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妃不好惹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斗智斗勇
就在风镇雄唧唧歪歪朝着雪狐怒骂的功夫,风凌雪带着青青优雅的走了进来。
  
  风镇雄看见风凌雪的一霎那,不是对着她今天的穿着装扮新奇,也不是对她今天可以画着美妆而惊艳,而是目光死死的看着她的双腿诧异。
  
  据他所知,皇宫的解药不翼而飞,而那个制造解药的南疆药师炎崇也不知道所踪,她的腿难道真的遇到比他还有能耐的神医不成?
  
  风凌雪进来之后,打破了沉静,道:“父亲大人这是在冲我们府里的下人发火吗?他可不是一般的下人,而是王爷的四大护卫之一,这不是咱们的相府,您最好还是要有点分寸!”
  
  风镇雄被她一阵奚落,马上缓过神来,重新坐好,拿出自己的威严,开口道:“凌雪!说话不要这样没大没小的,怎么说我也是你的父亲,现在虽然是战王妃,但任然还是我风镇雄的女儿?”
  
  风凌雪不想听他胡扯,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依仗亲情来府上的风镇雄,就是不屑。
  
  他这人还真是厚脸皮,当初把自己当做棋子摆来摆去,现在却跑来说是自己的父亲,恐怕是为了她那宝贝女儿风凌香来的吧!
  
  她故意抻着不提,看他怎么低声下气的求自己,想到这里,她端起了茶杯,咕咚咕咚就是两口。
  
  不是她喝的急,是真的因为早上起来就被迫来接见他,劳累一天,昨晚又昏睡了一宿,肚子空空如也,若是知道这样和他见面,真不如让他再多等一会儿,自己吃个早饭再来。
  
  风镇雄今日前来,是听说自己的女儿自打上街回来,大哭不止,请了好几个大夫也是医治不好。
  
  所以傍晚便派了上官玬来质问风凌雪,看看她的实底,是不是如风凌香所说,是她下的毒手。
  
  没想到她办事不利,人都没见到就被打发回来了。
  
  不得已,林芳老是在自己耳边吹风,求他出面救救自己的女儿,同时自己也是为了弄清楚她的腿是不是如传言一样,可以自由行走。
  
  看见风凌雪以当家主母的身份,在王府里看似地位很高的样子,心里突然觉得不舒服,自己丢弃的棋子,本来以为会在王府自艾自怜的过活,没想到却活的这样有地位。
  
  战王的四大护卫之一,自己怎么可能不认识,但是看见他对自己这个本以为会一样短命的女儿毕恭毕敬的样子,心里就有点那么不悦。
  
  “凌雪啊!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昨日你和你的二妹是不是发生了一些不悦,毕竟是一家人嘛!有什么事情不好解决,非要弄的姐妹伤了和气,爹爹今早就是来向你讨要解药的。”
  
  风镇雄也不想和她多做周旋,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目的。
  
  风凌雪放下了茶杯,抬眼故意的看了看雪狐,问道:“雪狐!你听见了吗?我有没有听错,刚刚我爹他老人家是不是问我讨要解药?”
  
  雪狐那脑瓜多精,而且他也通过王府的渠道,知道了大街上她们姐妹的事情,现在王妃明知故问的样子,就是想好好的拿捏一把,自己肯定是要好好配合一下。
  
  赶紧恭敬的回道:“回王妃!您没听错,是左相再向您讨要解药?”
  
  风凌雪立马换上愁容,紧锁眉头问道:“爹爹您是生病了吗?生了什么病?您也知道王爷不在,库房里的钥匙倒是有,但是也只是有些人参鹿茸什么的,只要爹爹开口,我一定奉上!”
  
  风镇雄看着她面部表情,心里疑惑,看她样子,虽然说出话不是真心实意,但是好像不知道讨要解药的事情?难道香儿的毒不是她的杰作?
  
  这个丫头自打出了皇陵,就变得乖张古怪,不能被她三言两语就被被哄骗,继续道:“凌雪!不要跟父亲打哑谜,你知道的,你二妹就是嘴巴上不饶人,心眼儿还是好的,她现在大哭不止,你若是有解药就交给我带回去,等你二妹好了之后,一定会登门道谢的。”
  
  风凌雪一听,故意吃惊道:“父亲!二妹为什么会大哭不止,难道是因为昨日在众目睽睽之下,冤枉我后悔了?那也不必愧疚的大哭这么久?”
  
  风镇雄也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在和自己打哑谜,“你看看你二妹就算有错,她也是哭了整整一夜,就算你要惩罚她也够了,看在爹爹亲自来求的份上,就把解药给爹爹吧!”
  
