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全金属外壳 > 308
    沈琼喜欢提携后辈,景念芹在表现出了比较出众的天赋之后,也就被沈琼收入了门下。有沈琼的亲自教导,景念芹这才少走了很多弯路,保证了相当快速的突破速度。当年韩立见到卢尘和景念芹的时候,卢尘是化神中期,景念芹是化神前期。但是这些年过去,卢尘天赋不错,修炼也还算刻苦,景念芹却还是超越了卢尘。现在卢尘合体前期阶段的修炼才完成了一半,但是景念芹却离再次突破已经不远了。
  
      起码在突破时间这一点上,景念芹已经比很多吞灵七秀级的人物还要快了。
  
      韩立不知道沈琼是景念芹的师傅,同样也不知道沈淑璇是景念芹最亲近的师姐。之前他只是通报了自己要求见的两位前辈,却根本没想到,就是这两个名字却引起了卢尘的误会。卢尘还真就以为韩立是求亲来了,所以才赶紧往寒岛方向飞了回去。
  
      寒岛之人普遍还以为沈淑璇正在闭关之中,可是卢尘却正好从景念芹那里得知,沈淑璇已经出关有一段时间了。而且这一段时间,沈淑璇就一直待在景念芹的院落里面。
  
      在韩立刚刚被往沈琼住地方向带去的时候,卢尘已经是来到了景念芹院落外面。风铃一响,景念芹就知道外面来人了。
  
      景念芹一打开门,就看到了那张让她好是厌恶的脸。“又干什么?”说着,景念芹就作势要把门关上。
  
      “师妹等等。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淑璇师姐的。”
  
      “淑璇师姐是你能叫的么?”景念芹对卢尘真的已经很是厌恶,不过卢尘既然不是来找自己的,那自己也确实不好越俎代庖的把卢尘撵出去了。景念芹回头看向了沈淑璇,沈淑璇虽然疑惑,但是还是对景念芹点了点头。
  
      “淑璇师姐……”等到来到沈淑璇跟前了,卢尘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卢尘组织了一下语言,沈淑璇眉头紧皱却也没有就此驱逐卢尘。
  
      “师姐,我对念芹师妹的意思,咱自己人都知道的。可是既然念芹师妹却是不喜欢我,这事儿我也就没法强求了。念芹师妹不愿意跟我,这一点我只能接受,但是我还是希望念芹师妹能够幸福。这一点天地可鉴。
  
      现在有一人来到了寒岛,先去求见沈长老去了。我差不多猜到,他应该是像念芹师妹提亲来了。”
  
      景念芹忍不住一愣?会是谁?追求景念芹的青年俊杰绝对不少,可是景念芹眼前却是下意识拂过了当年韩立的那个样貌。“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这诗当然不是韩立的原创,可是在韩立一脸痴迷的情况下念出这句诗,景念芹当时还是忍不住娇羞了一下。而每每一想到韩立的那句“姑娘,你等着我,我一定会叫我爷爷一起去上门提亲的!”景念芹虽然猜到韩立应该是在开玩笑,可是那羞意却还是忍不住的想要穿过脸皮。
  
      景念芹的追求者不少,其中也不乏年轻俊杰。但是美女爱英雄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在众多声称要追求景念芹的修士之中,韩立的名气确实是最大的一个。
  
      韩立当年的这些应该是玩笑话,否则的话,也不会好几十年过去没有真的上门。这一点,景念芹早已想明白了。可是卢尘一说有人上门提亲来了,景念芹还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韩立。
  
      “此人在修真界的风闻还是很干净的,没有多少负面的信息传出,但是师弟我却知道,此人就是个登徒子,师妹嫁给他不会幸福的。”
  
      登徒子?景念芹陡然间想到了什么。当年的时候,卢尘好像就用过这个词汇称呼韩立。
  
      “是韩立么?”景念芹忍不住问了出来。沈淑璇一愣,卢尘也是一愣。不过卢尘还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没错,就是韩立这个登徒子。此人当年第一次见师妹,就口无遮拦。而师妹往一旁走去的时候,他就喊着说是要上门提亲。哪有见姑娘第一面就声称要上门提亲的,那也正是我第一次怀疑此人是登徒子的时候。”
  
      “哎呀,卢师兄。当年人家韩立明明是逗你来着。他要是真有那个意思,怎么可能几十年都没来找过我?”景念芹声音中撒娇的意味是那么明显,卢尘当时就是一愣。景念芹早已明确的表示对他卢尘没那个意思,而在景念芹拜入沈琼门下之后,卢尘原本的那些优势也全部消失殆尽了。
  
