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妃不好惹 > 第三百零九章 宴席智斗
风凌月掩嘴轻笑道:“太子爷!我哪会什么教导啊,大姐姐聪慧过人,有运筹帷幄的智慧,而且身边侍女各个多才多艺,我上哪里去寻这样的妙龄女子!”
  
  风凌雪听罢,她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就是说自己的侍女一个个都会勾人,如同青楼女子无异,更重要的他们夫妻竟然连带着王府一起侮辱,依靠美色来寻求庇护。
  
  说说自己婢女心里就已经不平,他还添油加醋诋毁战王府,风凌雪是什么人?本就是个护犊子的人,这下更是让人气愤,本想给她留三分薄面,她却得寸进尺,那就不要怪她不给她留情面。
  
  风凌雪坐直身子,抬头挺胸脸上突然展开笑颜看向众人。
  
  别人不知道,以为她的这个样子是装坚强,打肿脸充胖子的行径,太子夫妻这样含沙射影的侮辱她和战王府,以为她是为了撑面子,故作的一种姿态。
  
  其实墨景轩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就连自己在她面前说那几个丫头,她都护犊子一样,和自己闹别扭,就别说从外人的嘴里这样贬低。
  
  风凌雪笑了笑对着太子墨景安说道:“太子爷说的也是那么个道理,我虽然会运筹帷幄,可哪里比得上太子爷和三妹妹!想当年三妹妹在船上只身救太子,落得个伤痕累累,想必现在阴天下雨还落下了顽疾吧!不过还是太子仁义,娶了三妹妹做侧妃!哪还用得上丫头们出面!”
  
  此话一出,言外之意便是把风凌月和自己的丫头们相提并论,一样的出卖自己的色相勾引到了太子。
  
  而太子也是利用此事件找到了相府这个后盾做靠山。
  
  二皇子墨景宁一直以为七弟惧内是因为她无知,肯定是个疯婆子的形象,可是自从敌国太子出面求婚遭拒,他见识到了风凌雪的舌战群臣的势气。
  
  加上立下的军令状凯旋之后,他完全相信了,战王府的这个女主子实力不容小觑。
  
  太子和侧妃大庭广众之下这样侮辱她的丫头,而且今天还是他们大喜之日,本以为她会审时度势大度的忍让,没想到却当众掀翻了太子和侧妃的老底,真是痛快之至。
  
  下意识的忍住笑意,抬眼看着太子夫妻脸色苍白的样子,心里别提多痛快,就连左相风镇雄都是一脸的尴尬。
  
  二皇子妃却没能忍住,偷偷的笑出声来,道:“战王妃!没想到你记忆力这么好,我都差点忘记了,当时船上一片混乱,还真多亏了你的三妹妹,啊不对!是太子侧妃娘娘挺身而出!也不知道当时船上的侍卫是干什么吃的!”
  
  本来大家就心知肚明点事,现在又被赵月娥当场强调一翻,更让太子夫妻俩打脸。
  
  风凌雪心里暗笑,不管多么无害的女人,到了什么时候心都是向着自己的男人,就好比现在赵月娥的落井下石,刚好给自己家宁王爷出气。
  
  墨景宁假意训斥道:“月娥!休得无礼,这是在七弟的王府,又是人家集体办婚礼的场合,怎么那么没有规矩,信口胡诌!”
  
  赵月娥显得有点局促,脸色微红,道:“战王妃!不好意思!是我逾越了乱了分寸,还请不要介意!”
  
  风凌雪没有说话,只是以微笑表达了自己的谅解。
  
  太子夫妻则是被二人损的一钱不值,就好像自己极力隐藏的伤口,被人生生的扒开一样,被众人晾晒在大庭广众之下。
  
  风镇雄一看自己的女儿和太子处于这样尴尬的境地,刚要开口转移话题,却没想到上官玬没脸没皮为自己女儿辩解。
  
  “雪儿!不管怎么说,月儿也是你的三妹,你怎么能这样贬低她呢?在座的都是位高权重的重要人物,你让你的三妹今后怎么立足?”
  
  风凌雪闻言,紧蹙眉头,左顾右看道:“娘亲你这是在质问我吗?刚刚可是三妹妹夸赞我的侍女会勾人,青青勾引到了王府的侍卫首领,我的萧雨勾到了邱老将军家的嫡孙,可那是邱少泽邱小将军上赶着被勾引的,邱老将军您说是不是?”
  
  邱老将军端着酒杯,抬眼看了看风凌雪,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不错不错!是我孙儿上赶着被勾引!”
  
  风凌雪又紧接着道:“您看!所以我说三妹妹当时救太子身负重伤,只是做了个比喻而已嘛!大家都是耳目共睹,有什么贬低不贬低,刚刚太子爷还说我的侍女多才多艺,我不也是当做笑话听之,怎么现在拿三妹妹想比就是贬低,难道太子爷刚刚是在贬低我的侍女吗?”
  
