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妃不好惹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永安宫发威
风凌雪为了减少麻烦,于是点了点头,便被宫人带到了永安宫!
  
  永安宫那华丽的楼阁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看着宫内这金碧辉煌的装饰,足以说明皇上对十公主的宠爱。
  
  风凌雪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殿内的装饰,差点闪瞎了双眼,到底是公主的寝殿,地笼烧的也是比普通的宫殿暖和。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就听到人头攒动,为首的墨正熙带着一帮宫女和太监从内殿走了出来。
  
  风凌雪见状也不惊讶,只是抬眼看了看她,今天的她身上穿着一件紫色套洁白的衫裙,紧紧包裹着曼妙美好的身材。
  
  秀美的脸颊闪烁着淡淡的柔光,洁白的颈项泛起美丽的红晕,头上插着一只步摇,闪闪发亮,显出她的气质高贵,宛如仙女下凡似的高贵气质。
  
  看见风凌雪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也没有生气,自己缓缓坐下,看着眼前的依旧云淡风轻的风凌雪,稳了稳心神。
  
  “七嫂!久等了!不好意思,刚刚梳妆打扮耽误了点时间!”
  
  墨正熙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开口说道。
  
  风凌雪心里有点不悦,也不想和她装做很熟的样子,既然以前就属性不和,现在也不必这样假装做作。
  
  “既然知道耽误时间,那就有话直说,我还有事要忙!”
  
  墨正熙嘴角微微动了一下,没有动气,笑着道:“七嫂!我知道咱们之间一直有误会,现在我又听闻你在大殿之上立军令状一事,知道你都是为了妹妹着想,也解除了我不被联姻的命运,所以知道你进宫,想着借此机会特意感谢!”
  
  风凌雪听了,心里肺腑,这是真心与我道谢吗?自己怎么看不出她的诚意?
  
  轻蔑的冷笑一声道:“妹妹!咱们就不要惺惺作态,这里是你的宫殿,你若有事便直说,无事我可要出宫了!”
  
  风凌雪起身站起来,轻蔑的看了她一眼,便打算转身要走。
  
  墨正熙眼神凌厉,一抬眼,宫人便把宫门关上。
  
  风凌雪不慌不忙,眼睛巡视了一圈,殿内除了眼前的几个宫女太监,便别无其他人,她便放轻松一些,也在心里暗自筹谋。
  
  墨正熙这时候突然语气转换道:“风凌雪!你还真是胆大,本公主邀你,你还真的敢来?是你害的本公主被禁锢于此,你还想就这样轻松离开吗?”
  
  风凌雪眉头紧锁,就知道她请自己来没什么好事,看着眼前的架势,她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墨正熙!你不要仗势欺人,这是在宫里,你若是伤我,明日出征我不出现,你想想父皇会怎么处置你?”
  
  “你给我住嘴!不要用父皇的身份来压我,都怪你!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今天被禁锢在这里,都是因为你!”
  
  墨正熙直到最后,才清楚事情的起因竟然是敌国太子耍的诡计,也知道自己上当受骗,名誉扫地不说,还害的自己被禁足。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她风凌雪而起,自己无辜被人当做棋子,还失了公主尊严,今日听闻风凌雪来到宫里,给俞妃娘娘拜别,所以为了给自己报仇出气,才让人把她请到自己的宫里,以答谢为名,好好教训她一番。
  
  “因为我?好像公主觊觎韩大公子良久,腿也是长在你的身上,我又没有绑你?是你要献身的,我可是没有灌你那杯茶?”
  
  风凌雪言辞激进,一点也不留情面,直接三言两语把她的小心思说了出来。
  
  墨正熙气的腮帮鼓鼓的,瞪大了眼睛指着风凌雪道:“哦~!原来真的是你!我就说这场阴谋的主使肯定和你脱不了关系,你不是能言会道吗?今天我就让你尝尝算计本公主的后果。”
  
  “来人!给我张嘴!看看她还怎么和本公主作对!”
  
  此话一出,她那帮凶奴便一拥而上,伸手就禁锢了风凌雪的肩膀,贴身的宫女挽起衣袖,晃动着手掌就欲上前动手。
  
  风凌雪见状,这是要对自己用私刑,沉思了片刻,眼看着那名宫女手掌过来,头往旁边一闪,身子往后使了个千斤坠,身子一抖,整个人便向后倒了下去。
  
  身后有四个宫人做肉垫,风凌雪结结实实的把她们压倒,那名掌嘴的宫女因为施力道过大,一下子就奔着风凌雪迎面扑来。
  
  眼见那人就要欺压下来,风凌雪一个翻转,那女子便结结实实的又砸向那四人,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声,惹得墨正熙气的咬牙切齿,“一群废物!”
  
  风凌雪站在原地,假装惊叹道:“怎么回事?自己人打自己人吗?妹妹你这里还真是养了不少废物?”
  
