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妃不好惹 > 第三百零四章 需要人陪
风凌雪知道,今日的一场对决避免不了,前世的自己是技不如人,那时候的自己是以医毒双绝的精湛医术为主修。
  
  不过现在若和他对战,还真的是平生第一次,自己的卧蚕功在不断提高,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的武功也在不断与日增长。
  
  但是她清楚的知道,以前和他切磋都是谦让着自己,现在的他和自己对立已成事实,估计他不会再手下留情,但是谁输谁赢还是个未知数。
  
  随风和冷芯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因为他们在比试下去,也就是个打平手的结局,因为平时随风的任务是收集一些情报信息,经常跑外面的联络使者,所以武功方面和老大苍龙差的不是一点点。
  
  听到白化羽要和王妃动手,说是切磋其实就是一场厮杀,没了之前的情谊还他对王妃的那份爱意转换成的仇怨,一定是场生死决斗。
  
  随风挥剑护在风凌雪身前,对着风凌雪低语道:“属下再来的时候给王爷留了口信,让我来拖延时间就好!”
  
  风凌雪伸手想要阻止,却见随风像是准备全力以赴的样子,伸手执剑对着白化羽道:“王妃是我们战王府的女主子,是王爷的手心至宝!你~还没有伤害她的资格!要打我奉陪!”
  
  白化羽面无表情的冷哼了一声,“就你~?还没有和我动手资本,若是换做苍龙还可以将就比划一二!”
  
  随风听到他蔑视自己,不由分说,也不在和他理论,挥剑就迎了上去,白化羽伸掌直接上前迎战。
  
  风凌雪刚刚已经眼观六路,看清楚了随风的实力,和白化羽打斗,不出几个回合必定会败下阵来。
  
  她不想看着他受伤,身子一晃就加入战斗。
  
  冷芯一见他们主仆二打一,抽剑就要迎上去助阵,却突然身子一下子酸软,手上的宝剑“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接着她便瘫软在地无力站起。
  
  风凌雪冷冷的声音传来,“还是一样的愚蠢,冷芯!你在本妃眼里就是个跳梁小丑,从来不在我的敌对仇人之列,因为你~没有这个资格!”
  
  “风凌雪!你这个贱人!你又偷袭我?”
  
  话音刚落,就听见“啪!”的一声脆响,冷心的脸上硬实的被人打了一个耳光。
  
  就听一个内力深厚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道:“冷芯!看样子在青城关你还是没有得到教训,难道想要本王现在就了结了你吗?”
  
  冷芯本想破口大骂,可听到熟悉的声音,在抬眼观看的同时,她愣住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日思夜想又爱又恨的战王墨景轩。
  
  风凌雪偷眼一瞧,那个贱人竟然直直的贪恋自己的男人的美貌,心里一股邪火上涌,抽身伸掌直劈向冷芯,怒道:“不知廉耻!一个丑八怪竟敢肖想我的男人!”
  
  白化羽一个纵身,抢先来到冷芯面前,把她一拉扯,从地上飞起一个旋转,躲开了风凌雪的一击。
  
  就看见地上的砖瓦瞬间裂开,砖瓦碎片被震得四处飞溅,墨景轩伸手一个回旋,把风凌雪抱在怀里,腾空而起离开原地躲开瓦片攻击。
  
  墨景轩低头调侃道:“娘子这是和她有多大的仇怨,竟然使出这么强劲的掌力?”
  
  白化羽也是一惊,没想到她现在的掌力竟然这样深厚,若是自己不出手,冷芯恐怕现在已经是一堆肉饼了。
  
  自己的主修也是医毒双绝的医术,虽然精湛,但是师父曾说过,雪儿师妹的悟性和慧根都比自己要强,所以自己不想和师妹争抢,转道学习功夫和阵法。
  
  没想到在青城关的时候,见识到了师妹的另一面,竟然学的不比自己少,现在她的绝学卧蚕功又到了一个炉火纯青的更高级别,若是以前一定会为她高兴庆祝,可是她的心却不在和自己贴近。
  
  墨景轩!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他抬眼看见二人因躲避瓦片攻击的默契模样,让自己恨的浑身发抖。
  
  雪儿!他真的有那么好,让你背弃了前世的我之后,再一次离我而去,我有什么比不上他?
  
  从怀里掏出一个药丸塞进冷芯的嘴脸,厉声喝道:“没用的东西!”
  
  冷芯知道,自己输于防范中了风凌雪的暗算,吃下解药浑身渐渐有了力气,便弯腰拾起宝剑,再次加入战斗。
  
  随风见状迎了上去,二人又纠缠打斗在一起,白化羽看了看一地哀嚎的手下,心里便知道这些无用的人肯定是被小师妹打败的。
  
  抬眼看见墨景轩宠溺的一颦一笑,就好像在自己的心上,一刀刀的剜自己的肉一样难受。
  
  催动内力从地上吸到手里一把宝剑,对着墨景轩挑战道:“既然来了!我也不能空手而归,咱们就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对决,我倒想见识见识战王爷的功力到底高深到什么程度?”
  
