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通玄神尊 > 第1068章 移花接木

  第1068章移花接木
  绿萼和扶姝都换好了衣服,一个装扮成了新娘,一个装扮成了侍女。
  “再给你的脸伪装一下。”
  绿萼给扶姝的脸做了伪装,将她伪装成一个普通侍女,面容平凡无奇,就算是扶姝的父母,此刻也认不出她。
  “完美!”
  绿萼望着自己的杰作,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随即收敛了笑容,认真道:“扶姝,现在考验你的时候到了,秦初尘肯定在陪宫嘉喝酒,你要大大方方的去找到他们,绝对不能出来一丝一毫的异样。”
  “嗯!我一定会成功的。”扶姝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平静了下来。
  “我帮你离开。”
  绿萼来到了窗户旁边,打开一条缝隙朝外看了看,冲着扶姝招了招手,说道:“外面没有人,你快点离开吧。”
  扶姝从窗户跳出了洞房,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朝着前方大殿走了过去。
  “希望能成功吧”绿萼望着扶姝的背影,心中仍是有一些担忧。
  毕竟扶姝不是她和秦初尘,没有那么强大的心理素质,如果她露出了一丝马脚,被人识破了她的真实身份,很有可能全盘计划就完蛋了。
  扶姝从窗户离开了洞房,朝着前方大殿一路行去。
  路上,不断有人与她擦肩而过,每一次都让她屏住了呼吸,生怕别人识破了她的身份。
  所幸,宫氏家族正值大喜的日子,没有人留意她一个小侍女。
  扶姝来到了前方大殿,看到在热闹欢快的宾客中间,秦初尘正拉着宫嘉一起,在和宾客们喝着酒。
  不远处,是宫云珑夫妇和辰青莲,三人正在随意的交谈着,是不是还会饮一杯酒。
  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扶姝,但是她却感觉自己十分扎眼,每一个不经意撇过来的目光,都像是在注视着她
  “喂,再给我拿一坛酒。”
  突然,一道声音在她身旁响起,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男人,酒气熏天地冲着她喊道。
  “我我不是”扶姝露出了勉强的笑容,想说自己不是奉酒的侍女,却因为紧张而结巴了起来。
  “什么不是?快点给我上酒,我们这一座都没有酒了。”胡子男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扶姝有些慌张地向四周望去,想要找到一坛酒给他,但是她对宫氏家族并不熟悉,而且也不是奉酒的侍女,所以根本不知道酒水在哪里。
  就在她整个人都陷入了慌乱,胡子男也极为不耐烦的时候,秦初尘拉着宫嘉从远处走了过来。
  “哟,这是谁嚷嚷着喝酒呢?”秦初尘笑呵呵的问道:“敢为这位兄弟是?”
  宫嘉打了个酒嗝,醉意朦胧道:“他呀他是烈火帮的二当家,我们也算是老交情了”
  “哎呦,失敬失敬,原来是烈火帮的二当家,今天是三少爷大喜的日子,我和三少爷敬二当家一碗!”
  秦初尘一手端着酒坛子,给胡子男人倒满了酒,又给宫嘉和自己倒了酒,三人在欢声笑语中喝完了酒。
  在喝酒的时候,秦初尘冲扶姝使了个眼色,让她按计划行事。
  扶姝立刻领会了意思,来到醉醺醺的宫嘉身边,低声道:“三少爷,您还是少喝一点酒吧,别让新娘子等的太久了。”
  秦初尘扶着晃悠悠的宫嘉,坏笑道:“嘿嘿,三少爷,新娘子怕是等不及了,咱们还是别喝酒了,别耽误了良辰美景啊。”
  “有道理有道理”
  宫嘉又打了个酒嗝,一双眼睛充满了迷离的酒意,嘟囔道:“如此良辰美景新娘子寂寞难耐,也是可以理解的,让我去好好地满足她吧”
  秦初尘冲着扶姝说道:“快来搭把手,搀着三少爷回洞房。”
  扶姝强忍着心中的恶心,搀扶住了醉醺醺的宫嘉。
  “二当家,我和三少爷就失陪了,您喝得尽兴一点。”秦初尘笑呵呵道。
  “没问题,什么事都没有三少爷洞房要紧,千万别耽误了良辰美景。”胡子男大笑道。
  秦初尘和扶姝搀扶着宫嘉,朝着洞房的方向走去。
  看见宫嘉离开了宴席,辰青莲微笑道:“宫族长和宫夫人真是有福气,祝愿宫氏家族再添一位传人。”
  “哈哈哈,多谢赵夫人美言。”宫云珑大笑道:“赵夫人,不知你和赵公子也没有”
  “我们两个也会努力的。”辰青莲神色自然地微笑道。
  在辰青莲应付宫云珑夫妇的时候,秦初尘和扶姝搀扶着宫嘉,一路来到了洞房的外面。
  “三少爷,新娘子在里面等你呢,你自己进去吧,我们就不跟着了。”秦初尘笑道。
  “好的”
  宫嘉跌跌撞撞走进了洞房,秦初尘随手关上了房门,冲着扶姝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向了不远处的凉亭。
  “赵公子,您身体不舒服吗?”扶姝扶着他在凉亭坐了下来,有秦初尘在她身边,她顿时感觉有了主心骨,没有像之前那样紧张了。
  “我可能是喝多了”
  秦初尘故意大声说道,让远处的守卫和侍女听到,随后低声道:“我们等绿萼的讯号。”
  扶姝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假装在凉亭照顾醉酒的秦初尘。
  此时。
  宫嘉来到了金碧辉煌的洞房,摇摇晃晃地来到了床边,看见蒙着红盖头的新娘子,却总感觉有一些不对劲。
  “唔,是我喝醉了吗?为什么为什么感觉扶姝你变得娇小玲珑了?”宫嘉嘟囔道。
  此时的新娘子是绿萼,自然要比扶姝娇小了许多。
  如果是平时的宫嘉,肯定会升起警觉之心,但是他在醉醺醺的状态下,整个人都是不清醒的,只是嘿嘿的淫笑了几声,便在床上坐了下来。
  “扶姝小娘子,不管你以前多么讨厌我,以后都是我的媳妇了”
  宫嘉掀起了绿萼的红盖头,笑容却突然停滞在了他脸上,因为他看到新娘子不是扶姝,而是赵泽的妹妹赵萼!
  “赵萼姑娘怎么是你?扶姝去什么地方了?”
  宫嘉的酒意顿时醒了许多,一脸惊诧疑惑地问道。
  “三少爷,新娘子不能是我吗难道,我没有扶姝漂亮吗?”绿萼妩媚地眨了眨眼眸。。
  望着绿萼漂亮的白嫩脸蛋,宫嘉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怔怔道:“不你比扶姝漂亮多了”
  “既然我比扶姝漂亮,那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呢?”绿萼娇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