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野火时代 > 第五百零四章 日常

  “温市长、陈局长,我对此次的合作非常有信心,我相信在我们双方的努力下,一定会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功。”
  武田的表情十分认真,他扫了一眼温市长身边的诸位领导和有头有脸的富商,微微思忖了片刻,而后问道,“我在刚刚履足南明的时候,便听说了一位名为陆坤的先生,他名下的事业,即便是我们也有所耳闻。
  尤其是他名下的康师傅集团,生产的方便面与饮料,在去年年底便经过经销商的帮助,成功打如东南亚和日本市场。
  鄙人对他神往已久,十分期待与陆先生结识、与康师傅集团开展深入密切的合作,不知温市长可否代为引荐,以偿鄙人所愿?”
  这把温市长和身边人都给问懵了,大家嘴巴微微张了张,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齐齐看向陆坤夫妻来所在的方向。
  只见陆坤夫妻俩正悠闲地吃着点心水果,抿着小酒,时不时地抽出空来与边上的朋友交头接耳。
  陆坤注意到这群人的灼灼目光,眉头不禁微微皱了皱眉。他今天只是想来看个热闹而已,可不是来惹事的。
  他知道日本鬼子打的是什么主意,无非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痴心妄想着入股康师傅集团而已。
  陆坤直接别开脸,假装和刘丽萍说话,说得兴致正浓。
  武田顺着众人的目光朝陆坤夫妻俩所在的方向看去,一脸茫然,“不知诸位是何意?”
  “咳咳。”温市长低沉地咳嗽了一声胳膊肘碰了碰站在身后的招商局陈局长,示意他赶紧救场。
  省里边已经明确给过提示了,康师傅集团不接受日本人任何形式的注资入股。
  如今这事儿,得赶紧把日本鬼子糊弄过去。
  “武田先生...”
  陈局长忙不迭上前小两步,勉强扯出一抹笑容,“武田先生,您有所不知。陆先生早在年前便前往各地考察市场去了。陆先生交游广阔,与港澳台、东南亚的很多富商交情匪浅,一年之中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访友游历......”
  眼瞅着陈局长胡说八道,众人不禁面色尴尬,而武田更是脸色黑得可怕,内心八嘎呀路骂了一遍又一遍。
  他自然是认识陆坤的,即便没见过面没有过交谈,但相貌总不会认错。他之所以端着不主动上前攀谈,一个是觉得自己要是太主动了,谈合作的时候不太好拿捏,另一个则是显得不那么突兀。
  康师傅集团怎么也算是安桂省内数一数二的大企业了,放到沿海地区,也依旧屈指可数,真要是入股,需要的出价肯定不低。至于具体出多少?武田内心还没个准数。
  这几年日本国内的经济情况堪称糟糕透顶。
  一位从事金融工作的朋友曾拜托他寻找一些优质企业,忽悠那些企业去日本上市。
  虽说中国大陆的企业在日本上市有很多绕不开的限制,但若是变更企业的注册地,那就好操作很多了。
  比方说,很多香港企业就不在本地上市,反而跑到日本去上市。
  日本的房地产泡沫刺破之后,日本股市就陷入了长期的低谷期,上市公司大多半死不活的,压根就涨不动了,三不五时地还跌一跌,真个是叫人揪心。
  安桂省内的其他企业,国企的话就不用说,即便是在香港上市筹资,都是小心谨慎再谨慎,身上套了一层层保险措施。至于政府控制下的地方企业?哪个不是亏损得爹妈都不认识?请这种企业去日本上市,那是典型的浪费资源。
  而康师傅集团就不同了。
  食品饮料行业永远是经济危机的避风港。
  是人就得先满足衣食住行。
  一旦成功入股康师傅集团,再由他协调各方,康师傅集团的方便面和饮料很容易就能打入日本市场,凭着中国政府的出口创汇补贴与自身低廉的成本与价格优势,每年的财报必定相当优秀,上市之后说不定能成为一道亮色。
  退一步说,即便没法说服康师傅集团在日本上市,也是无碍,香港股市这两年流行中国概念股,几乎每一个业绩不错的大陆企业,股市表现都相当不错。
  一旦成功入股,再推动康师傅集团于香港上市,那他以及背后的财团,也能借此大赚一笔。
  “真是不好意思,武田先生,今晚可能要让你失望了,陆先生目前并不在南明,应该是出差考察市场了。”温市长清了清嗓子,虽然对陈局长这个蹩脚的借口嗤之以鼻,但还是从善如流地接了话,他的心里也是有气的,之所以待他们客客气气的,可不就是想让他们接盘省里那些个沉重的包袱么?
