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野火时代 > 第五百零三章 撞枪口上
    “那么大的太阳,你也敢在外边晒着,小心发烧!”陆坤大手在小光头头顶上揉了揉,这小子的发茬儿刺手,但却有种莫名的舒适感,就跟刷子在掌心轻轻刷过一样。
  
      小孩子这一冷一热的,特别容易发烧发热,有些体质不好的,晒个十来分钟,然后到阴凉处稍微被冷风一吹,过一阵子立马发梢或者感冒流鼻涕。
  
      “爸爸,明哲弟弟好笨呢呐!”小光头双手纠在一会儿,扭扭捏捏道。
  
      陆坤一愣,“怎么了?”
  
      好端端的,怎么提到弟弟聪明不聪明的问题了。
  
      他倒是没别的想法,反正小光头这两兄弟还是挺好养的。
  
      这一转眼,当初医院产房抱出来的小红孩子,现在已经成了虎头虎脑的小子了。
  
      “你倒是说话呀?”陆坤见这小子一脸纠结,不禁催促了一句。
  
      小光头脖子一红,“卓然弟弟都会坐了,坐得挺稳当了,可明哲弟弟还翻身都不怎么会。”
  
      “你嫌弃自个儿亲弟弟了?”陆坤假意把脸色一横,严肃道。
  
      “没有没有”,小光头连忙摆手,“我...我就是觉得明哲弟弟太懒了,整天吃饱了就是睡、睡醒了又接着吃,跟小猪一样。这么懒,以后不聪明。”
  
      陆坤暗自翻了个白眼,“你以前也一样,可现在不是挺好的。”
  
      梁卓然比陆明哲大了一个多月,现在会翻身、并且翻得熟练,并不出奇,坐得稳当这事儿,只能说是天赋异禀吧。
  
      “才、才没有,妈妈说我刚会坐的时候就会帮她择菜了,很爱劳动。”小光头见自个老子把自己和懒得跟小猪一样的弟弟并列,老大的不愿意。
  
      “得了吧,你那叫捣乱。”陆坤白了他一眼,缓了缓才道,“今天打包了一桌子好菜回来,快喊妈妈姐姐他们出来吃。”
  
      “又打包。”小光头嘴角抽了抽,而后转身慢腾腾地挪动步子。
  
      好东西天天吃也是会腻的,家里的大黑猫都快胖成球了。
  
      “你这倒霉孩子!”陆坤损了依据,把打包的好菜摆盘。
  
      他也不是有意的呀,谁知道今天遇到那个神经病呢。
  
      刘丽萍出来了,脸色有些不好看,“咱家干脆别开伙得了,天天吃饭店,也不嫌腻。外边的偶尔吃吃还行,哪能天天这么弄,这也比不上家常菜养人呐。”
  
      陆坤面色讪讪,“放心,这段时间不会老往家里打包饭菜了。”
  
      刘丽萍招呼仨孩子坐下,给他们依次盛了碗汤,而后抿了一口道,“算了,记得提前让人打电话告诉家里就成,别家里头做了一桌子菜,你还往家里打包。”
  
      “成,记住了。你试试这酸笋,味道不错的。”陆坤给她夹了一筷子,顺便把这个话题终结掉。
  
      ......
  
      书房里。
  
      “赵副省,是我,陆坤。”陆坤躺在摇椅上,拨通了赵副省的电话,对日招商引资这事儿当初就是赵副省点的头,现在他打算拆台,得跟他通个气才行。
  
      “哦,稀奇,稀奇,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对面的赵副省很是纳闷,看了看墙上的钟,快下午两点了。
  
      陆坤笑着道,“赵副省,我康师傅集团的事儿你是知道的吧?”
  
