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竟然是李白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搅屎棍

  他带着马成走了进去,在一名守宅老仆的陪同下,走马观花的看了看,很快便又出了宅子。
  他很不喜欢这个宅子,因为里面的布置无不透露着主人,爱慕虚荣与附庸风雅的气质。大门明明没有那么高的地势,非要和别人家比,修的那么高,进了门反而要来个大下坡。宅子里的设施虽好,但无不透着一股子暴发户的气息。连花园里的花草树木,都是只求名贵不讲合理搭配。
  于是,马成又带着他去看得胜门附近的那座宅院,匆匆转了一圈也是不甚满意。主要是胡同太窄了,大点的马车都进不来。弄得马成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那里知道,见惯了后世规划布局的李白,已经把要求定的很低很低了。
  马成忐忑的又将他领到了平康坊附近,因为这里居住的平民较多,街道也没有石驸马大街那么高大上,宅子也比那两座要小,故才放到最后来看。
  马成可不知道,李白看中的其实并不是这些表相。
  就在马成忐忑间,已经到了平康坊。
  就见街道不宽但也是片石铺就,两边的店铺也以老号居多,稍微拐了一个弯就见到一个如意门,
  门口比较窄小,门楣上方装饰雕镂精致的砖花图案,在门楣与两侧砖墙交角处,各有一个如意形状的花饰,门坎、门墩、石鼓、上马石依次分布,虽小了些却也有一分雅致。
  李白抬腿就进了院子,迎面一堵影壁墙,墙上雕镂着五子登科的精美浮雕,绕过影壁就是一进的院子,京师特有的四合院布局,中间主道上均匀散布着储水防火用的大陶缸,里面嫩绿的小荷叶子才巴掌大小,走近一看还有几尾火红的鱼儿穿梭其间,一阵微风吹来小荷轻摇,如意门侧的两蓬绿竹也沙沙做响,小鱼儿受惊似的四散而开,穿入水底不见了。
  他顺着院中央的主道,走进二进院落,还是京师特有的四合院结构,只是檐前多了木制的回廊,廊上爬满了绿油油的葡萄枝叶,院子四角各有一树,其中一棵正开满了雪白的槐花,飘的满院槐香。还有一棵白玉兰,一棵月桂,一棵腊梅。
  他不由赞叹宅子主人的细致,光这四棵树,一年四季就花香满院了,还没算回廊下的小花圃里的海棠、杜鹃、木芙蓉、山茶花等等的四时之花。
  进到第三进院落,结构相比之前更显细致精巧,因为这里是女眷和长辈所居之地,所以庭院的灵魂就在此院,除了檐前的游廊,两侧还各有一个月亮门,里面更是别有洞天,曲径通幽。应该是像回字一样,东西方向又折回了二进、一进院落之后,形成了一个个单独的院落,可以做客房,也可以安置妾室。
  回廊中间是假山、花圃,花草虽不名贵可搭配合理。三进后面是一个小小的花园,里面池塘、水榭、亭台一应俱全。
  李白不由的赞叹,古语有云:‘’深宅大院‘’诚不欺我!这座宅子还只能算中等小宅,就这么大,真正的深宅得有多大啊!难怪欧阳修欧阳大才子有词云:‘’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他决定了,就选这宅子了。虽然这里地段差一点,门楼小一点,但重在雅致精巧,离主街也近,以后用马车也方便,世上哪里有十全十美的事,两世为人的他,怎么能不明白残缺才是真美、遗憾才更动人的道理。
  经过磋商最终以一千二百两纹银,将这座宅子买了下来。
  马成帮着去办理相关手续,李白就张罗着准备搬家了。
  就在他喜滋滋的忙东忙西的时候,殿试的阅卷工作已经完成了。
  天顺皇帝朱祁镇是不会亲自阅卷的,他只需要把六部尚书会同阁臣阅出的前十名考卷,名次敲定就行了。
  李白不幸的被徐有贞划为政敌李贤一党,理所当然的再一次被排除在了好名次之外。
  虽然李贤和胡滢也据理力争了,奈何还是寡不敌众惨败收场,最终被定为第十八名,再次无缘前十。
  这还是因为殿试的名次会参考会试名次,历来变动都不大,否则的话,就不是掉落五个名次那么简单了。
  天顺皇帝朱祁镇坐在内书房里,手里翻看着几名重臣送来的殿试前十名考卷,不住微微的点头,‘’的确都是锦绣文章啊!众卿为我大明遴选出俊才,居功至伟!功不可没啊!‘’
  接着又看姓名、籍贯,正准备提笔御批,突然间好似又想起了什么,搁下朱笔问道:“眹巡视考场时发现一名贡士,名曰李白,答卷时举重若轻、胸有成竹,一笔馆阁体书法,火候更是老道,不知此人名次若何啊?”
  徐有贞赶紧抢先答道:“启禀圣上,此子才学是有的,只是和这前十名相比还有点差距,故我等商议将其暂定为第十八名。”
  皇帝还未说话,李贤又插话道:“启奏圣上,我与胡老尚书不同意将李白排第十八名,我们觉得以此子的文章足以排名前三!”
  朱祁镇听了眼睛一亮,“懊”了一声。又道:“速速将李白的殿试文章取来。”
  大太监曹吉祥答应一声,一溜烟的去了。
  徐有贞细心的捕捉到了皇帝那一刹那的瞳孔放大,心里明白,这次阻击恐怕要失败了。但是他可不是轻易放弃之人,心中暗暗下定决心,绝不让李贤称心如意,待会见机行事。
  不长时间,曹吉祥拿着试卷又匆匆忙忙的进来了,恭恭敬敬的递到皇帝手中。
  过了片刻,看完试卷的皇帝拍案大赞道:“真是好文章!不但文好,这具体实务更是论的有见地!此文章当为状元!”
  李贤与胡滢闻言,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可是,正当他们认为大势已定之时,狡猾的徐有贞又跳出来整事儿了!
  此人还真是一根又臭又硬的搅屎棍!好好的事儿被他一搅合,准特么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