      景念芹是不会对他卢尘撒娇的,那就很明显了,景念芹不是对卢尘撒娇,而是在想到韩立上门提亲的可能之后,陡然间变得有些不好意思。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景念芹已经喜欢上韩立了。卢尘心头闪过这个想法,对韩立的恨意却是更深了。
  
      “师妹不要被韩立的表面蒙蔽,据我所知,那韩立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凡间界的时候和一个姑娘定亲却始乱终弃,结果没想到那姑娘在两界通道开启的时候正好也被带上了修真界和韩立一起加入了一个叫做焱阳宗的中等宗门。韩立一直否认自己始乱终弃这件事,可是当初凡间界不少知情人也都被带入了这方叫做焱阳宗的势力,这么多证人在,韩立才终于推脱不了。可是这韩立还是不喜欢那个凡间界上来的霍羽燕姑娘,最后就偷悄悄的逃出了这方势力。
  
      而离开焱阳宗没多久,韩立就又带着一个叫做唐菲羽的姑娘私奔了。
  
      这些都是已经可以确定的。还有一种说法,说是韩立和焚荒域的广寒仙子温婉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虽然是捕风捉影,可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为什么不传别人,就传他韩立的这些花边消息?”
  
      当时韩家外门本身就有人前往焚荒域核对韩立的身份信息,而韩立在吞灵域成名之后,焚荒域那里关于韩立的消息也是迅速的传播到了吞灵域。刚开始那些消息还算比较中肯,可是慢慢地就有人开始编排起来。
  
      各种版本的消息在吞灵域传播,韩立也曾试过澄清。可是在韩立澄清过后,那些乱糟的消息反而开始变本加厉的传播开来,韩立后来也就没有再管。
  
      卢尘同样听过好几种的版本,但是现在的话,卢尘当然只会选择对他有利的那个版本来说了。再加上卢尘自己的一些加工,一副浪荡子的形象就此成型。
  
      景念芹一脸的气急,忍不住就想辩驳卢尘。要说景念芹已经爱上了韩立倒不至于,但是韩立当时故意气卢尘的时候,那种表现还是赢得了景念芹一定的好感的。卢尘当年追求景念芹的时候,用的手段确实是有些过分了。可是景念芹熟识的那些寒岛弟子却又不敢轻易站在卢尘的对立面去。
  
      不得不说,对于那些以前对自己那么殷勤的寒岛师兄们,景念芹是有些失望的。所以对宗门内的这些师兄们,景念芹虽然仍旧尊敬,却再也不可能生起那种喜爱的感觉。
  
      而寒岛以外的那些青年俊杰,和景念芹相处的时间普遍也长不到哪去了。韩立虽只和景念芹见过几次,却是少有的一个给景念芹留下较深刻影响的一人。景念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对韩立其实是有了些好感的。
  
      沈淑璇听到韩万山儿子的名字虽然难免有些感伤,可是看着景念芹那神情那表现,沈淑璇却是忍不住微微一笑。这样的表现,自己也曾有过。
  
      “卢师弟说的是韩家韩万山之子韩立吧。此子的心性我了解过的,没有你所说的那么不堪。”沈淑璇当然是了解过韩立的,韩立可是韩万山的儿子。在得知韩万山的相关消息之后,沈淑璇曾亲自离开寒岛到外面打听和韩万山以及韩立有关的消息。沈淑璇关心的事情不多,但是对韩立,她还是很关注的。
  
      对于韩立,沈淑璇的感觉也有些复杂。韩立是韩万山的儿子,却不是韩万山和她一起生的。一想到自己深爱的万山哥最终和其他女子结婚生子,沈淑璇痛恨韩立母亲的同时,也把韩立捎带着恨上了。
  
      直到有一天,沈淑璇亲眼见到了韩立本人。
  
      韩立的容貌,和韩万山也就六成相似,但是那种灵动、那种自信、那种玩世不恭却瞬间让沈淑璇想到了韩万山。刚开始的时候,沈淑璇其实是连韩万山也一起恨的。沈淑璇从韩立的年龄推测出来,韩万山和她分开也就十几年的功夫就和韩立的母亲勾搭在了一起。而对修真者来说,十几年的时间真的就只在眨眼之间。
  
      可是想想韩万山所经历的那些苦难,那种恨意很快就消失了。留下的,就只有对韩万山的种种怀念。而对于在自己眼里和韩万山那么相似的韩立,沈淑璇也就恨不起来了。而就算沈淑璇对韩立的母亲还有着一丝的不爽,韩立只是被出生而已,他并没有做错过什么。
  
