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竟然是李白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恶人先告状

  李白冲过来,又是干净利落的一脚,解决了处于重心失衡状态中的吏员,附身抱起周文出门直冲医馆而去。
  晴儿、玲儿对望一眼,匆匆的追着他的背影出去了。
  直到这时,掌司、司丞才像后世警匪片中的死条子一样,带着几名衙役姗姗来迟。
  第二天,礼部可热闹了,这百年难遇的文臣武斗,实实在在发生了,岂能不轰动?
  两名当事人,都向部里出具了书面的事件报告,自然是,公说公有理,婆説婆有理了。
  但是,部里的舆论风向,却是对李白不利的。
  大概意思是,李白一个八品司务令,竟敢殴打五品郎中,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在这些封建士大夫,根深蒂固的上下尊卑观念里,都是不可饶恕的。
  还有差不多一个月,天顺元年的会试就要开考了。
  圣旨命兵部尚书,武功伯兼华盖殿大学士,掌文渊阁事徐有贞;吏部尚书,集贤殿大学士李贤;礼部尚书胡滢;同为知贡举总裁会试。
  同考官十八人,由翰林、进士出身的司官、科道出任。
  还有二名监考,由督察院两名副都御史担任。
  这批官员已于昨日,执行锁院制度,进驻贡院。
  因此礼部群龙无首,处理结果迟迟难出。
  礼部的会议厅里,两位侍郎和四位郎中,正在商议着,文臣武斗事件的处理结果。
  礼部左侍郎萧腾合,轻咳了一声,痛心疾首的道:“我部官员教坊司内私斗,致使七伤一昏迷,情节相当的恶劣!这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丑闻!有辱斯文!愧对圣闲啊!恐怕我礼部,现已沦为朝野笑谈咦!如何处理此事?尚书大人不在,望各位同僚议个章程啊!”
  礼部右侍郎李子恒道:“这还有什么可议的!以下犯上有违礼法!有违圣人教诲!吾意将此大逆不道的八品司务令革职!以儆效尤!”
  其它三位郎中也七嘴八舌道:“是啊!对!我同意!这种不知尊卑上下之徒,要他何用!若是以后争相效仿此事,我等岂不变成第二个曹郎中!革职都是轻的!应该下狱,好好的审一审,看他出于何等意图,竟如此的丧心病狂!”
  唯一没有说话的许大淼郎中,实在坐不住了,他觉得再不说话,这帮家伙,恐怕真的会将李白革职查办了。
  他重重的咳了一声道:“事情的起因诸位调查清楚了吗?小小司务令敢不畏强权,坚决果断的同不正之风作斗争,无过有功!诸位同僚摸着良心想一想,任由坊司糜烂下去,与我们真的无关吗?”
  众官,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略有惭愧之色。
  但是,还是纷纷揪着以下犯上这条说事,有着不让这小小司务令丟官罢职,誓不罢休的趋势。
  许大淼一看,这样下去不行,便缓缓说道:“本官六年前,有幸出使瓦刺国,曾听人道,有一次瓦刺太师也先,下令处死李白,当今圣上拼死回护,绝食三天以抗,也先迫不得已才收回成命”。
  ‘’嘶‘’,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正是礼部左侍郎萧藤合,他确实是惊着了。
  别人震惊归震惊,那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可不行,尚书大人不在,他这左侍郎就是礼部老大。这当今圣上的患难之交,该怎么处理?那是要讲究方式方法滴!如果一个不小心,惹得圣上不快,那自己可真就,在八品司务令这个小阴沟里翻船啦!
  他不由感激的瞅瞅许大淼,整理了一下措辞道:“司务令李白,虽有以下犯上之过,然一心为公,勤勉任事,功过相抵不于追究。书办周文,眼见上官冲突,制止不力,革职以儆效尤”。
  说完,看向礼部右侍郎道:“这样处理,李大人以为妥否”。
  李子恒的心思也和萧腾合一样,这件事处理不好,他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于是,也借坡下驴道:“实心任事,一心为公的官员,现在太少了!这样的好苗子,我们还是要保护滴!年轻人嘛!难免冲动一些,但是,还是瑕不掩瑜滴!瑕不掩瑜啊!我赞同萧大人的处理决定”。
  两位老大拍板了,其它小喽啰还能怎么样呢?不服也得忍着。
  处理结果公布以后,礼部官员一片哗然。
  这也太牛了吧!都把曹郎中揍吐血了,竟然一点事没有!
  曹雪存和他的几个挨打手下很郁闷!
  “这他娘的还有天理吗?我们几个还起不了床呢!这八品小官竟然逍遥法外了!情何以堪啦!情何以堪啊!”
  不得不说,曹雪存混了这么多年的官场,还是有些人脉的,他找到一个都察院的御史,授意他参李白一本。
  其实,最郁闷的还是李白,他好不容易才收的第一个小弟,竟然就这样为他背黑锅被革职了。
  于是,李白找来了袁彬诉苦,袁彬听了整个事情经过后,哈哈大笑道:“想不到一山兄,一届文官,竟也有我辈武人之血性,好、好、壮哉!”
  李白没好气的道:“我找你来可不是为了听你的奉承话的,你得帮我想个办法,不能让周文为了保护我,丢掉饭碗吧!”
  袁彬两手一摊道:“我是个粗人,想办法这种费脑子的事,你应该去找读书人吧!”
  李白佯怒道:“少费话!这事就交给你了!反正周文不能丢了饭碗”。
  袁彬两手一拍道:“行!也简单!按照我们锦衣卫的方式来!
  查他!照他们这般做派,估计屁股不会干净喽!查他个底掉!也弄他个丢官罢职!”
  两人会心的奸笑起来。
  袁彬现在是圣上面前红人,在锦衣卫里很吃的开,再说,原来的梁贵千户,现以调任锦衣卫指挥签事,手握实权呼风唤雨,很是拉风,连带着他们几个也牛掰了起来。
  梁贵听说是帮李白办事,二话没说,那是要人给人,要物给物。
  锦衣卫的专业术养还是很高的,查正五品,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杀鸡用牛刀。
  才仅仅几天,这曹雪存的罪状就一条条被罗列了出来,摆在了李白的案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