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430 骂剑诀

  谢宣看了一眼李凡松,李凡松望了一眼萧瑟,萧瑟抬头望天,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雷无桀依旧兴奋地说着:“凄凉剑剑势重在凄凉,你说他用出国殇之剑,正是悲风四起,壮士高歌之时,气氛足了,然后此时我暴起怒喝!”
  “呔!你这老匹夫!”
  李凡松一口茶差点吐了出来。
  “你这老匹夫,没事跑来天启城瞎转悠,这里有你鸡毛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还要问剑天启,天启同意了吗?还砸了我们的牌匾,这个牌匾多贵你知道吗?赶紧给我滚!不然扒了你的衣服,给你换上女装你信不信?”雷无桀一口气说完,拿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谢先生,你说我这么一骂!”
  “就说他还能不能凄凉起来!还能不能凄凉起来!”
  绕是谢宣阅尽万卷书,行遍万里路,也没有听到过如此惊世骇俗之理论,他也是目瞪口呆,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雷无桀满是期望地看着他:“谢先生?谢先生?”
  谢宣沉吟片刻后竟然缓缓地点了点头:“其实雷兄弟这话,说得倒有几分道理。”
  萧瑟摇头:“谢先生,你不必照顾这个傻子的情绪,有话直说。”
  “不是安慰,若真按雷兄弟说得做……那么,那股凄凉的剑势的确容易被挫败,但怎么骂,何时骂,骂什么,还得细细琢磨才行。”谢宣皱眉道,“当然,骂归骂,只能起到一个辅助作用,也不可能骂人就骂赢了剑仙。剑法上,也是要细细琢磨一番。”
  “先生说得对,这个我也有考虑!”雷无桀站了起来,抱拳道,“那么我就此告辞了,两日后还请先生到场临剑。”
  “那是自然。”谢宣点头道,“此次对决凶险,也请雷兄弟做好万全准备,至于永安王殿下,不管雷兄弟输赢与否,洛青阳需要离开天启城,我建议你传书给司空长风。这个世上,最有机会胜过洛青阳的,就是冠绝榜二甲的司空长风和唐怜月。”
  “出了什么事,就请背后的长辈来抗,这种事萧羽做得出来,我不做。”萧瑟摇头。
  “为什么?”谢宣笑着问道。
  萧瑟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翻转的动作:“因为他是萧羽,而我是萧瑟。”
  谢宣点头:“殿下好生骄傲。”
  萧瑟收回手:“我有的,也不仅仅是骄傲。”
  两个人随即转身离开,李凡松望着他们的背影说道:“师父,我们不帮他们吗?”
  谢宣摇头叹道:“有些事,终究还要他们自己来做。”
  “萧瑟,你说我给我那套剑法取个名字,就叫骂剑诀怎么样?你说骂着骂着就把剑仙给赢了,是不是很酷?”雷无桀一边走一边兴奋地说着,“你说我那段话是不是还不够霸气,你文采好,再给润色润色?”
  “雷无桀,你知不知道你在面对一个什么样的对手。那是冠绝榜上的首甲,不逊色于百里东君的绝世高手。”萧瑟认真地说道。
  “到了。”雷无桀走到了自己的屋子前,“这两日,我需要闭关养剑,昨天和他约了三日后见,也没说什么时辰,那就后天的傍晚我再来吧,多养养我的剑。”
  “雷无桀你有没有听我说话。”萧瑟怒道。
  雷无桀笑着对萧瑟伸出了自己的手:“放心吧,我没有疯,我也有我的剑,也有我的骄傲。”
  萧瑟叹了一口气,一巴掌打掉了雷无桀的手:“去吧。”
  “再见。”雷无桀挥手,走进了自己的屋内。
  屋内一片漆黑,出发前,雷无桀让管家将自己屋内的窗户都给封上了,合上门以后看不见一点光。
  雷无桀脸上的表情忽然就变了,变得无比的沉寂、淡漠,与刚才那副兴奋嬉笑的样子截然不同。他将心剑放在了自己的身边,盘腿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入剑心。
  这就是剑心诀的奥妙,以身入剑心,闭关而出时剑心至纯,一时之间能获得极强的战力。昔日李心月养剑七日,一剑飞出,便挑落七名天境高手,以后在五大监围攻之下能够持剑不败。
  “母亲,你能为朋友拔剑生死,孩儿也想试试。”
  萧瑟自然明白雷无桀在想什么,他转过身发现叶若依正站在那里。
  “就这么让他去么?”两个人并肩而行,叶若依幽幽地问道。
  萧瑟伸出手,捻住一片落叶:“还能拉着不让他去吗?”
  “胜算有几分?”叶若依问道。
  “一分。”萧瑟说道。
  叶若依摇头笑了一下:“比我想得还要好些。”
  “都没有。”萧瑟缓缓说出了后半句。
  叶若依愣了一下:“就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吗?”
  “我下午约了一个客人来府里。”萧瑟忽然说道。
  “什么客人,值得你约来这里?”叶若依惑道。
  “你也认识,是小十一。”萧瑟笑了笑,语气里有少有的温柔。
  “是卿公主啊。”叶若依笑道,“你来天启这么久,还没找过她。”
  萧瑟摇了摇头:“她太粘人了。”
  “谁在说本公主的坏话!”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在他们身后响起,萧瑟转过身,只见穿着一身碎花裙的少女猛地扑入了他的怀里。
  萧瑟挠了挠怀里这位小公主的脑袋:“怎么神出鬼没的?”
  “六哥你才是神出鬼没啊,回来天启这么久,我一次都没逮到你,还得等你来找我才能见到你。”卿公主从萧瑟怀里跳了下来,粉雕玉琢的精致脸蛋变幻出了一个大鬼脸,“你这个老狐狸。”
  萧瑟无奈:“有你这么说哥哥的吗?”
  卿公主怒道:“有你这么做哥哥的嘛?回来这么久找过我?”
  “我给你带了个礼物。”萧瑟从袖中掏出了一样事物,是一个玉雕的小狮子,栩栩如生,“给你。”
  “这是什么怪物?”卿公主接过小狮子,好奇地打量着。
  “这是狮子,南诀的圣兽。”萧瑟说道。
  “说吧,有什么事要找我帮忙?”卿公主撇了撇嘴。
  “我是只有事要帮忙才找你的人吗?”萧瑟无奈道。
  卿公主翻了个白眼:“你当然是。还有,六哥,我已经长大了,不是个小孩子了,我是北离十一公主,我知道自己家多有钱,这个玉狮子,您还是自己留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