  至于合资什么的,只能说是聊胜于无吧,,他的兴趣并不大。说句不好听的,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那么黄明博先生呢?我打听过,康师傅集团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他在打理,深得陆先生看重。”武田低了低头,往地上看了看,嘴角不禁抽了抽。
  众人的目光再次朝陆坤夫妻俩看去,切确地说,是朝陆坤夫妻边上的黄明博两口子看去。
  “呵呵,真不凑巧。今天黄总家里有事,临时告知我们没法出席宴会。”托词用了一遍又一遍,温市长再好的脾气,也难免脸色有些挂不住。
  “好吧,实在是太遗憾了。”不等温市长说完,武田假装思考了一会儿,点点头道,“但是,温市长,您能不能让手下的人明天替我引荐一下,我想和康师傅集团的高层见一面。之前我主动找上门,可惜连门都进不了。”
  这小鬼子亲自找上门了?
  然后还被轰走?
  众位领导们面面相觑。
  “这个没问题,一定满足你的心愿。明天我让城建局的沈副局为你引荐。”温市长刚开始的热情已经消退了大半,恨不得把酒杯直接砸这日本老头子脑门上。
  这小鬼子是吃错药了吧?非要往康师傅集团这事儿上扯。
  省里领导可是明里暗里提醒过他的,康师傅集团不在中日合作范围之内。
  要是办砸了,借助这次的事情往上升一升的事儿,怕也是泡汤了。
  他压根就不愿意管这事儿,要不然也不会不直接开腔让身为招商局局长的陈局长代为引荐,而是把这事儿推给了最后边一直神游的城建局副局长。
  “非常感谢!”武田知道分寸,要是再纠缠下去,说不定温市长就要拂袖而去了,于是诚意十足地给温市长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哎呀,客气,客气。”温市长装模作样地笑笑,像是被感动得无以言表一样。
  事实上,也的确是很爽!
  鉴于这日本老头的态度还不错,温市长阴翳的眼神总算是多了几分神采,刚才心底的那点不痛快也消失殆尽。
  “万分感谢!”武田再次认真鞠躬,而后双手合十道,“拜托了!”
  “哈哈,好说,好说。”
  温市长心情愉悦,就跟大热天喝了瓶透心凉的雪碧一样舒坦,伸手把他扶起,“哈哈,武田先生,不用太客气。你的要求,我们一定尽力做到,这也是显示我们的诚意嘛。”
  “武田先生,我再敬你一杯。”温市长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多聊。
  转移了话题,一时间场中气氛倒是好了很多,宾主尽欢,原本闲得有些紧张局促的气氛也彻底地松了下来,大家彼此边品酒边交流,增进认知了解与感情。
  到中场的时候,宴会主办方倒是难得地弄了个“大地飞歌”的节目,让少数民族歌谣露了一脸。几个日本鬼子一脸欣赏叹服。
  ......
  “嘘~小声点,孩子们睡了,要是吵醒了,晚上孩子你带,我去书房睡。”
  回到家门前,陆坤让刘丽萍从背上下来,抬腕看了下表,发现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不禁提醒了她一句,让她别继续闹。
  “怎么,累了?”刘丽萍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见陆坤在活动胳膊,小声问了句。
  陆坤嘴角抽了抽,他知道这婆娘想问啥,不外乎就是想问问是不是嫌弃她重了呗,“累倒是不累,就是刚才一直箍着你,胳膊酸。”
  “行了,你赶紧洗漱一下,我去看看几个孩子睡着没有,二丫儿那丫头老是踢被子!”刘丽萍甩了甩刚才一路玩闹造成的散乱的头发,而后干脆把发绳解开,重新扎,往孩子们屋里走的时候,不忘冲陆坤吩咐一句。
  陆坤眼疾手快地拉住她的手,目光灼灼道,“我先放好水,你赶紧回来,咱俩一块儿洗。”
  热气腾腾,水雾迅速弥漫在整个浴室,墙上的镜子立刻模糊起来,隐约间只见到两道相互纠缠在一起的身影。
  喔喔喔~
  不知道别墅群里哪一户人家养公鸡,每天都准时打鸣,扰人清梦。
  打鸣也就算了,早上五点钟就开始打鸣,这谁受的了啊?