      日本鬼子有意打康师傅集团的主意,这个陆坤肯定不能答应,得先给赵副省打个预防针才行,省得他满口大话答应了日本人,到时候派人来当说客,搞得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这么点小时,也值得你专门给我打电话?”赵副省显然是听到了这方面的消息,也知道个中内情,“这个事情我是清楚的,他们刚提出来的时候就被我给否决了。”
  
      “哎,那我可得谢谢您。”陆坤松了一口气,省了一番功夫。
  
      “省里有些人就是见不得本土企业冒头,三番五次地以他们喜好为中心,给地方企业添乱!”赵副省的语气有些冲,“也不想想,招来的金凤凰,终有一天会飞走的,哪像家养的老母鸡,会趴窝。”
  
      陆坤面色一滞,赵副省这话虽说话糙理不糙,但绝对不好听。
  
      “还有第三港铁厂的事儿...”陆坤试探着问了一句。
  
      陆坤最顾忌的就是那位温市长强行推动,一个处理不好,到时候双方容易结缘。
  
      温市长摆明了还有继续往上走的可能,这次要是把他往死里得罪,将来的日子,能好过才有鬼了。
  
      “这个不好办,这个事情是温市长在抓,我不好插手。”赵副省皱了皱眉,过了好一会儿,才解释了一句,“我跟他的关系,想必不用多说了吧?”
  
      “明白。”陆坤点点头。
  
      赵副省和温市长历来不太对头,也正因为如此,陆坤才一直没跟温市长走得过近,以免造成什么误会。
  
      “那这事儿怎么处理?”陆坤想听听赵副省的意见。
  
      “这事,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在省政府这一层,我帮你兜住,其他的,我一概不管,也管不了。”赵副省斩钉截铁道,没有丝毫的犹豫,看样子,他对温市长好大喜功的做法,也同样是心有不满。
  
      陆坤撇撇嘴,有些不以为然。
  
      兜住省政府一层有什么用,自个儿往后可是还要在温市长手底下讨生活呢。
  
      要是被针对了,即便赵副省使劲儿,到时候自个儿依旧会有无穷的麻烦。
  
      “这可涉及到国有资产流失呢。第三钢铁厂属于妥妥的优质资产,好好整顿一番,摆脱负债就在眼前。可真要是按照日本鬼子的方案进行合资设厂,第三港铁厂就完了!往后就得仰日本人鼻息。”
  
      陆坤算是听明白了,赵副省这是撺掇着他出头拆温市长的台呢,“您和各位大领导都不在乎,那我就更不在乎了。我小大小闹一番,顶多给人温市长留点不好的印象,可只要把股本拿回来,我立马撤还不行?这事儿谁爱管谁管。”
  
      “你已经知道小鬼子的打算了?”赵副省愣了一下,随即释然,陆坤在安桂、尤其是南明这一亩三分地,想要打听点什么消息,的确是少有能瞒过他的,“行了,温市长那我帮你摆平,你不要闹得太大就行。”
  
      “那您可得给个标准,闹到什么程度?”陆坤可不吃他这套,即便温市长不往上走,那也不是可以随便得罪的,要不然往后时刻都得担心被人温市长下绊子。
  
      “我的意思是第三港铁厂这事搅黄,但其他的事儿你可别全搅黄了!这次的招商引资,省里付出的代价可不小,真要是闹得颗粒无收,看到时候书记收拾你不!”赵副省干脆把这事儿摆在明面上说透。
  
      “那行,我心里有数了。”陆坤认真点点头。
  
      有了准话,他就知道该怎么操作,该操作到什么份上了。
  
      无非就是不要把这把火烧到日本人身上,尽量归咎于第三港铁厂的领导班子呗。
  
      解归园那家伙不就是一个很好的顶雷的角色吗?正巧这王八蛋昨天狠狠地得罪他,以为傍上了日本人就可以不给他半点面子。
  
      干脆借着这事儿把屎盆子全扣到他头上得了。
  
      次日,陆坤和约好的第三港铁厂社会资本股东在清风茶艺社聊了一个上午,把各种细节都敲定了,才溜溜达达地回家。
  
      傍晚。
  
      灯红酒绿开始慢慢出现。
  
      刘丽萍正在给陆坤打领带。
  
      “行了没有?这都站了多久了?”陆坤往穿衣镜瞧了瞧,有些无奈。
  
      虽说收拾得很利落,整个人看上去帅气干练了不少,但刘丽萍还是不往上下仔细打量着他,过了一会儿又往他头上喷点啫喱水定定发型,再过一会儿又往他脸上涂点什么东西润肤保湿增亮。
  
      “差不多了。”刘丽萍绕着陆坤转了一圈,然后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乐呵呵道一句“搞定!”
  
