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妃不好惹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出兵明月关
“还是咱们王妃大度!那样陷害王妃,出卖王爷!还勾结敌军救走太子,无论那一条都够死罪!就连被他陷害的冷将军也是自责不已!真是害人不浅?”
  
  “好了好了!咱们以后站好岗,尽职尽责,就是对王爷最好的报答!”
  
  一大清早,风凌雪再次醒来的时候,有了上次的经验,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衫,幸好还在,她便放心了。
  
  抬眼刚好和墨景轩来了个对视,看他正在用诱惑的眼光望着自己,而他则已经早早就换好了衣衫,心里便气。
  
  气他昨日对自己使弱智,和自己胡搅蛮缠耍赖,最后竟然被他套路,有被他成功欺压数次,害的自己现在身上仿佛被车碾压过一样,酸痛无力。
  
  怒瞪着他道:“别在那里引诱我,我可不吃你那套,墨景轩!看样子你的身子无异,该出兵明月关了吧!”
  
  墨景轩突然放下手臂,仰躺在床上,道:“本王劳累过度,需要休整几日才行?”
  
  一声怒吼,吓得墨景轩赶紧捂住她的嘴,道:“别吼!别吼!我只是开玩笑!不过说真的,确实要适当部署一下才行!”
  
  风凌雪拍掉捂住自己口鼻的手,说道:“这还差不多!还有!以后若是再在我面前装腹黑,你给我等着……!”
  
  墨景轩知道她要秋后算账,便连连点头道:“下不为例!”
  
  心里暗想,自己身边有个这样如花似玉的媳妇,谁还能不腹黑,不装邪恶,若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估计连媳妇的手指头都摸不着。
  
  看见风凌雪起身,便殷勤的劝道:“娘子!身子酸痛你再躺会,外面的客人我来招待就好!”
  
  “客人?”风凌雪有点疑惑,开口问道。
  
  “嗯……心里带着愧疚的人,我去打发了他!”
  
  墨景轩知道冷翼虎一早就在帐外求见,心里顿时不悦,这个家伙在媳妇女扮男装的时候,没少拉着她的小手。
  
  听说他这次和媳妇被掠有直接关系,其实自己已经下令,把这次帮助薛雪宁的一干将士都做了处罚,看在郑旭东的面子上,没有责罚冷翼虎是因为他被人蒙蔽,而且他的姐姐在家里已经让他面壁思过六天了,今早才被放出来。
  
  “我也要去!到底是谁?”风凌雪起来,挣扎着穿好了衣衫,就要往外走。
  
  墨景轩拉她回来道:“见见也好!让他知道知道,有的人不是随意就能被惦记的!但是也要梳理好才行!”
  
  听到这话,风凌雪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外面的人应该就是冷翼虎。
  
  便开口唤进来萧雨,道:“给我梳妆一下!”萧雨小心翼翼的走到小姐身边,眼睛还在溜着墨景轩,看着他今天心情不错,自己不会再被他吼吧!
  
  风凌雪看着眼前萧雨笑着道:“你今天好怪呀?怎么畏首畏尾的,大帐里面有鬼吗?这样小心谨慎?”
  
  萧雨抬眼偷看了一下墨景轩,看着他眼神凌厉,好似威胁自己的模样,心里叫苦,哪是有鬼,分明就是一头饿狼!
  
  “没……没有!这几天担心小姐!我是心情紧张才这样!”
  
  风凌雪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这下看见了,放心吧!”
  
  萧雨听了,给了她一个会心的微笑道:“看见小姐现在活灵活现,我就放心了!”
  
  梳妆整齐,三人才来到外面的大帐,冷翼虎一听到可以进去,赶忙钻了进去,探头探脑的看着内帐,有点失落。
  
  墨景轩心里好笑,心里的佳人就在眼前,还在心心念念那个萧大夫,看来这个傻子还真是一根筋,想到这里,心里舒畅了不少。
  
  “冷将军听说这几日都在面壁思过?”墨景轩故意的揭他短道。
  
  冷翼虎挠了挠脑袋,脸色微红道:“都怪我!听信了薛雪宁的话,把她带到大牢想给萧凌出气,谁知道她竟然串通敌人,把太子救走,还掠走了萧凌?幸好他福大命大,被王爷救回?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风凌雪心想,这个呆子到现在也没发现自己就是萧凌,还真是呆子。
  
  “我现在就好好的坐在你面前,冷将军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
  
  风凌雪一开口,让冷翼虎感到惊讶还有一丝的熟悉,好好揉了揉眼睛,吓得惊愕的站了起来,指着风凌雪道:“你……你就是萧凌?”
  
  “错!准确的来说,她是本王的王妃~风凌雪?”
  
