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歌行 > 445 旧事了

  苏昌河收回掌,抬头望向无双:“你要插手?”
  无双笑了笑:“我与苏大叔也算是同行旅人,一起来的天启城,当然也想一起离开天启城。更何况我是白王一伙的,你是赤王那帮的,今天你们摆明了是要杀了所有人自己当皇帝,我插手不正常嘛?”
  苏昌河皱眉道:“所有你要和我一战?”
  “刚刚我也看到了你的掌法,那个瞬间你几乎比入了玄境之前的洛青阳还要更强,和你打我占不了多大的便宜。这样吧,大道朝天,各走一边。我把人带走,大家长你去找你的赤王殿下,如何?”无双提议道。
  苏昌河皱眉思索了一下,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无双。忽然冷笑了一下:“差点上了你的当。”
  无双一愣,匣中飞剑轻轻震鸣。
  苏昌河忽然暴起,纵身一跃掠到了无双的面前,一拳砸下,将无双脚下的那片屋檐打得粉碎。无双持着剑匣猛地向下退去,一手拉起苏暮雨的衣领,一手提着剑匣再向后退去。
  六柄飞剑同时冲着上方的苏昌河飞去,却被苏昌河一掌打回了剑匣之中。
  震鸣声乍止,剑匣中的飞剑一片死寂。
  无双面色苍白,手微微颤抖。
  “看来洛青阳给你造成的伤。比想象中的要更大。”苏昌河冷笑道,“现在的你,连同时唤起十二柄飞剑都做不到了,更不用说大明朱雀。你拿什么和我谈条件。”
  苏暮雨低声道:“无双,你先离开,不必管我。”
  “苏大叔,你是个杀手,可你现在说的话真像一个名门正派的弟子。你们先走,不用管我!苏大叔,你可歇着吧。”无双笑道。
  苏暮雨沉声道:“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他已经动了杀心,你不走,我们两个都会死在这里。”
  “呸。我无双怎么着也是个小剑仙,年纪轻轻就要死在这里?不死!”无双怒道,“大不了拼了!”
  “苏昌河。”一个稚嫩的声音忽然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就连慢慢走上前的苏昌河都停住了脚步。
  一个背着书箱的小书童,一个拿着道剑的少年。
  “这就是苏昌河。”少年缓缓道。
  小书童点头:“就是杀了我们师父的那个苏昌河。”
  青城山,飞轩,李凡松。
  苏昌河瞳孔微微缩紧:“你们就是赵玉真的那两个徒弟?”
  无双拍了拍苏暮雨的肩膀:“苏大叔,我们有救了。”
  苏暮雨用手点了身上几处大穴,从怀里掏出金创药洒在了伤口上,暂时止住了伤势,他无奈道:“你刚刚不是还一副你能搞定的样子,现在一副大难得救的样子,实在是有些丢你个小剑仙的分。”
  “大叔你死到临头都会嘲讽别人了,我还以为你是块石头。”无双打趣道。
  苏暮雨苦笑:“还没有得救,他们两个,会是苏昌河的对手嘛?”
  飞轩在面前轻轻地画了一个符篆,符篆闪出一道光后消散不见,随即飞轩手中忽然传来一阵狮吼。
  只见一个近两人高的狮子幻象忽然出现在了那里。
  太乙狮子诀!
  “去!”飞轩手一挥,那狮子幻象冲着苏昌河猛扑过去。
  李凡松也朝前纵身一跃,手中长剑闪过一道清光。
  “天下第六的名剑青霄。”无双眼中闪过一道惊叹的光。
  李凡松刺出一剑,忽然幻成十剑,又成百剑千剑,冲着苏昌河刺了过去。
  青城山承袭至尊道法的飞轩,承袭绝世剑术的李凡松,在各自的苦修之后,第一次真正的联手!
  天雷震动。
  那个瞬间,苏昌河几乎有一个错觉,感觉那死去的赵玉真似乎又活了过来,而且就站在自己面前,重新挥出了那绝世的剑术,通天的道法!
  “破!”苏昌河暴喝一声,推出一掌。
  无双笑了笑:“看来你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啊。”
  刚刚苏昌河忽入神游一瞬,击败了那使出了真正一剑的苏暮雨,但是那瞬间仍然给他造成了一定的反噬。李凡松和飞轩的联手,或许真的能杀了他。苏暮雨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拿剑,却发现所有的剑都已经被打断了。
  不远处的屋檐上,一个人落了下来,冷冷地望着这边。
  赤王府。
  冥侯和无禅终于踏入了后院。
  此刻的赤王府和外面的天启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里很安静,安静到有些恐怖。府里的亲兵们聚集在前院,似乎等待着什么命令。而冥侯和无禅则悄悄地潜入了后院。
  冥侯望着周围的情景,皱了皱眉:“我曾来过这里。”
  无禅一愣:“这么说,月姬和无心可能真的就在这里。”
  “你当然来过这里。”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脸色苍白的鬼医走进了庭院之中,望着他们二人,“冥侯,好久不见了。”
  冥侯望着他,摇头:“我并不认识你。”
  “我很意外,你竟然恢复了记忆,你虽然算不上完美的作品,但毕竟是我给赤王殿下的第一份礼物。不过没关系,现在我已经比当时要更强了,我可以把你变得更好。”夜鸦对冥侯笑着伸出了手。
  “看来就是他把当初的你变成了这个样子。”无禅沉声道。
  冥侯将手中的巨刀放在了地上:“月姬在哪里?”
  “月姬。”夜鸦轻声唤道。
  屋里走出来一个如月光般美丽的女子,穿着一身紫衫,脸上没有半点神情,眼神空洞,似乎已经失去了神智。
  “我只能把她变成这样,真是遗憾啊。”夜鸦对着冥侯咧嘴笑了笑,“不过你放心。她是赤王殿下看上的女人,她在我这里过得很好。”
  “你!”冥侯暴喝一声,拔刀怒起,冲着夜鸦一刀砍去。
  夜鸦头也没抬,拉住月姬微微往后退了一步,四名持着刀枪剑戟不同兵器的紫衣人从屋内冲了出来,那名枪客冲在最前,一枪就将冥侯打了回去。
  夜鸦望着这四个人,眼神里满是满意:“萧瑟有他的四名守护,所以我也给自己做了四个。他们很完美,至少比冥侯你要完美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