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竟然是李白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咸鱼翻身

  第一罪:贪墨公款,精膳清吏司管着各种宴会,这里面的猫腻,都是明白人就不一一细说了。
  曹雪存在任四年,累计贪墨白银八万六千九百八十八两三钱。
  看看这专业吧!
  三钱银子都如实记录!
  还有,这数目吉利吧!皇帝知道了一准开心。
  第二罪:强抢民女。
  去年曹雪存在公干期间路遇一美貌女子,惊为天人,隧派手下孙二毛尾随调查,谁知这名女子已婚,可曹却还不罢手,命孙二毛威逼利诱女子丈夫写下休书,将此女子纳进府中,是为九夫人。
  第三罪:为身边人伪造功名。
  就是上面那位孙二毛,本是一个江湖混混不学无术,被曹雪存伪造成了一名秀才,改名孙二,入礼部精膳司做了令吏。也就是用椅子,将周文彻底干趴下的那位。
  “娘的,我说这帮书呆子,怎么会用椅子这么犀利的武器呢?
  原来还有这么个人才啊!
  妥了,有这三条罪状,妥妥滴,让这帮丫的喝一壶!”李白得瑟的嘟囔道。
  这天早朝,群臣奏事完毕,大太监曹吉祥尖着嗓子道:“有本奏来无事退朝”。
  话音刚落,就听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臣都察院签都御史郭明有本,参礼部司务令李白殴打上官之罪‘’。
  礼部左右侍郎,萧、李二人一听,心头不免一紧,这稀泥刚刚和完,怎么又被这个多事的家伙翻出来了。
  待郭明絮絮叨叨,将事情经过说完。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发话了:“礼部可有官员知道此事?郭爱卿讲的可是事实?”
  萧腾合赶紧出班道:“此事礼部已经做出处理结论了,李白虽有顶撞上官之嫌,然事出有因……”
  絮絮叨叨,又站在李白的立场上,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又是公说公有理,婆説婆有理。
  皇帝也烦了,说道:“既然都察院与礼部说法不一,一时也难以定论。这样吧!着锦衣卫指挥签事梁贵,全权负责调查此事,待有结论之后再议”。
  这还调查什么啊!让梁贵查,这不明摆着偏袒吗?
  其实,知道这种猫腻的有心人,也没几个!
  梁贵出马,调查结果是现成的,第二天就上报了皇帝。
  朱祁镇发怒了,这个贪银子都贪的这么吉利的郎中,竟然恬不知耻的指使人,到自己面前告自己的亲信。
  真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啊!
  立即下旨,三罪并罚下北镇抚司昭狱,家属女眷充入教坊司。
  这下曹雪存苦逼了!
  如狼似虎的锦衣卫冲入府中的时候,他还伤重下不了床呢!
  那个后悔啊!谁知道小小八品司务令,竟然也成了老虎屁股,摸都摸不得啊!
  “可怜我那如花似玉的九房妻妾啦!那白花花的P股,也摸不着了!都是自己作的啊!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自己找什么御史啊!”
  真真的是找死了!
  还有一个苦逼的人,也正在后悔,他就是周文。
  周文监生出身,子袭父职入了礼部司务厅,靠着微薄的薪俸养家糊口。
  虽然清苦,却也平平淡淡安安稳稳。
  谁知道来了个年轻的司务令,命自己追随左右。还以为翻身的机遇来了,谁成想这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大人啊!
  一言不合,竟然敢殴打上官?
  自己也没打啊!这不还被揍晕倒了嘛!怎么反倒打人的没事?自己一个跟班被革职了呢?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他郁闷郁闷也就过去了,反正他也不太看重,这个看不见前途的工作。
  可是他父亲想不通啊!
  兢兢业业、战战兢兢捧了一辈子的铁饭碗,刚传到不成器的儿子手中,怎么还没捧热呼呢,就被人給砸了呢?
  还有个更想不通的呢!那就是周文的妻子。
  这养家糊口的差使没了,以后怎么办啊!上有老下有小,这周文肩不能抗手不能提,该如何是好啊!
  于是,整天唠唠叨叨没完没了的絮叨、咒骂。
  周文头皮都快炸了,他都搞不清楚,自己的头到底是被媳妇唠叨疼的,还是被揍了一椅子,留下的后遗症。
  正在周文度日如年,不可自拔之时,礼部司务厅的一名同僚来到了家中,给他带来了一个天大的喜讯。
  说是,他被授予了教坊司从九品掌司之职,言语间既艳羡又恭敬。
  还说,他这揍没白挨,要是换成自己,挨揍三回也心甘情愿。
  周文这是大悲后又大喜啊!
  都被整蒙了。
  缓了好久,才从父亲、妻子开心的笑容里回过神来。
  真是,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啊!
  “看来自己这条咸鱼真的是要翻身啦!还得感谢一个最重要的人啊!那就是司务令大人。”周文喜不自胜。
  原来啊,曹雪存入了昭狱,几天下来就崩溃了,把他干的那些脏事竹筒倒豆子,一股脑全交待了,连小时候偷看邻居婶娘洗澡的事也没漏。
  跟着他挨打的一帮狐朋狗友,自然也没跑,统统丟官罢职,情节严重的也进去陪老曹了。
  最受震撼的当属礼部众官员了。
  谁也没想到,小小八品司务令,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纷纷感叹,司务厅藏龙卧虎。
  自此,再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不自量力啊!口气不小啊!之类的轻视话语。
  自此一役,司务令在礼部,那是神一般的存在,说出来的话,那是与尚书大人相比也不遑多让滴!
  于是,李白对萧侍郎只说了一句:‘’教坊司掌司,迟迟没有带人来制止纠纷,有观风望色之嫌疑,此人难当大任啊!‘’
  这个掌司的乌纱帽,就此落到了忠心护主的周文头上。
  几天后,李白带着另一名书办马成,又来到了教坊司。
  新官上任的周文,自然是热情接待,教坊司一众人员,投来的全是发自內心的崇敬眼神。
  看着他们真诚的眼神,李白觉得舒服多了。
  看来,无论什么人,只要真诚相待,都会结出善缘。
  晴儿、玲儿、随和的给他见礼打招呼,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始终被隔阂所阻,显得那么生分。
  那天,被曹雪存拉着打的小侍女,也来给他磕头致谢,口称恩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