  墨景轩松开风凌雪的手,站在白化羽面前,道:“之前都是和你并肩作战,还没有见识到你真正的身手,既然你想,那本王成全你!”
  
  风凌雪听了,脱口而出道:“小心!”
  
  墨景轩知道,她的问候是对自己说的,便安慰道:“放心!”
  
  白化羽见二人柔情蜜意,更是增添了自己对他们的怨恨,不由分说,直接挥剑上前,长剑一震,一道光波闪动,夹杂着无比强劲的毁灭之力,瞬间射向四周。
  
  墨景轩不慌不忙,躲闪开来,身体浑厚的内力波动突然自体内暴涌而出,眼中闪过一抹轻蔑。
  
  随即一拳轰出,凌厉的劲风竟是有着低沉的爆破之声响起。
  
  手掌猛然探出脸庞上便是涌上了一股惊骇之色对着白化羽直接席卷而去。
  
  最后嘭的一声,爆裂开来,形成了一股气流惊和人的力量波动伴随着巨声疯狂的传开,白化羽急速倒退数十步,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他稳了稳脚步,丢下宝剑拱手抱拳道:“战王爷的功夫果然名不虚传,在下领教了,今日就到此为止,咱们日后再见!”
  
  墨景轩始终保持微笑,对着他拱手道:“请便!”
  
  冷芯心里不服,回京之后,风凌雪就参加了宴会和去了趟将军府,根本没有下手的好时机,本以为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把风凌雪处死,没想到战王爷又跑来搅局。
  
  心不甘的想要上前,却被白化羽一个凌冽的眼神吓住,赶紧停手跟在他的身后,狠狠的怒瞪了一下风凌雪才跟着白化羽一起离开。
  
  就在快要消失的转角,他突然开口道:“雪儿!师父他老人家下个月十五过七十岁寿辰,既然你缺失了八年的时间,我知道你若是去参加,师父他老人家肯定会高兴!”
  
  说完,丢下了那些精心训练的杀手,转角之后,白化羽一个站立不稳,伸手撑墙嘴里一阵腥甜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冷芯根本没有看出白化羽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输了,而且还受了内伤,难怪刚刚自己要动手,他伸手拦截。
  
  冷芯不知道是该替现在主子担心,还是该庆幸王爷的功夫又更上一步,伸手想要搀扶白化羽,却被他抬手拒绝了。
  
  墨景轩回转头,看着一脸阴沉的媳妇,假装生气道:“为什么出门不多带些人来,若是我不来,是不是还要与他多周旋几个回合?”
  
  风凌雪抬眼看了看他,迟疑了一下,什么话都没说,提起自己丢在地上的包裹走了。
  
  随风心里这个急呀,王爷啊王爷!王妃可是和你负气出来的,人家女孩子估计是到了孤单寂寞的时候,需要人陪,你这不关心不问候就算了,怎么还责备起来了。
  
  墨景轩一见她扭身走了,纳闷地低头巡视了一圈,把地上哀嚎的杀手们吓得赶紧往远处挪了挪。
  
  随风也是不敢随意插嘴,墨景轩眼神变得阴暗,怒视着地上的杀手,他们中有点胆大的人开口:“你的女人生你气了,现在可不是跟我们较劲的时候。还不赶快去追?”
  
  墨景轩被这一声提醒,忽然醒悟人已经走远了,顾不上其他,纵身一跃朝着风凌雪离开的方向追去。
  
  随风见王爷也没有交代,踌躇了一会,也离开了原地,这时候的杀手们紧绷的心终于落地,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呼啦一下倒了一地。
  
  风凌雪负气的走着,心里埋怨他,至今还没有质问他为何夜晚还要出门,他倒好,遇袭了不关心不说,张口就是一顿数落,自己若是知道有埋伏,能出来惹麻烦吗?
  
  边走边踢着路上的石子,就好像脚下的石子是那讨厌的墨景轩一样,想着把他踢得越远越好,免得自己心烦。
  
  可是眼前人影一晃,越烦越不想见的人却越是阴魂不散的在眼前闲逛。
  
  “你来干什么?我没事闲的给你惹麻烦,还要战神王爷亲自上阵,真是谢谢你了!现在没事,你可以走了?”
  
  风凌雪没好气的绕过他径直往回走,墨景轩现在若还是看不出媳妇生气,可就真的快成榆木疙瘩了。
  
  他陪着笑脸,伸手把她包裹接过道:“不要生气了!是我嘴笨,关心则乱,说错话了!原谅我好吗?”
  
  风凌雪心情烦躁,再说他道歉也说到点上,怎会是他简单的三言两语就能消气的,于是又绕过他继续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