  风凌雪说完,还故意装作伤心的样子,对着墨景轩道:“王爷!凌儿才疏学浅,太子爷刚刚说的是在讽刺我的侍女到处勾引男人吗?今天可是他们大喜的日子,本来邀请的便是至亲好友,谁知道却被人这样侮辱吗?”
  
  风镇雄闻言,这一声声的质问,虽然表面上是在向战王撒娇,其实字字珠玑的指责太子爷是不请自来,来这里故意为难嘲笑他们。
  
  太子怒瞪了一眼上官玬,她赶紧低头不敢继续对峙,生怕风凌雪这个牙尖嘴利的丫头又把屎盆子扣在太子爷身上。
  
  风凌月也是埋怨自己的母亲,无事生非,若说刚刚只是被奚落一顿的话,现在就是当众被打脸一样,尴尬至极。
  
  风镇雄见状,为了弥补自己夫人翻下错误,赶紧搭话道:“好了好了!今天是几个孩子大婚的好日子,咱们不提这些,对了!刚刚坐在上座的那位是谁的长辈,怎么有点眼生,刚刚老眼昏发没有看清楚呢?”
  
  风凌雪突然身子一顿,有些担心,怎么忘记这茬了,记得当年皇上和风镇雄还有自己的爹误进花族的时候,应该是和萧澜海有过接触。
  
  虽说事情过去十几年,但是若是有过接触,迷迷糊糊之中还是会有点印象。
  
  墨景轩感觉到风凌雪突然浑身散发着一股冰冷,赶紧伸手把她的小手捞在手里,开口对着风镇雄道:“那位呀!是我们萧护卫的爹,老人家什么都不懂,只是一心朴实的想要抱孙子,所以今天被我们邀请到了现场。
  
  “哦!看着有些眼熟而已!应该是我看错了吧!”
  
  风凌雪感激墨景轩为自己把这个事情给搪塞过去,可是眼中还是带着一丝忧虑。
  
  突然他话锋一转,开口对着风凌雪道:“雪儿!今天我们来祝贺青青那丫头大喜之外,还有个事情和你商量!你母亲一天到晚的念叨你,说是你在家里吃了多少苦,现在对你亏欠不少,就连出嫁也是……!以前的事情不说了,现在你看你都是王府的王妃了,身份也不同了,身边的丫头又成了亲,照顾你肯定也是会有不妥之处,你看看你二妹妹现在也是在家闲着,不如让她进府随侍在你身边如何?”
  
  风凌雪闻言,果然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原来果真是打着这个如意算盘。
  
  她不紧不慢的抬眼看了看风凌香,这个火爆脾气的二妹,自打和重生的自己见面不是吵闹就是算计,她对自己一直是心怀不轨,想必同意来这里低自己一等,恐怕也是有所图谋。
  
  不失礼数的开口道:“爹爹说笑了!偌大的王府会缺身边的丫头吗?您这把二妹送进来是当小姐一样供着还是任我驱使的丫头,我都侍候不起!”
  
  “怎么说话呢?什么叫侍候不起,爹爹不是看你身边没有用惯的丫头,想要你二妹来陪你吗?”
  
  “陪我?那还是说当小姐一样的供着,爹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二妹的脾气想象,水火不容的样子在大殿聚会那次就显露无疑,您不会得了健忘症,这么快就忘了吧!”
  
  上官玬见自己的老爷被这死丫头掖住,赶紧上前劝道:“做下人!做下人!你这身边无人差遣始终不是办法,你和二妹虽然水火不容,但是毕竟姐妹情深,和你多相处多磨合,将来嫁人时候也是避免麻烦不是!”
  
  “嫁人?嫁人就嫁人,为何要和我多磨合,母亲大人你这记性也不好,皇上可是亲自许诺,若是想要留在府上和我共侍一夫,是要武功高强才行?”
  
  上官玬脸色一红,尴尬的说道:“你看看我也没说,她要和你共侍一夫,若是王爷有意,我这个做娘的也不能干涉太多,不过若是你二妹愿意,还希望王爷高抬贵手,和您比试胜负全凭王爷一念之间不是?”
  
  风凌雪呵呵笑了起来,看了看众人道:“您看看您!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明说是想把小妹送进府不就好了,兜兜转转的让我好费心神!”
  
  上官玬一见她没有生气,反而笑的那么开心,以为她不会反对,便道:“雪儿这是不反对吗?”
  
  风凌雪摊开手,嘴角噙着笑意道:“我有什么好反对的,妹妹既然来了,那肯定也是对我家王爷心悦,我还有什么理由反对!”
  
  风凌香站在一旁,心里狐疑,今天这个死丫头是喝多了还是脑子不好使,竟然没有所对,就不怕把自己招进王府,日后自己夺了她的大权?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心里还是很雀跃,上次在家里举办宴会的时候,父亲竟然选择了那个风凌柔那个贱人,现在就让他们好好看看,自己还是有一定的魅力的。