  风凌雪假意站起来,回头对着雪狐说道:“雪狐你说咱药房有没有这样的大哭不止的解药,赶紧给爹爹找找,昨日我还以为妹妹是自责难过,没想到却是受了这么大的罪?去呀!我说话不管用吗?”
  
  雪狐站在原地,表情丰富,装作为难的演道:“王妃!不是属下不去,是属下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事情,大哭不止是病吗?咱们王府也没有这样的解药啊?”
  
  “没有吗?我也不懂啊!若是我懂药理何苦日日被这蛊毒折磨着,整整三年无法走路,可是……可是这妹妹受苦,这可怎么办呀?”
  
  风凌雪愧疚的看着风镇雄,对着他道:“爹爹!真的不是女儿不帮你,我对这医毒之事一窍不通,王府也没有这样的解药,您看可怎么办才好啊?”
  
  风镇雄眼睛敏锐的盯着风凌雪好久,也没有看出破绽,今时又不同往日,她若是还是家里那个窝囊废,他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的逼迫她。
  
  但是现在她成了高高在上的战王妃,若是在逼迫,也要顾及一下战王,现在她身边的侍卫也不是好惹的,他代表的可是整个王府。
  
  “啊~!”风凌雪突然来了一声,吓得风镇雄倒退了一步,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风凌雪正了正音,开口道:“前些日子我和王爷不是去寻访名医吗?找到的那个世外高人就曾说过,万事皆有因果,善人行善,从明得明;恶人行恶,从苦得苦;从冥得冥。在大街上的时候,老百姓们就说二妹触弄老天爷,爹爹不信你就回去问问二妹,是不是无缘无故腿软跪地来着。”
  
  风镇雄虽然也有听闻,但是确是以为他们老百姓胡说八道,从风凌雪的嘴里听到的也和自己之前听闻的一致,心里就有点动摇。
  
  但是就这样回去还是不死心,自打炎崇走了之后,皇上那经常是暴跳如雷,情绪不稳,下令寻访仙医道古的神医,既然他们相识,不如借此机会询问出处,或许还能立个头功。
  
  “既然这样!我回去便问问,若是触弄老天爷,不知道仙师可有提到什么?或是凌雪你告诉爹爹仙师住址,爹爹亲自诚心诚意的求教?”
  
  风凌雪心里暗恨,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竟然借着自己闺女的事情,想要套自己的话。
  
  便开口说道:“爹爹有所不知,我们和神医在一个小镇偶遇,神医说我们相遇就是一种上天赐予的机缘,他老人家居无定所,医治我们之后便又四海云游去了,若想找他还真的不知道何年何月啦!”
  
  风凌雪故作可惜的伤心,看的风镇雄云里雾里,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自己心里的小算计也落了空。
  
  风凌雪缓缓地坐下,忧思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道:“不如这样吧!既然神医都说因果循环,我看爹爹还是找异能之人给看看吧!说不定妹妹就会自动痊愈呢?”
  
  风镇雄一大早在这里吃了闭门羹,见到风凌雪之后,本想要利用亲情讨要解药,再套出神医的下落,没想到一事无成不说,却和她在这里闲扯了半天。
  
  怒火中烧的他,气的胡子忽闪忽闪直翘,开口对着风凌雪道:“战王不在就不说什么了,你都回来好长时间了,应该回去看看你的母亲,昨日她巴巴的来,却吃了闭门羹,你也太不把她放在眼里,还有你的三妹,怎么说也是太子妃,小产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你都不去慰问慰问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风凌雪听了,不提她还好,现在竟然还敢跟她提太子妃,不对是太子侧妃才对,小产就是自己的杰作,还要自己去照顾她,风镇雄有点太溺爱她了吧!竟然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
  
  雪狐站在原地,突然郑重的开口说道:“左相此言差矣,王妃是您女儿不假,但是现在她的身份是我们战王府的正妃,据您提到的那位小产的好像是位侧妃,怎能让我们的主子屈尊降贵去侍候她呢?虽然是姐妹情深,去是王妃的情分,不去也是本分,还请相爷以后说话注意措辞!”
  
  左相爷风镇雄现在明白为什么战王府留下他看家,不管从智慧还是口才上说,他都能独当一面,现在自己不光是独对风凌雪的质疑,还有这个忠实护卫做后盾,自己在这里是讨不到什么好处了。
  
  他气呼呼的站起来,一甩袖子,怒道:“凌雪!你现在出息了,连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都不放在眼里了,是吗?”
  
  风凌雪听了这是没事找事,想要在属下面前歪曲自己的形象,殊不知他们的丑恶嘴脸人尽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