  被风凌雪一顿羞辱,墨正熙顿时气极,便扯着嗓子喊道:“你们这些废物给我把她拿住!”
  
  那些宫女和太监一起齐动手,向风凌雪扑来,这些没用的宫女和太监一点武功底子都没有,风凌雪利用自己的优势,一会的功夫就把这几个人相互撞的晕了过去。
  
  风凌雪有点不耐烦,看着墨正熙坐在椅子上气的“嗷嗷”乱叫,便几步走上前来。
  
  墨正熙一脸紧张的起身,仓皇要逃,被风凌雪一根银丝给卷了回来。
  
  墨正熙上身被缠绕了几根银丝,突然被大力拽回,心里更是胆颤,等到看清事实,才恍然大悟,战战兢兢的看着风凌雪收执银丝,一脸阴寒的看着自己。
  
  “怎么?想要仗着人多欺辱与我吗?”风凌雪贴近墨正熙,声音冰冷的怒道。
  
  墨正熙此时已经懵逼,脑子一片混乱,到底这是什么情况,一群人围攻一个女人,最后竟然他们全体晕过去了。
  
  自己还被捆绑起来,一根银丝,这是什么情况?最后脑子一闪而过~她会妖术!
  
  一想到这,她更加的胆战心惊,现在的风凌雪在墨正熙的眼睛里就是怪物。
  
  放大的一张脸看似肌肤如雪,天生丽质,但是在墨正熙的眼里,有如妖魔鬼怪一般,看的渗人。
  
  风凌雪把她从座位上一直拉到自己身前,眼睛赤红,对着墨正熙说道:“不要轻易触碰我的底线,以前不和你计较是我不屑于你争斗,你不知收敛不说,还想要对我动歪脑筋,今天就是给你一个教训,让你再胡作非为!”
  
  说完一个巴掌招呼再她白皙的脸上,风凌雪也是加上些许内力,顿时小脸上就印上了五个手指印。
  
  墨正熙伸手使劲的挣脱,手撕脚踢,惹得风凌雪一个不悦,把她甩回座位上。
  
  此时的墨正熙才醒悟过来,道:“原来!原来你会武功!风凌雪我要去告诉父皇!你有意欺瞒,犯了欺君之罪!”
  
  说完起身就要离开逃走,风凌雪哪会给她机会,纵身一跃,来到面前,伸爪一把扼住她的脖颈,嘴角冷笑道:“有谁规定我不能习武,又有谁看见我动用武功?墨正熙!从今以后,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做人,若是再敢打我主意,看我不要了你的小命。”
  
  说完警告似的加了力道,看见她双手使劲挣脱,眼睛快翻白眼才松手,她不想再临走的时候,节外生枝。
  
  墨正熙马上就要窒息的时候,风凌雪却放了手,以为是惧怕自己的身份,到底还是不敢,正要得意,却觉得肚子被狠狠的击中,疼的她细密的汗珠挂在脸上。
  
  她恶狠狠的指着风凌雪,却被她伸手一下子把她手腕掰断,只听“咔嚓”一下,墨正熙的手腕如同被针刺一般疼痛难忍,眼见着风凌雪再次抬手,她赶紧条件反射般,抬起胳臂护住自己的脸。
  
  风凌雪抬起手,只是检查一下,自己的手有没有弄脏而已,看见她的反应,就知道这只骄傲的金孔雀知道疼了,也怕了!
  
  “墨正熙!在别人眼里你是金枝玉叶,可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记得不要再皇上面前乱吠,因为我是一个胆小如鼠的瘸子,所以就算你说也没有人会相信你,你最好给我老实呆着养伤,让我知道你打小报告,我绝对会划花你的小脸,我风凌雪说话算话,就算不在京城,我也绝对会办到。”
  
  风凌雪蹲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满眼的惧怕的样子,心里突然感到一直压抑的情绪终于释放,心里一下子舒坦不少。
  
  她突然出手,抓起墨正熙的手腕反转,替她把手腕矫正过来,又把她疼的满脸都是汗珠。
  
  风凌雪起身,抖了抖身上的尘土,对着她轻蔑道:“不要挑战我的极限,今天只是小小惩戒,你若在我出征期间乖乖听话闭不出户,我绝对不会在虐待你。”
  
  说完一甩袖子,挺胸抬头的走出了大殿。
  
  墨正熙嘴角气的直颤抖,看着满地昏倒的宫人,气的怒火中烧,有心去找父皇高发,但是自己还在禁足期间,若是把这里的惨状加上她会武功之事,告知父皇。
  
  刚有这样的心思,就听大殿之上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墨正熙!小姐有令!你若动了不该有的念头,让我把你就地正法!”
  
  墨正熙刚站起来的身子晃动了几下,吓得战战兢兢,就是看不见说话之人隐身之处,她真的怕了,这次是真的不敢在有什么别的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