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妃不好惹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战神出征
风凌雪听了他的话,原来他真的懂自己,知道自己心里所想,真的感谢上苍让她遇到这么好的男人,也感谢老天没有让他们擦肩而过。
  
  墨景轩感受到她心态渐渐平稳,便低头对着她道:“凌儿!以前的我在出征的时候,没人关心,恨不得有人期待我永远不要回来,但是自从我心里有了你之后,你让我有了牵肠挂肚的感觉,让我感到家的温暖,我一定会好好珍惜自己,绝不会让你对我失望!”
  
  “我相信你!”风凌雪搂着他的脖子,心里不舍的回道。
  
  夜黑风高,又是临别情浓之时,墨景轩的某处有有了抬头的趋势。
  
  他喉结滚动,呼吸急促的有点犹豫,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可以吗?”
  
  风凌雪能够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也不是什么都没有经历的小女孩,当然知道他呼吸急促的问话意思,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毕竟女孩子的脸皮薄,又是被问道敏感话题,嘴上便故意找借口道:“不要!明天就出发了,身子要紧!”
  
  墨景轩已经动情,一想到这一走,就是三五个月,或是半年一年见不到自己的媳妇,心里就有种欲望,想要重温媳妇的美好,好让这段回忆伴随自己以后军营的生活。
  
  想到这里,这只饿狼就四处点火,他也听出了媳妇是担心自己的身体,而不是不愿。
  
  风凌雪其实真的担心他经过运动,会影响行军的进度,但是自己也贪恋他的美好,毕竟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
  
  窗外月亮升空,树枝摆动,而房间的两个黑影却不知不觉的纠缠在一起,一时间,床上的二人,一个情动,一个迎合,渐渐的半推半就,一会功夫就传来了媚声……喘息声,还有床板发出的响声。
  
  不知道过了几时,经过了几轮战绩,风凌雪用伴着嘶哑的声音怒道:“好了!早点休息啦!”
  
  墨景轩意犹未尽想着,这一夜的美好,在他的脑海中翻来覆去的倒放,他希望自己能把她印在脑海里。
  
  他一点点继续剥夺着风凌雪的意识,让她渐渐的迷失,继续徜徉在幸福的海洋里。
  
  第二日,风凌雪抬眼的时候,忽然想起今日是自己的男人出征的日子,赶紧起身,却觉得浑身乏累,才想起这个家伙好像是耕耘到天亮。
  
  心里替他担心,还有种愤愤的心情,今天就要走了,却没有叫醒她,难道想要自己偷偷溜掉吗?
  
  忍着身上的如车碾压过的身子,喊来青青为自己尽快梳妆,来到城门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男人已经穿上银色的盔甲,带上了象征着战神身份的银色面具。
  
  她挤上城墙,往下观看,墨景轩没有和自己嬉皮笑脸的模样,换上一张肃言的神情,这就是百姓们爱戴的战神,也是寄托着他们希望的战神,希望他们凯旋而归。
  
  墨景轩无意的抬头,看见了站在人群中的风凌雪,只是默默的停驻了几秒。
  
  “将士们!今天我们增援青城关,收复失去的城池,让百姓安居乐业!你们说好不好?”
  
  城下的将士们,手举长枪听到凤武战神慷慨陈词,情绪一下子被带动,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喊道:“好!好!好!”
  
  墨景轩见士气大震,趁热打铁的喊道:“为了边关百姓的安宁!我们出发!”
  
  说完迅速撇了一眼风凌雪所站的方向,然后催动战马,一勒缰绳率先出发了。
  
  风凌雪看着他笔直矗立在马背上的身影,心里如鲠在喉,她也想像城楼上的人一样,喊着:“早点回来!”
  
  但是就是说不出来,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离开的方向,眼睛渐渐的模糊起来。
  
  直到十万大军的身影消失在官道上,萧雨才轻轻的提醒风凌雪道:“小姐!王爷已经走远了,我们回吧!”
  
  风凌雪擦拭了一下眼泪,再次抬眼看着墨景轩消失的方向,只看见官道两旁的树枝摆动,不见十万大军的身影。
  
  萧雨替小姐披好了斗篷,搀扶着她往回走,迎面却看见了不想看见的人。
  
  就看见左相府的二小姐风凌香和两官家小姐走了过来。
  
  风凌雪本不想理她,但是却有人不识好歹偏偏找上门。
  
  “哎呀这不是好久不见的大姐风凌雪吗?怎么战王爷出征这是心疼了吗?可我怎么听说你被人家撵出门了?”
  
  萧雨不认识风凌香,拦在小姐面前,柳眉倒竖的喝道:“大胆!你是何人?竟敢在王妃面前造次。”
  
  “狗奴才!你给本小姐闪开?”
  
