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竟然是李白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卢遥彬之死

  一帮兵马司官员,见自己的顶头上司就这样被打入了大牢,也俱都战战兢兢,惶恐不安起来。
  李贤却并未对他们做出任何处罚,一帮小鱼小虾而已,都是奉命行事,也没必要为难他们。
  李贤先让李白带人回府休整,自己则带人匆匆入宫禀报去了。
  一场持续了一整天的无厘头事件,就这样在夜晚来临之时,彻底落下了帷幕。
  回府的马车上,胡先生心有余悸的道:“东翁!今日之事真是惊险万分啊!若不是胡壮士!我们危夷!”
  李白也是唏嘘不已,说道:“是啊!今日多亏了胡二救我一命啊!若是我所料不差,大同边镇之兵应该是石亨所派,那里可是他的势力范围,大同总兵正是他的亲侄子石彪。”
  胡先生道:“难道就是为了替他族兄,报川中的兵败之仇?”
  李白若有所思道:“也许吧!树欲静而风不止啊!这个忠国公几次欺我!看来我与他是八字不合啊!不能再一味的退让啦!刺杀之仇不共戴天!也得让他尝尝我的厉害!”
  胡先生担忧的道:“可是他位高权重!我们现在恐怕……?”
  李白胸有成竹的道:“动不了他,我们就先砍掉他的爪牙!一步一步来!”
  胡先生钦佩的道:“东翁处事总是这般胸有成竹!今日对阵之时,吾观东翁,应对得当,从始至终毫无惧色,其实老夫早就想问了,面对堂堂兵部侍郎,东翁难道真的就没有一丝顾忌?”
  李白笑道:“先生看不透此中玄机,是因为先生不知圣上心意!再说了,有的人有些事你不能一味的退让啊,虽然说退一步海阔天空,但是退无可退,就无需再退了!既然是中国工石亨想要针对我们,即使我们不与这个王岩计较,也会有别的人跳出来心甘情愿给人家当枪使,与其一个个对付,不如索性的一劳永逸。”
  胡先生捋了捋胡须,面露思索状道:“懊!东翁能揣测中圣意?”
  李白趁机卖弄道:“先生可还记得,我从川中回京之后,曾面见过圣上?”
  胡先生点点头,目露狐疑之色。
  李白继续道:“那次我在内书房门外也碰见了石亨,他私自带了三位千户入宫,竟当面要求圣上封此三人为卫指挥使!”
  胡先生一脸的不可思议之色,说道:“如此儿戏!圣上岂能答应!”
  李白笑道:“先生猜错了!圣上全都答应了他!”
  胡先生不可置信道:“圣上竟如此宠溺于他?”
  李白故作高深的一笑,接着道:“圣上也是迫不得已啊!你可还记得石旭?他损兵折将为何会没事?”
  不待胡先生回答,他又接着说道:“因为圣上深知,石亨已成尾大不掉之势,兵权在握,势力盘根错节,圣上也在努力寻求解决之法,今次命我署理五城兵马司,何尝不是在布子?
  因此嘛!石亨阻拦我入主兵马司,就是欲破坏圣上一盘棋啊!至于王岩嘛!一个三品侍郎而以!何惧之有!”
  胡先生听他前前后后这样解释一通,顿时恍然大悟!有的人还真是不作死不消停!
  至此,他才知道,他的东翁可不仅仅只是,简在帝心这么简单。
  跟着这么一位有潜力的东翁,飞黄腾达,那还不是迟早的事吗?
  再说了,李白还这么年轻,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胡先生简直都有点佩服自己了,还真是捡到宝了!
  俗话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自己这是妥妥的当了一回伯乐呀!
  胡先生简直都有点佩服自己了,这个新主人认得可真值啊!
  事情搞清楚了李贤可没闲着,他带着都察院左签都御史,刑部北直隶清吏司郎中,以及大理寺丞,一路火急火燎入得宫来。
  小内宦禀报之后,过得片刻,小顺子出来了,将他们引领至了御花园里的一个小亭。
  此时,夜色朦胧,秋日的傍晚凉风习习,荷塘月色里,朱祁镇正端坐在亭中品茗,显得很是悠闲呐。
  李贤几人走近,见他慢慢放下茶盏,微眯着双眼,仿佛陶醉于茶的醇香,又好似突然嗅到了,园中桂树的阵阵芬芳怡然自得。
  李贤稍作沉吟,一时之间踌躇着,到底要不要上前去汇报此事?像是怕惊扰了皇帝的雅兴。
  这时,亭畔残荷之上的一只青蛙,‘’噗咚‘’一声跳入了水中,朱祁镇像是被惊扰到了一般,瞬间,睁大了双眼,稍倾,又像是喃喃自语一般,嘟朗道:“看!它还是受惊了!癞蛤蟆入水!恶心的家伙逃走了,要想捉住,可就得大费周折啦!”
  李贤没听明白,趁机插言问道:“圣上在顾虑何事?”
  朱祁镇抬头,借着挂在亭角的灯笼发出的微光,环顾四人。
  四人连忙近前施礼。
  朱祁镇温和的命他们平身之后,目光看向李贤,问道:“结果如何?”
  李贤答道:“回禀陛下!经三法司共同堪定,刺杀李侍讲之人,乃是大同边镇弓弩手。‘’
  见朱祁镇并无反应,便又继续说道:‘’兵部侍郎王岩,也曾下令将李侍讲一行人格杀勿论!若不是锦衣卫及时赶至,恐怕他们今日难逃一死!”
  朱祁镇闻听之后久久不语,面沉如水。
  一个帝王,如此的做派,面前的人,谁不战战兢兢?
  李贤几人顿时大气都不敢出啊!
  都察院签都御史见皇帝如此模样,便也奏道:“启禀圣上!兵部侍郎王岩,偏袒兵马司都指挥卢遥彬,曾当众免去了李侍讲的兵部主事之职,此人实属昏聩!臣参他处事不公,欲擅杀忠良之罪!”
  朱祁镇点点头,面露沉思之状,但还是一言不发。
  刑部北直隶清吏司郎中奏道:“启奏陛下!兵马司都指挥卢遥彬,也曾下令格杀李侍讲众人,只是他自己被李侍讲的一名护卫擒获,割掉了一耳,他不得已,才下令收兵。”
  朱祁镇明显的眼睛一亮,继而愤愤的道:“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