  龙邪点头:“是。”
  他正准备退下,却见管家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递了一张纸条给龙邪:“隆和客栈送来的。”
  “隆和客栈?”萧羽惑道。
  “就是洛先生包下的那家客栈。”龙邪答道。
  萧羽急道:“赶紧看写了什么。”
  龙邪打开纸条,微微皱眉:“上面只写着四个字,不必多言。”
  钦天监。
  雷无桀猛地一拍桌子:“我岂是那贪生怕死之人!先生刚说有办法,教我!”
  谢宣笑道:“所谓剑仙剑势,想必你已经去问过无双了,和剑仙对决的时候,他会在自己剑势下让你有种去了另一个世界的感觉。若你被这种剑势所围绕,那么你能首先要做的,是要破去这股剑势。”
  “破剑势?”雷无桀一愣。
  “是,破剑势。只有破了他的剑势,你才能占据主动,最后一击得胜,不然你只是在他的领域里玩杂耍,他是提线人,你不过是木偶,结局早已注定。”谢宣说道,“而孤剑仙的剑势就是那股凄凉之气,虽然他当时不是对我们出剑,但是国殇之剑亮起时,我想,我们都感受到了那一股凄凉之意。”
  雷无桀闻言沉思了一会儿,随即猛地一拍大腿:“我知道了!”
  “我有办法破去洛青阳的凄凉剑势!”
  谢宣闻言大喜:“孺子可教,竟聪慧至此,什么方法?”
  雷无桀正色道:“我骂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