      “大丫儿,帮爸妈带好弟弟妹妹啊,记得电视最多看到九点半,就给把他们俩赶去睡觉......”刘丽萍有一大堆的东西要嘱咐这几个孩子,担心自己夫妻出去,几个孩子在家闹出乱子。
  
      “蒋嫂,明哲就麻烦你了。”陆坤冲蒋嫂笑笑道。
  
      他就特担心这小子待会儿睡醒了,见爸妈都不在身边,然后哭起来没完没了。
  
      “先生、太太,你们放心出门吧,我会照顾好小少爷的。”蒋嫂面色慈祥道。
  
      “嗯。”陆坤点了点头,拉着刘丽萍就往外走,“时间快赶不及了,再磨叽待会儿迟到了,丢脸事小,得罪人是大。”
  
      纷纷扬扬的雨丝飘飘洒洒,细密如牛毛,偶尔钻进行人的脖子里,刺激得人一个激灵,身子一颤,然后快步行走。
  
      南明国际大酒店。
  
      灯红酒绿,人头攒动。
  
      “中日两国一衣带水,人文交流源远流长......让我们相互携手,共铸中日未来美好新篇章!”
  
      市委副书记也就是温市长致祝酒词,市里的几套领导班子领导都难得地聚集在侧,可见南明市政府对这次的招商引资工作有多么重视。
  
      温书记话刚说完,场中就响起了掌声,先是稀稀拉拉,过了一会儿就变得热烈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仿佛把自己最真诚的一面都已经完全展示出来。
  
      但事实究竟是怎么的,谁又知道呢?
  
      反正陆坤夫妻俩的演戏功夫不差,面上嘴角微扯,似笑非笑,双手轻轻相合,含蓄而又不失礼节。
  
      “很荣幸访问安桂、尤其是南明这座绿色之城,更荣幸能代表此次访问团致辞,南明市民的淳朴热情和美好的自然风光,深深地感染了我......让我们共同携手,加强在机械、狂野、农业、日化、化工等领域的深入交流与合作...”
  
      代表日方发言的是个老头子,个子瞧着还不到一米七,穿着得体的西装,留着一撇八子胡,话说得很是漂亮,动不动就鞠躬感谢。
  
      这对一些人来说,心目中对日本人的印象,好了极大的改观。
  
      毕竟长期的妖魔化宣传之下,蛮+贪婪+血腥+残忍+灭绝人伦...等印象早已深入人心。
  
      “怎么了?”陆坤注意到刘丽萍神色有异,不禁在她掌心捏了捏,关心道。
  
      刘丽萍摇摇头,咬了咬嘴唇,过了一会儿才在陆坤耳边小声说道,“这日本人,跟我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陆坤笑笑,“怎么不一样法?难道你以为日本人全跟电视上演的,见到个女的就岔着腿,跟螃蟹一样走路,然后大喊一声‘花姑娘?”
  
      刘丽萍神色一滞,随即面色讪讪。
  
      “看人哪能看表面。”陆坤伸手抚了抚她的长发,“坏人永远得把自己装扮成好人,做坏事的成功率才越高。”
  
      “武田响声,我敬你一杯,再次欢迎你的光临,希望你和代表团此行能够有圆满的收获。”温市长举着斟了大半杯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发出爽朗的祝愿声。
  
      “非常感谢!”被称为武田先生的日本人,深深地弯腰鞠躬,几乎鞠到地上,同样豪气地一饮而尽。
  
      温市长见这小日本鬼子给面子,同样很高兴,脸上挂着柔和的笑容。
  
      “武田先生果然是性情中人。”招商局的廖局长,上前给这位武田先生鞠了个躬,而后攀谈起来。
  
      陆坤眼尖,往某个地方瞥了一眼,发现陈局长在给小日本鬼子鞠躬的一瞬间,这一幕被相机记录下来。
  
      算你倒霉!
  
      陆坤嘴角扯了扯,本来只是让人找个几乎,好造声势,没想到这位陈局长,竟然撞到枪口上来!
  
      这次温市长要是不把第三钢铁厂摘除出合资项目之外,过几天省里的报纸,怕是有看头了。
  
      按照后世的说法,无图言吊,有图有真相。
  
      甭管什么原因,堂堂招商局局长给日本人鞠躬,怎么都不合适,媒体怎么瞎编,在这张照片的“铁证”下,都显得有理有据。
  
      在加上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爆料,“还原”事实经过,整个南明市招商办,就是一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造谣容易辟谣难的道理,不用多说也明白。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