      听到沈淑璇对韩立的维护,卢尘立马急了:“沈师姐你常年待在岛上,怎么可能了解的到啊?我和你说,我所说的这些消息,可没有一件是我编排的,全部都是从焚荒域流传到吞灵域的。”
  
      “这些小道消息不可信吧,韩立如果真是什么登徒子,韩立在吞灵域的这些年怎么没传过和吞灵域女修的负面消息?而以韩立现在的声誉的话,相信吞灵域想和韩立走到一起的女修绝对不少。在这种情况下,韩立还能洁身自好,我觉得这韩立的人品还是可以肯定的。”
  
      卢尘说的那些流言,沈淑璇不是没有听过。但是关于韩立的故事刚开始在吞灵域传播的时候没那么多弯弯道道,又过了几年,就出现了几个莫名其妙的版本。很明显,那是有人看不惯韩立在编排韩立。
  
      当然修真界还是明眼人多,这种八卦版的消息吞灵域不少人都听过,但是普遍也还是选择了相信原本正常的版本。甚至还有好事之人专门跑了一次焚荒域,专门给韩立进行了正名。
  
      这关于韩立在焚荒域的八卦版消息,已经是属于小道消息了。卢尘听过这些消息,那么差不多也就算得上是消息灵通之人了。而如此一来,卢尘就不可能没听过其他那些版本的关于韩立的消息。但是卢尘不说正常版本的,光说八卦版的,很明显,就是来给韩立抹黑了。
  
      沈淑璇对卢尘的这种行为很是有些不耐烦,可是她也不能直接戳破卢尘。在寒岛之人看来,沈淑璇这些年确实是很少离岛的。几乎没怎么离开过寒岛的沈淑璇,却对韩立的消息了解的太过清楚,说不定就会让寒岛其他人产生一些误解。
  
      沈淑璇和韩万山的婚事,当年只有少数几人知道,寒岛之人也是普遍不知道这一点的。但是寒岛和古月岛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和睦的。沈琼长老当年为沈淑璇和韩万山忙碌婚事,主要确实是希望爱徒能够幸福,但是其中确实也不乏想靠沈淑璇和韩万山的联姻缓解两家关系的意思。
  
      韩万山消失,这计划也就胎死腹中了,沈琼长老再也没有理由把这件属于韩万山和沈淑璇的私事公布出去的道理。
  
      景念芹对自己这位师姐可没什么好隐瞒的,在得知沈淑璇对韩立也比较感兴趣之后,景念芹也就把当年那些和韩立之间的一些趣事和沈淑璇讲过一遍。沈淑璇现在也还在以为韩立是为景念芹上门提亲来了,而从心底里,沈淑璇也很期望这场姻缘能成。
  
      景念芹拜入沈琼门下也有些年了,而这些年来,景念芹也确实是少有的一个和沈淑璇比较亲近的寒岛门人。韩立的好自不用细表,而对于自己这位师妹,沈淑璇是很看好的。虽然天赋和韩立应该还有些差距,但是这样的性格嫁给韩立,韩立也绝对不亏。
  
      沈琼是沈淑璇和景念芹共同的师傅,但是一来需要闭关修炼,二来身为寒岛的长老,就是在不闭关的时候难免也会有些忙碌。所以这些年来,反倒是沈淑璇教导景念芹的时候更多一些。几十年的朝夕相处下来,沈淑璇自认对景念芹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
  
      现在沈淑璇已经在心中首肯了景念芹和韩立的婚事,卢尘却非得跑出来搅局,沈淑璇当然是有些不耐烦的。可是卢尘却不知道这一点,还是继续给韩立抹黑。
  
      沈淑璇和景念芹很是气愤,已经是准备赶卢尘走了。可就在这时,门外风铃一响,沈琼就领着韩立走进了院落。
  
      韩家的那种令牌平时是记载韩家弟子身份信息的,但是这一快,里面存的却是韩睿的一段影像。拿到令牌一激活,沈琼就已经知道韩立的来意了。在吩咐那位寒岛弟子去把韩立带进来之后,沈琼才反应过来,这事儿还得说服了沈淑璇才行。在韩立到了之后,沈琼夸赞了一番韩立之后,还是带着韩立往景念芹的院落方向行来。
  
      卢尘看韩立和沈琼一起来到景念芹的院落,心里立马是咯噔一下。沈琼把韩立带来这里,难道是已经首肯了韩立的求婚来询问景念芹本人的意见了?否则的话,为什么要把韩立带到景念芹的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