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浮世眷 > 第062章 改变策略
    上回见面的时候,梦隐就发现君晔四人穿的衣服,和大部分内院弟子纯白色的弟子服不同,他们身着的是蓝衣。而蓝衣,正是内院真传弟子的标志。
  
      真传弟子的待遇堪比青衣长老,最基本的,便是拥有独立院落。
  
      梦隐到达君晔的院落时,他体内的煞气正蠢蠢欲动,匆匆将梦隐迎进来后,便不得不赶紧压制体内的煞气。
  
      “不过三、四个月,你体内怎么会这么多煞气?”
  
      梦隐有些疑惑,以她上次吸收煞气时对君晔体质的了解,至少应该能保持半年的稳定。
  
      更何况,以他真传弟子的身份,灵药、丹药等修炼资源应有尽有,绝不短缺,就算自身吸收的灵气不足,也可以借助灵气充沛的外物帮助压制,能保持稳定的时间应该还能延长许多才是。
  
      “我也不清楚,大概是因为修为提高了?”
  
      别说梦隐,就连君晔自己都很是疑惑。
  
      他的身体他自己不可能不清楚,可这段时间都在内院,按理说不应该会这么快出现这样的情况。
  
      “我尽量吸收,不过很可能还是无法达到令你可以完全压制的程度。”
  
      梦隐神色微凝,君晔体内煞气的量比她预想的要多上不少,在不触发融魂劫的前提下,她不敢保证能让君晔恢复到稳定的水平。
  
      “无妨,只要有改善就很好了。”
  
      君晔额间冷汗密布,体内翻腾的煞气使他压制得有些吃力。
  
      就算真传弟子的待遇极好,固定时间内统一分配的资源也是有定数的,若想超额取用,需要再额外申请。
  
      君晔已经申请过一次了,奈何还是压制不住,短时间内不适宜再申请。
  
      资质好固然能受到极大的重视,但明里暗里盯着他的人也会更多,别的都好说,可资源的分配太过敏感,一次半次没人会有意见,但再多就容易引起别人的不满。
  
      梦隐手上还有许多东西需要派送,不能耽搁太久,当下也不多言,便想抓紧时间替君晔吸收部分煞气。
  
      她才刚伸出手,还未触及君晔,猝不及防之下,被腕上傀儡所化的镯子烫了一下,条件反射地缩了缩手。
  
      ‘怎么回事?’
  
      梦隐对镯子发出的动静不明所以,奈何傀儡与光离不同,无法交流。
  
      不过很快梦隐就明白了。
  
      与吸收逸散在空气中的煞气不同,梦隐若想吸君晔体内的煞气,得通过触碰传递,而现在她发现傀儡竟能隔空吸取,然后传递给她,这倒是方便隐秘了许多。
  
      梦隐并不知道,她这次进入君晔的院落,牵扯了多方的神经。
  
      “你是怎么办事的?!”
  
      药剂塔五楼,季光正怒气冲冲地将株行叫到了隐秘处,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怒骂。
  
      “导师息怒,我……我真的不知道她竟会认识真传弟子……”
  
      株行低垂着头,脸上满是屈辱和恼恨,在季光正的怒火下大气不敢出,瑟缩着弱弱地说道。
  
      “还敢狡辩!我看你是不想继续在内院待下去了吧!”
  
      季光正哪里听得进去,他才不管是不是株行的错,先将心中的怒火和慌乱发泄了再说。
  
      得知梦隐与君晔认识的消息时,他没怎么在意,以为两人不过从前略有交集,今日竟得知梦隐出入了君晔的院落,可见两人交情匪浅,不由慌得心脏都漏跳了半拍。
  
      季光正庆幸如今梦隐并不知道他在背后针对她,他不过是一名小小的导师,地位远远无法与真传弟子相比,若君晔肯为梦隐出头,想收拾他轻而易举,而他上面的人,是绝对不会为他出面的。
  
      株行脸色大变,双腿一软差点跪下,连声请求“不、不敢!求您再给弟子一次机会,我……我想到办法能将她暂时调离内院了!”
  
      季光正是他的授课导师,只需要将以往给他的便利收回,便能达到将他赶出内院的目的,毕竟他的成绩确实相当糟糕。
  
      “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再出问题……哼!”
  
      季光正冰冷地看了株行一眼,拂袖而去。
  
      “是!弟子这次绝对会安排妥当!”
  
      株行垂眸掩去眼中的怨恨,信誓旦旦地保证。
  
      他心中恨极了季光正和余晖,却敢怒不敢言。
  
      要梦隐四处去送药是余晖的决定,他无权置喙,可出了问题,季光正不可能去责问余晖,只会将所有过错归咎到他身上,找他来出气。
  
      季光正是五楼的导师,余晖是一楼的负责人,两人原本就不算太熟悉,平日里不便太多交集,因而找株行充当传话人。再者,若是出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也好有人能推出去当替罪羊。
  
      在季光正找到她的时候,株行就清楚知道自己在这整件事里的存在价值,但他完全没有拒绝的权利。
  
      “余导师,弟子来取一些青樱草。”
  
      株行掩藏好情绪,转身下到一楼寻找余晖。
  
      “哦,是你啊,随我来。”
  
      青樱草算是他们之间的暗号,因其拥有净化祛味的特性,使用频率极高,就算常来取,也不会引人注意。
  
      第二天,梦隐照常到一楼领了清单去仓储室,余晖忽然匆匆朝她走来,扯了她手中的清单递给旁人,将一个空间储物袋交到她手中。
  
      “拿好,跟我出去一趟。”
  
      余晖交代了一声,又匆匆朝外走去。
  
      梦隐顺从地跟随其后,眸中掠过一抹深色,暗暗猜测着余晖等人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直接出手杀人灭口是不可能的,不然也不会选择用这么隐秘迂回的方式,来实现将她驱逐出潮汐院的目的,再说,就算余晖向对她出手,以他的修为也奈何不了梦隐。
  
      没等她过多猜测,刚踏出了药剂塔,就见一只青云雀俯冲而下,稳稳停在余晖身前。
  
      “走吧!”
  
      余晖粗鲁地将梦隐一把拽到青云雀背上,也不管她站没站稳,直接吩咐青云雀启程,瞧那样子似乎此行是为了什么急事,片刻不容耽搁。
  
      梦隐没有出言询问,反正都是针对她而来的事,问不问没有什么区别。(https://)

Ps:书友们,我是寐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