  说完还是拿出以前在相府里的做派,一把拉过萧雨,上前就指着风凌雪数落道:“还王妃!我呸!别不识好歹的给自己脸上贴金?我可是听说,你杀了王爷的恩师,被赶出了王府?”
  
  说完用怪异的眼神看了看,忽然有种后知后觉的惊讶道:“不对呀!你怎么能站起来了?说!是哪个野男人给你治好的?”
  
  风凌雪本不屑的与她对话,但是看见送行的百姓有的凑热闹围观过来,便顿时有点不悦。
  
  看着她嚣张跋扈的样子,心想着自己以前对她太过仁慈,若是好言相劝还不识大体,那可就不要怪她无情。
  
  “这不是三妹吗?都一把年纪了,出门就要淑女一点,端庄一点,这样才能嫁个如意郎君,你这对着长姐一口一个野男人的,多粗鲁,姐姐劝你回去多抄几遍女戒!”
  
  “你别给我装无辜,你都是被人王府赶出来的下堂妃,你还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你的所作所为真该沉塘,丢尽了我们左相府的脸,还不如替那些出征的将士去死?”
  
  旁观的百姓们突然指指点点道:“小姑娘!你这话说的有点过分,哪有好端端的让人去死!看你衣着靓丽,怎么出口伤人呢?”
  
  萧雨恨自己粗心大意,被她推了一把,差点摔倒,听到她的对话才知道,她竟是小姐的那个三妹妹。
  
  自己曾经从青青的口里打听过,那个家里的几个妹妹都不是省油的灯,尤其这个风凌香尤为的讨厌,经常欺压打骂小姐。
  
  “三小姐!请你让开,我们主仆要回府?不然我可就代主子对你不客气了!”萧雨故意的抽了抽自己腰间的剑。
  
  风凌香哪有那个眼色,旁边那两个管家小姐胆子小,哪见过女子带剑上街的,便小声的拉拽着风凌香想要息事宁人。
  
  风凌香上次在她回门的时候,被随风踹了一脚,现在还记忆犹新,好不容易偷听到她被赶出王府,怎么能不在众目睽睽之下让她颜面扫地。
  
  使劲挣脱开她们的束缚,对着在场的围观群众说道:“你们不知道,战王爷在家里想要纳妾,她不许还把人家王爷的恩师给杀了,你说她歹毒不歹毒?说出去真是丢人,我怎么会有她这么个妒妇的姐姐?”
  
  “怎么会呢?她长的眉清目秀,怎么会是这样的女人?
  
  “我听说战王妃可是左相府的嫡女,不是个瘸子吗?你看看若不是有野男人给医治,怎么会站在大家面前?”
  
  “也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女眷,得不到王爷的宠爱,又被赶出王府,又没有回娘家,那就是有野男人没错?”
  
  大家聚在一起,仨仨两两的谈论起来,气的萧雨暴跳如雷,一反常态的吼道:“谁若是敢再说我家小姐有男人一句废话,我割了他的舌头!”
  
  大家听了都胆小的纷纷后退,风凌香见状,伸手惊恐的指着风凌雪道:“你看看!被我说中了是不是?恼羞成怒了吧!”
  
  风凌雪伸手一把拉过萧雨,道:“别生气!清者自清!”
  
  萧雨听了,赶紧收手,低头责怪自己心态不好,怎么今天这样容易冲动,默默的回到风凌雪身边。
  
  “三妹妹今天可真是好兴致,竟然还怕丢了相府的脸,我记得好像出嫁的时候你们就把我丢弃了,我现在已经和你们相府无关,所以你现在指责我算不算无中生有呢?”
  
  “你……你还真不要脸,我们相府把你嫁出去还真是做对了!留着你这个祸害说不定怎么连累我们相府?”
  
  “那就是了,所以我会我的王府,你回你的相府,咱们两不相干!”
  
  说完带着萧雨就要往回走,却被风凌香一把拦住,急道:“怎么?战王爷刚刚替我们凤武出征保卫边关,你便急着要给他带绿帽吗?你怎么对得起战王在外面辛苦征战沙场?各位大叔大娘!不能放她离开?咱们今天就好好替战神王爷教训教训她这个妒妇?”
  
  她这一番煽动的话语,引起了群众的轩然大波,群情激奋的有人便起哄,围攻的举起手,喊道:“妒妇!妒妇!”
  
  萧雨拦在风凌雪面前,有点焦急,回头问道:“小姐!怎么办?要不要……!”
  
  “不要动手!”风凌雪生怕伤及无辜,但是看见百姓被她煽动,心里突然有点紧张,两眼通红的看着眼前的嚣张得意忘形的风凌香,突然眼珠一转。
  
  就听见“扑通”一声,风凌香双膝跪地,她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只听“啊……!”的一声惊叫声,惊醒了围攻的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