  陆坤穿着裤衩起身,拨了拨窗帘,发现外边整个天地俱是黑洞洞的,四野一片寂静,远方的狗吠声此起彼伏。
  “特娘的,这个点就打鸣。”陆坤搓了把脸,气愤转身朝床走去。
  刘丽萍提醒了他一句,“小点声,别把明哲吵醒了。”
  “行行行。”陆坤做举手投降状,而后摸着下巴思考了一阵,眼珠子一转,“这个时间,还够咱们再来一次!”
  哗哗哗......
  雨势很大,如同瓢泼一般,不断拍打着窗户。
  “今天待在家里头陪陪我们娘儿几个吧。”刘丽萍双臂展开,紧紧从后边搂住陆坤的腰身,下巴在陆坤光洁的后背上连磕了好几下。
  “成。”陆坤嗯了一声道,这天气这么糟糕,正常人都不愿意出门。
  下雨天,就该在家里老老实实待着,逗逗孩子,和老婆说说话。
  吃过早饭。
  陆坤刚把报纸摊开,小光头就跟个小猴子一样缠在他身边,不断地要在他身上爬。
  陆坤干脆把他横着放倒,然后不断挠他痒痒,把这小子逗得哈哈大笑个不停。
  “诶,怎么好久没见那个跟你很要好的小朋友来家里玩了?”陆坤扯来扯小光头脸上的婴儿肥。
  “哪个呀?”小光头摸摸后脑勺,一头雾水。
  陆坤瞥了他一眼,趁着刘丽萍回屋的功夫问道,“就是那个跟你玩亲嘴游戏的女孩啊,怎么最近没见你找她上家里玩了?”
  “她回她外婆家看大熊猫了。”小光头一脸沮丧,双手撑着两颊,有些闷闷不乐道。
  大熊猫?
  “她外婆是四川那边的?”陆坤倒是不了解这事儿,只是去幼儿园接孩子的时候,遇到过一次那女孩的父母,也就一面之缘,倒是没什么印象。
  ......
  陆坤正闲得无聊呢,电话一阵急促响声。
  “陆总,陆总。”华坤投资有限公司的公关部经理周得陇连忙开口。
  陆坤嘴角抽了抽,不禁暗自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是天塌了还是地陷了?说了多少次了,得淡定!”
  “好了,说说,到底怎么了?”陆坤等他心情平复下来,催促道。
  周得陇连忙道,“刚才刘局长打电话过来,说是约咱们见个面。”
  “刘局长?”陆坤起身,眉头微蹙,“哪个刘局长?”
  “资管局的刘局长。”
  “是市里的资管局还是省属的资管局?”陆坤问了一句,如果是市里的资管局,肯定没好事。
  “是省里的资管局,刘局长说请您吃饭,有事儿要跟您谈。”周得陇忙道。
  陆坤点点头,“时间地点。”
  “明天晚上七点半,四海饭店。”
  陆坤点点头,“成,这事儿我知道了,你回复他吧,我会准时出席的。”
  这位刘局长之所以露面,多半是赵副省给递了话的缘故,有他假如,想要搞黄日本与第三港铁厂合资设立新厂的事情可就好办多了。
  “爸爸,明天带我去吃肯德基吧,我们偷偷去,不告诉妈妈。”小光头给陆坤从果盘上拿了个苹果做献宝状。
  陆坤哈哈大笑,指着他背后黑着脸的刘丽萍道,“你转头看看你妈手里拿的什么玩意?”
  鸡毛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