  墨景轩皱着眉,不想让他这样肆无忌惮的打量自己的女人,便开口直截了当的说道。
  
  冷翼虎心中雀跃不已,原来自己心里心心念念的萧大夫,竟然是个女人,原来自己的性取向没有问题。
  
  但是又一琢磨,风凌雪~是王爷的王妃?那不就是前几日京城出发,立下军令状的那个女人?
  
  原来她已经是个有夫之妇,那自己的心思岂不是落得一场空。
  
  风凌雪见他一会高兴,一会哀怨的样子,就知道他心中所想,开口道:“冷将军!咱们是朋友是不是?”
  
  “是!我一直就拿你当朋友?所以知道你被那太子伤了,才想着替你出气?”
  
  “那不就结了,你还犹豫什么?我知道我自打进了军营,就受你照顾,你把我当朋友,当知己!现在也一样,只是身份不同而已,以后我们还是朋友,还是知己!我的军令状你也知道,就剩五个月,我可都指望你出力打先锋啊?”
  
  “真的吗?真的还可以做朋友?”说完用眼神看了看墨景轩,毕竟眼前的女人是人家的正妃,自己不能妄想之外,能不能和她继续说话,还得人家王爷开口才行。
  
  “看他做什么?我风凌雪做事不只是依靠男人,你和我做朋友,不关他的事,一切我说了算!”
  
  冷翼虎听了,又一个姐姐的影子,可是自己的心里认为,不是女子出嫁从夫吗?怎么姐姐和风凌雪一样,什么事情都是自己拿主意?
  
  那么这样看来,自己对他好,是不是受了姐姐影响,不是喜欢,而是他身上有姐姐的影子,才这样关注她的。
  
  理不清,脑子一片混乱,大脑转不过弯,但是有一点就是,她还拿自己当朋友,不是弟弟,没有埋怨,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大度包容。
  
  看着风凌雪依旧泰然自若的和自己相处,看着墨景轩看着自己的王妃那宠溺的眼神,就知道,他们也和自己姐姐姐夫一样恩爱,是任何人也无法从中插进去的夫妻,自己回去要好好想想,日后该如何面对。
  
  风凌雪知道,应该给他时间慢慢消化,他们相处时间不长,现在又亮出自己的身份,他应该不会拘泥这些小节,会想通的。
  
  整顿了两日,这一天,风凌雪和墨景轩带着大军拔营扎寨,出兵前往明月关。
  
  郑旭东因为要继续看守青城关,所以他们夫妻二人便把冷翼虎送到了墨景轩面前,因为他们也想着让冷翼虎尽快成长起来,最放心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墨景轩的军营。
  
  冷翼虎这几日也想通了,就是长期以来,大家都把他当做孩子一样对待,知道他是城主的弟弟,凡事都不让他亲力亲为,反而萧凌的出现,在不断的打乱他以往的生活方式。
  
  一来二去,他便逐渐的和他之间产生了友谊,而且他还处在青春期,就算风凌雪再怎么掩饰,生活习性里总有女子的习惯,所以才让他误会自己性取向有问题。
  
  说来说去都是家长溺爱,和性教育缺乏,让他对懵懂的事情一无所知,现在经过一系列的事情之后,郑旭东夫妻感觉,自从战王妃来了,发现冷翼虎成长了不少,尤其是知道萧凌女扮男装之后,懂得思考和观察。
  
  所以夫妻才决定,放手让他自己打拼,不能一味的把他呵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不然这孩子就彻底变成了寄生虫,只会仰仗姐姐姐夫的权势生活的一个孩子,永远也长不大。
  
  冷云昕和郑旭东夫妻站在青城关的城楼上,目送着弟弟身穿盔甲,披着斗篷威风凛凛的样子,哽咽道:“夫君!你说我这样做,在天上守护我们的爹娘会不会怪我?”
  
  “怎么会呢?战王爷爱戴下属是出名的,他会好好照顾我的翼虎,你放心吧!经过历练之后,他会迅速的成长起来,天上的父母也会为你感到骄傲!替他们培养了一个出色的好儿子!”
  
  冷云昕听了,心里默默为他祈祷,希望他平安归来。
  
  大军经过长途跋涉,终于在第二日黄昏的时候到达了明月关。
  
  风凌雪站在原地,抬眼望去,明月关不愧是凤武国的边关要塞,比起青城关来说,面积大的何止数倍,依山傍水不说,蓝天白云下的明月关,城墙都高出青城关几丈。
  
  凤武国的十万大军,呈四面围困趋势,风凌雪和墨景轩二人则在城门正东距离五百米的地方安营扎帐。
  
  明月关高高的挂起免战牌,让风凌雪心里感到一阵的压抑,这么好的城墙,敌军若是躲在里面不出来的话,和自己耗上月八,自己也是无计可施。
  
  忽然腰间一紧,一直大手拦腰抱住她,道:“想什么呢?”
  
  熟悉的温度和关心的话语让她心中忽感温暖,道:“没什么?明月关不愧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若想夺回来还真的要费一番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